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暮光之吸血王子的东方公主第二章

2021/11/26 5:19:12 作者:翦瞳夜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暮光之吸血王子的东方公主
暮光之吸血王子的东方公主
作者:翦瞳夜歌来源:晋江文学城
前世,她被父亲和继母当做政治联姻的牺牲品,心灰意冷之下割脉自杀——今生,她是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乾隆皇四女兰轩,母亲是继皇后乌拉那拉氏。宫廷倾轧下中毒身亡——再次睁开眼却身处陵墓之中——两百多年后,陵墓被打开,一场异国爱恋就此展开,也揭示了兰轩不老不死的疑团——但新的问题接踵而来——两百多年前的大清朝曾经发生过什么事?那拉皇后为何提早病逝?最后,她是否能与恋人相守永生?以下是新坑,请支持——

2050年。

夜色幕天席地。

李米多一进家门便脱着衣服往浴室里走。浴缸里泡了大半天,一下去,温热的水瞬间包裹住了身子,暖暖的,又舒服,细细的水流似乎一点点的冲进李米多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她的脸都泡红了。此刻,李米多整个人都舒坦了,软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已经是凌晨1点,家里依旧只有李米多自己。

她是个孤儿。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没有人管束,更不会有人提醒她现在是半夜,不要洗了,先去睡吧。自己独居在这个两居室李,李米多的日子过的比较混乱。别人睡觉的时候,她可能刚刚到家,别人起床的时候,她可能又在睡觉,反正没人管她,她想什么时候吃便什么时候吃,想什么时候睡便什么时候睡,过的倒是自得。

李米多躺在浴缸里,浴缸自带按摩功能,水汩汩的流动着,冲到脚底,又是一阵舒坦。

头蒙蒙的,晚上喝了太多,疼的厉害,这又泡了一会儿,全身竟然没有一点力气,也不知道泡了多久,在浴缸里打了个盹,这才想着要出来。

光着脚踩在浴缸里,李米多左腿先跨出来,右腿还没从浴缸提出来,脚下一滑,一瞬间的事儿,便倒在了地上。

本就全身无力,这又结结实实摔了一下,李米多瞬间不能动弹了。

只觉得脑后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流出,李米多想去摸一摸后脑勺,用尽了全身力气,只有手指稍微可以动。

如果家里有人,那该多好。

这是李米多第一次如此迫切的希望家里有人在。即使她现在动不了,喊不了,过一会儿也会有人敲门,问她怎么还不出来。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可事实是,家里会喘气的,除了她自己,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

李米多再次醒来,房间都变了,刚刚说话的两人此刻已经走了出去。

张月英看着站在门口的李麦多,风风火火的,自己一剪刀剪短的头发也是一样的风风火火,帽子都压不住,翘的厉害。

李麦多一脚把门踹开,手里拎着东西,一身儿绿色军装,武装带扎在上衣外面,里面穿了一件灰色汗衫,此刻都汗湿透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汗渍,头发上也是汗,顺着发梢往下滴。脸颊上还贴着几绺头发,发丝间还有些泥土渍。

张月英皱着眉看向李麦多,走的时候一身干净的绿军装,此刻已经脏的不成样子,裤腿上都是泥点子,脚下的布鞋也被泥裹的看不清颜色,倒是左胳膊上的那个红袖章,还依然干净整洁。

张月英怕一边的张老太看着笑话,尴尬的笑了笑便给李麦多使眼色,让她赶紧滚回屋里去。

可李麦多却不惜得看张月英的眼色,看见张老太,叫了声张奶奶,便大摇大摆的走进堂屋,然后往马扎上一坐,就开始从书包里往外掏东西。

张老太立刻回了声好,然后悄悄走出李家大门,这家老大回来了,她还是快些走。

张月英笑着送了张老太,一转头便看向李麦多,“你个小兔崽子跑哪儿去了?这一走就是好几天,连个信都没有!”

李麦多从包里掏出几个小西红柿,红红的,还挂着绿叶,新鲜欲滴,“我不是和你说了,我去串联了。”

“串联串联,你一天天的能不能干点正经事?”张月英小声的嘟囔着。

她不敢大声说,隔墙有耳,这个年头,说话还是要小心翼翼。

“你说啥?”李麦多没听清,只知道她妈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眉毛都立了起来。

张月英瞪了李麦多一眼,“啥?我啥也没说!”

李麦多白了张月英一眼,那一双杏眼原本白眼球比黑眼球大好几倍,就算正正常常看人,都会让人觉得她在翻白眼,这下真的翻起来,效果更不是盖的,张月英连忙把头转了回来。

再看向李麦多,她把小西红柿从书包里全都翻了出来,这才站起身。

正要往卧室走,就听见张月英十分紧张的喊了她一声。

“麦……麦多。”

李麦多停下脚步,转过头,有些不耐烦,“怎么啦?”

“你,你干什么去?”

李麦多一脸的狐疑,她妈表现的忒不正常了,她往卧室里走,还能干什么去,自然是要换衣服。

看出了不安的端倪,李麦多立刻嗅出家里的异常。

她不再理会张月英,迅速往卧室里走。

一推开门,就看见李米多躺在床上。

李麦多皱着眉问道:“你怎么没上课?”

张月英也早就追了进来,听见李麦多在说话,连忙往床上看去,躺了四天的李家老二,此刻竟然是睁着眼睛的!

