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长平长平之一登陆,

2021/11/26 4:52:08 作者:楚秦一鹤 来源:17K小说网
长平长平
长平长平
作者:楚秦一鹤来源:17K小说网
公元前275年,穰侯魏冉率秦军进逼大梁,他不知道,大梁之中一个残病之人将会改变他的命运。公元前270年,一个叫张禄的神秘人物成为秦王客卿。公元前266年,张禄成为秦相,魏冉被逐出咸阳。公元前260年,秦赵战于长平,赵军被坑45万。公元前259年,秦军包围赵都邯郸,未来的始皇帝赵政生于围城之中。公元前256年,秦灭周。冬月,未来的汉高祖刘邦生于沛。公元前255年,张禄连同他的三人组一齐被杀。

于是,游戏里,近聊频道,地图频道,门派频道,世界频道,帮会频道,一群人呼朋唤友。

密密麻麻的白字红字蓝字绿字竞相奔走相告——

真是活的叶英啊!快来看啊!

【世界】【男团C位谢渊】:沈剑心又出活动了吗?在扬州挂个叶英,这是准备让我们刷怪呢还是刷怪呢还是刷怪呢??重要的事……

【世界】【点卡不卡】:我从来不知道扬州还能有那么卡的时候,过图等待一千人……我草!

【世界】【吃遍长安呱】只打了一句话,我就已经等待三千号了……地图那么大,我只是想去扬州看看,求求你们了,能不能让贫穷的我去讨口饭!

【世界】【大风叽】谁退出,我重金酬谢。

【世界】【复氏嫡系传人】先付钱再说。

【世界】【嗷呜呜呜】:这是在号召我们刷庄主吗?我们帮会都拉大旗了!!

【世界】【魔王的短笛】大旗已经拉了……我草,全班人马卡延迟了!!过不来啊啊啊

【世界】【敌敌炜】延迟一万,还要不要玩了?

【世界】【霸道总裁受】一万而已,我三万多都没说话。

【世界】【莫雨的毛】难道主题不是庄主吗!?

【世界】【吃遍长安瓜】:坐标扬州名剑雕像旁!!大家快来围观活的叶英啊!!!!!怎么还不来啊!!要看截图吗?!

【世界】【叶剑心】喊个毛的喊,没看见我们卡住了吗?

【世界】【复氏嫡系传人】没看见我们卡住了

【世界】【七秀秀秀秀秀】没看见我们卡住

【世界】【一筐马草太贵】没看见我们卡

【世界】【百万玄晶】没看见我们

【世界】【天字排行榜】没看见

……

世界热闹非凡,延迟的延迟,卡着排队过地图的人又在贴吧阴谋论,说是不是基三策划刻意在搞事儿,出了个活的叶英在扬州,就为了让他们今天的大攻防泡汤。

对哦!

这时候才有人想起来,原来今天有攻防战。

攻防阵营战,是每个PVP(Player VS Player)的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除此之外,还有可能是因为策划又想出了什么圈钱活动,这是在预热呢。

比如那套外观……

不过很快,就有扬州城内的线人截图贴出来,一群玩家围着一个人。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一群人围在一起,人叠人,名字叠名字,花花绿绿的。

后来终于出了清晰图,一个叶英站在雕像旁,看上去有些弱小无助又可怜。

旁边还加了特效,一看就是有人站在叶英的身边,用最刁钻的角度拍出了这样一张其实不用P就美炸天的图!

1楼:一人血书ball ball楼主别贴图了!让我的舌头停会儿吧,再灵活也不是这样舔的啊!

2楼:呵、舌头又怎么了?我左手酸了。

3楼:自古2哥最绝色。

4楼:庄主知道你们这样无耻吗?

5楼:厉害了二哥,你怎么能比大哥还绝色。

……

……

999楼:弱弱发问,话说……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咱们家庄主他是黑发吗?

贴吧瞬间就炸了,会私自行动,没有固定走位的竟然是黑头发?

一传十十传百,从游戏到贴吧,从贴吧到各大扣扣群,YY帮会。

上课的、上班的在线的不在线的其他区服的都知道了。

竟然是黑头发的!

而且眼睛还是一闪一闪跟小星星一样的!

但是,这容貌,美得惨绝人寰以下省去N个形容词的人,的的确确就是他们舔了好多年的庄花啊!

这策划的烟|雾|弹放得可以,没瞎啊!

贴吧观光团纷纷上线,去围观庄花去了。

但是一上线,其他区服的觉得不对啊。

这……

扬州鸡毛都没看到,哪儿还有叶英啊!

很快,贴吧就扒出,那并不是P图,也不是某些人想搞事儿,而那叶英只出现在了四合一的区服!

四合一,这还不简单?有点资历的都是小号遍天下,切个区服就行了。

结果,一登陆,换地图,众人人人人人人人人惊惊惊惊惊讶了,又又又又又又又踏马开始卡卡卡卡卡卡卡扬州地图了!

叶英不知道短短一刻钟不到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他站在人群中央,多少有些挤不出去了。

也幸好这些人对他够尊重,即便不让他走,但也不会故意去撞他。

然后,他的面前就坐了一地的人。

他们藏剑山庄的弟子打头阵,其次的着粉衣带粉色光效的七秀弟子,一群红色为主的天策弟子……

叶英叹口气,又不是要开大会,用得着这样正式吗?

不过他又淡淡一瞥,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又收回目光。

对了,这才是正常。

往日里他一出门,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

全天下都沉迷于他的美色,只用脸,他就能秒杀一大片。

这样站在这里,就能让无数人臣服,完全都是小意思。

“各位对叶英的抬爱,叶英感激不尽,不过可否告知在下,请问回藏剑山庄如何走?”

此话一出,近聊频道纷纷狂刷。

【近聊】【在下叶良辰】活了活了!!!

【近聊】【叽叽复叽叽】庄主大人,我知道,跟我走!我带你飞!

【近聊】【啃得叽】好像说得谁没有双飞一样,庄主大人,来,牵着宝宝的手——

【近聊】【帮主夫人】牵什么牵?庄主!!!加我组队!我有千里宝马里飞沙!

【近聊】【五仙教火锅】庄主大大,你还缺挂件不?那种会唱歌会卖萌会喊麦会暖床还上过大学的那种……

【近聊】【路人甲】:你们说话都这样风骚的吗?还拽古风,磕错药了?

【近聊】【吃遍长安花】:话说……话说这个人是,叶英啊啊啊啊啊啊啊!!!!

【近聊】【大叽霸】藏剑风车团,加我组队!为庄主杀出一条血路!

【地图】【黄叽焖米饭】藏剑风车,团加我组队!为庄主杀出一条血路!

【门派】【白斩叽】藏剑风车团,加我组队!为庄主杀出一条血路!

叶英揉了揉耳朵,那么多人一起说话还是有一定的威力的。

旁边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将他护在包围圈中,一层层人群,密不透风,他们家的弟子一眼望去金灿灿一篇,彰显了他们藏剑山庄的高贵与大气。

叶英张目四忘,其他门派的人已经散开。

也不怪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其实,打小他就被圈养在家中,因为被他爹当成一无是处,害怕出门就给人拐了。

而后,他就算想要闯荡江湖,身后也跟了没有八百也有一千的藏剑弟子。

再后来,他声名远扬之后,为了不被戳穿,他就越发的宅了。

忆完了往昔,叶英又看到一群藏剑弟子向他靠近。

穿着时下最流行的驰冥外套,身穿不要9999、不要999、只要888的特效大披风,背持闪闪大宝剑,名字叫做大叽霸,道:“庄主你莫怕,我带你回家!”

叶英一看身侧男子,微微动容。

他深知自己的人设,即便身份贵为庄主,但作为一个只靠脸的叶英,此刻,他想要回家,那难比登山。

“那就有劳了。”

藏剑弟子有条不紊,规规矩矩地让开一条路,想着护送着叶英去坐船。

这不是谁的任务,但众人都将此当做了一个绝无仅有的仪式!