张月英瞪大了眼睛,一下子便冲过去,她紧紧的抱着李米多,上看看下看看,左瞅瞅右瞧瞧的,手也不停的在她胳膊上、后背处摸了一个遍,确定真的没事才破涕为笑,眼睛红着,“好孩子,你终于醒了。怎么样,头还疼吗?”

李米多被张月英抱了个满怀,她明明是在浴室摔倒的,醒来却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一个陌生的女人正抱着她,流了她一脸的鼻涕和泪,心想,这穿越的筹码竟真的发生在她身上了?

一阵头晕目眩,原主的记忆也开始在身体里苏醒,李米多看着抱着她的张月英,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嘴唇动了动,半天没憋出原主喊惯了的妈,省去了称呼才道:“我想喝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主神世界ZSSJ第二章在线阅读

    床是个好东西啊,就是懒懒地躺在上面都让人不想起来,不知不觉中,路九就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不少人来到了,大概是新环境总是让人感觉到兴奋吧,再想安静地躺着是不可能了。路九点了一下左手腕上的黑色手环,手环表面就放出了一道道光,就像线一般,在路九的面前织成了一个屏幕,屏幕上一头蓝色的鲸鱼在绿色的

  • 我有无数模板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那一抹绯红用火之君王,来形容火神祝融的能力都不为过,王桦就见过火神祝融用过,那是极致的火焰,焚烧天下万物的火焰。万火臣服,生生不息。嗡~王桦催动能力,就见一团绯红色的火焰自王桦手中出现,刹那间,周围温度瞬间上升了几十度。这...火焰!王羲之动容,虽然火焰如苗,但那散发出来的气息,无比尊贵,火

  • 蛤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三周后,杨裕又带着朱迪来到了圣玛丽亚女子孤儿学院。不过这次是开着他自己的车来的。大门缓缓打开,艾丝特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向杨裕走了过来。“跟我回家吧!”杨裕把手伸到了艾丝特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如果要给自己此时的笑容打个分的话,杨裕觉得应该是满分,因为他说这话是出自内心的。简洁而又饱含着重量。艾丝特看着眼

  • 一步江湖[全息]第六章

    第三章:国夫人何氏笑眯眯地看着济济一堂的孙男孙女,再过几年,等得大孙儿卫放娶亲,生下一男半女的,那就是四世同堂。人生七十古来稀,硬硬朗朗地活到重孙儿满地跑的,那都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福气归福气,就是不能细想,看看这一屋的糟心子孙,就没一个能让她死后安心闭眼的。呆的,憨的,横的,好玩的,好吃的,就没一个

  • 影族传说在线阅读第七节

    “嗡嗡……”大清早,鲁温情正自屋顶习练了一番梅山教的气功法门,打了几圈梅山拳,回到屋里冲完凉,已经坏掉的门铃鬼使神差的响了起来,门铃明明彻底的被前女友用力使劲按压坏掉了,他记得清清楚楚,本来想找人修好,为了省钱一直没弄。“见鬼了。”鲁温情为了保险起见没有立马开门,而是站在门后询问道:“请问是谁?”“

  • [神探夏洛克]我的眼线遍布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大千之美?”噬耀的瞳孔不由放大。十多年,他未曾入世,只局限在山中,而“大千”这个生词自然也是闻所未闻了。“来!明日之始的试炼将艰苦无比,在此之前为父先带你去一番人间的美好。”说时,右手中食指并拢上划以真元之力起身后石盘中剑。手挥石门开,长剑舞动终悬空,气出雄浑而落于剑身。出乾云,望祖峰,层层冰雪,

  • 一只黑猫带来的钱运警告,目标出现

    沈知意现在有些头疼,是被手机上那笔存款数额气的!作为一个女人,没有男人不可怕,但怎么可以没有钱?抛开这豪门阔太的身份,怎么说之前也是个豪门小姐吧?她是怎么将自己混成这幅德行的?仔细将故事捋了一遍,明明是下个月才会发生的事怎么提前了?恍惚想起,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她发现作者的时间线错乱,这段的确是后面才

  • 剑尊神域之进入轮回(5)

    进入房间,就看到了李艺龙床的左侧有一个蓝颜色的头盔。上面是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字,轮回。然后头盔边缘有一些小字,介绍此头盔的发明公司以及什么头盔一经绑定就不能解除芸芸...星夜,他们一起在桌上吃了会夜宵,而李皓与王梅是不能与他们同桌的,至于轩辕俊驰,一直得到李艺龙他们的特殊照顾,他们从来不把他当下人看

  • 哆啦A梦之大雄的诸神之争在线阅读第4章

    可以说,对于远古时代的古埃及历史,遗留下来更多的只是传说和神话,而实际的历史记载却少之又少,屈指可数。当时的社会环境,发展状况我们仅能通过仅存的资料去推测去揣摩,而真实的情况可能与我们的认知截然相反,完全超乎我们的想象。吴天终于认清了当前的形势,但依旧不能完全坦然接受。太多的疑虑和不解困扰着他,这意

  • 我的极品女房客第7章在线阅读

    沈姝和杜蕲站在一起的姿态其实并不暧昧,怪就怪在杜蕲单身久了,从没在大众面前带女孩子出现过。杜觥几个字说出来,门内门外的人都是一顿,气氛颇有些古怪。门内的队员竖起来耳朵,门外的杜蕲定定地看向杜觥,神色不定。杜觥看到杜蕲的视线短暂停留在自己身上时,一时有些沾沾自喜,赶紧先自己顺了顺毛。虽然自己第一个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