一路上队伍浩浩汤汤,也有玩家不信邪地焦点了叶英,准备刷一波。

但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被众位藏剑弟子取了项上人头。

此刻,不少的玩家都虎视眈眈,也有不少的人集结成队,就怕这是策划开的什么新的活动。

【地图】【大叽霸】藏剑弟子护送庄主回庄,借道扬州,闲杂人等请闪避#玫瑰#玫瑰。

【地图】【叽叽复叽叽】藏剑弟子护送庄主回庄,借道扬州,闲杂人等请闪避#玫瑰#玫瑰。

【地图】【黄叽焖米饭】藏剑弟子护送庄主回庄,借道扬州,闲杂人等请闪避#玫瑰#玫瑰。

一路上,在叶英看不到的地方,每一个人的头顶上都冒着红字,浩浩汤汤,一长串看上去,格外惹眼。

扬州城外插旗比斗的人们停了手,扬州城内摆摊要饭的也收了碗,他们竞相跟在人群后,看着这支黄色的队伍往那传送点走。

传送点在扬州码头,不少的人都围堵在此。

船夫殷切道:“客官想去哪里,上船立马就走。”

叶英看到船夫,又问道:“能否将我送回藏剑山庄?”

船夫上船,叶英还未踏上一步,就有刀光剑影在面前闪现,然后又被我方藏剑弟子给撂倒在地。

人群嚷嚷,船夫也吓得赶紧蹲下。

打起来了。

“刷一波叶英不亏!兄弟们,冲鸭!”

“庄花推得吗?真的推得吗?那我就推啦!”

一七秀女子站出来,整了整衣冠,面红耳赤道:“谁敢伤我大庄花!以后就别想跟七秀情缘了!”

就有准备动手的大兄弟冷哼一声,“你谁啊,你代表七秀了?”

那七秀女子一看身边无动于衷的情缘,狠心道:“那就死情缘吧!”

于是,在这一刻,许多好战分子,因为另一个男人,丢了他们的情缘。

这梁子结得更大了。

一部分的好战分子已经准备好了和那帮护送的藏剑弟子干架。

无数的藏剑弟子冲着叶英道:“庄主您先走!”

又有旁的声音传来:“玩个游戏还玩出戏来了?这不就一个护送任务吗?”

一时之间,码头闹成一团,叶英正要被弟子护着上船,但时不时传来的伤重声传入耳膜。

叶英叹口气,当机立断,转身,面向众人。

“诸位听我一言,在下无意让诸位闹成这般,请各位放下武器,叶某自有重金酬谢。”

有些人却是杀红了眼,藏剑技能大风车,一波又一波,转起来的风波将叶英逼退。

此刻,已经红了名字的大叽霸挡在叶英身前,“庄主,您先走!”

敌人没有丝毫的收手,各派子弟与藏剑弟子闹成一团,又有无数的人受伤而消失。

叶英面上依旧淡然,武器碰撞声不绝于耳,又有人在他面前倒下,然后消失。

“别打了,别为了我死伤无数。”叶英道。

大叽霸转头,狷狂邪魅的容颜一笑,“放心,他们不会死。”

叶英依旧担忧,叫声太惨了,鲜血横飞。

他出生江湖名门正派,自小含着金汤匙长大,能面临危险的时候少之又少。而如今,这些弟子为他安危,不顾自身,怎叫他不动然?

叶英颤声,“他们真的不会死吗?”

“肯定不会啊,都去复活点了,我这都已经死了三回了。”在下叶良辰说着,又道:“看来还是要有个奶妈,这不要奶不行啊。”

叶英说:“不会死就好。”

“庄主,你快走,奶妈被收割了!我血线也下降了!你赶紧走,不然会被推的!”大叽霸说。

叶英道:“既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那就让在下结束这一切吧。”

“庄主!”

诸位弟子杀红了眼。

见到叶英从保护圈走出,另一群人更加狂妄。

“兄弟们冲呀,就是这个人抢了你们的情缘,此仇不报,终生绿帽!”

叶英孑然而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应该不会死吧。

咦——

此刻,所有冲着叶英来的敌人们,都听到了自家系统的声音。

“找不着目标。”

“找不着目标。”

“找不着目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某科学:炮姐,亲爱的,我摊牌了有趣的电话

    冰雪之灵揣着包里的3000万铜币,终于回到了新手玄武城。心里琢磨着刚才那个?的超级新手,居然拿着木剑就几乎能一下一只蚝牛,自己确实应该换个牛X一点的武器。而且那个新手一个人拉着10只蚝牛都没倒下,她才被顶了一下就躺了,这…太没面子了。【系统】笑无情:冰雪之灵姑娘,你的办事效率太差了,就区区10条蛤蟆

  • 恶魔集中营之噬灵魔珠

    夜幕降临,星空月华如水,洒落整片山头。银白色的月光自百叶窗的缝隙中射入房内,虽然所有修炼的魂能都让噬灵珠给吞噬掉了,但夜晚时分,慕辰也没有早早入睡。灯光之下,慕辰手捧一本厚厚的黑皮书,仔细的观看着。《武魂杂闻总集》这本书也不知道伊怜是如何找到的,上面的记录着实让慕辰大赞惊奇,许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 驭天伐道之突围(5)

    眼见着为围着自己的三人,美月暗道不好,自己刚才给雪儿打通灵脉消耗了不少元气,这回又是三人合围,当真是穷途末路了吗?不行,就是拼了自己的老命也要把雪儿安全送走。“看你们也是无处可逃了,不如自行了段,免得一会死得太难看。”其中一人对美月说道。因为如果是美月自己自杀,他们要少很多麻烦,不然万一教主追究起来

  • 锦鲤在身边第七章在线阅读

    宇风却来了兴趣,问道:“哦?劫道?现在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职业,不是说现在什么人的身份都能在星际网络上查找到么,若有劫道的,怎么没有被军队围捕呢?”“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葛宏生叹了口气,道,“单说小兄弟你的身份晶卡,岂不说明了问题。连老哥这种没有势力的人都能办证,更何况那些强人们?而且他

  • 哈利波特:我拥有熟练度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夏心研刚刚下班,然后就接到了沈墨寒的电话他们两个人一直就是那种普通的朋友关系其实夏心研喜欢她很久了,所以看到他打电话过来很快就接了起来。“你今天不跟美女约会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啦!”夏心研装的很镇定的样子,然后用那种稀松平常的语气跟他说话。“偶尔也是要跟你这个美女联系一下的嘛,再怎么说我们都这么多年的

  • 兄弟战争之花开花落在线阅读第七节

    那天晚上不欢而散,让简子妤觉得自己的家人都是疯子,和顾承霖都是疯子,而且宋子义将律师信送到顾承霖公司的时候,顾承霖是拒绝签收的,去法院起诉,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法院不受理。简子妤觉得可笑,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非要把自己绑在身边,难道只是好看?而且自己的父亲叫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对她的实验停止了赞助,一下

  • 辅佐袁崇焕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次别再乱跑了。是我的错,不该凶昭儿。”魏卿想起昨天晚上的时候,他把话说重了些,云未昭就跑了个不见踪影。今天又故技重施,要是真的迷路了,她该怎么办。确切的说,是如果把她弄丢了,他该怎么办。云未昭被魏卿抱着,听见他在她耳边低声说着这些话,明明心里是高兴的,可不知为什么却觉得更委屈了。她仰起头看着他,

  • 亲爱的鬼王大人在线阅读第7章

    时光如斯!转眼,已经过了三天了!今日,便是学院审核之日。因为,这几天他也几次进入修武学院所以,这一次的他并没有和西门飘雪一起,不是说他不想和西门飘雪一起而是人家呀跟没想和他一起!而西门血虎就不用说了。经过这几天的了解张民智便直接把他拉到了不靠铺的类型中去!不因为别的,这几除了那一次认识他和他出去逛了

  • 网游:我的被动和天赋强无敌!第9章在线阅读

    “去把我身后书架上所有的书搬下来,擦一遍,再摆回去。”这是回到办公室后乔墨白下达的第一个命令。他身后的书架高有近三米,陈列着近千本书,由于原装进口,几乎每本都是精装,重量惊人。他倒是要看看他面前的这个女生怎么应付。哼,果然还是那么爱整人,但是我是不会屈服的。“今天弄完吗?”“如果你可以的话。”可以的

  • 亲爱的小姑娘穿越

    “我的妈啊,这是什么鬼地方,我的头……”凌天一阵好像是头骨就要被挤碎一样的疼痛,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他恨不能现在就把自己撞死,但是出奇的是,他竟然在这种剧痛之下,想要自杀都不能,而且每一根神经都是清醒的,晕过去的可能都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被人追杀跳崖了吗,怎么会落到了这样一个破庙里?”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