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多罗罗]长兄之自在飞花轻似梦(7)

2021/11/26 3:57:48 作者:开了坑懒得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多罗罗]长兄
[多罗罗]长兄
作者:开了坑懒得更来源:晋江文学城
薛定谔的更新。最快周更,谨慎收藏。除20:45的更新全是伪更★注意★1.OOC小白文,BUG满天,没有时间线,主角苏得逆天,没逻辑,大白话没文笔,自行避雷2.为爱发电,没爱就坑3.主攻;主攻;主攻◎一个人,一把刀,一场不会停歇的降妖之旅。他名万寿丸,是一个注定要成为法海的男人。万寿丸:……不是这么说的吧。那就魔法少年。万寿丸:……随便了。◎“大哥,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和我手合?!”“多宝丸,你不能让一个法师用他的法杖和你平A。”*“你这人我很喜欢,如果我弟弟和你一样安静就好了。”*“你还真是我弟啊?

式微神女走后,东栏仍附身于那株梨树上好几日,生怕式微神女又回来。

东栏虽然看不透式微神女此行的目的,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只是直觉,这件事不能撞破。

可她还没有忘记自己要做的事,虽说救谁不是救,何必执着于周青,到时候惹怒了式微神女就后悔莫及了,但她可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而且式微神女分明十分担心他的身体,说不定自己此举还能帮到式微神女。

东栏意识拘束于梨树身上,日日看着周青读书写字,作诗绘画,有时灯烛燃到深夜还能看见他映在墙上的影子。

分明是个病秧子,还这样不爱护自己的身体,当真是嫌自己命长。

就这样过了三四日,一日春夜,更重露寒,周青春衫单薄,欹卧窗前,探手摘下一朵梨花,拇指与食指掐着花梗,随意转了几下,丝毫没有就寝的打算。

东栏终于没憋住,问了一声:“你还在等她吗?”

周青似乎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淡淡问了一句:“谁?”

东栏幻出真身,站在周青身边,又问了他一遍:“你还在等她吗?她不会回来了。”

其实东栏也吃不准式微神女的行踪,或许下一刻她便去而复返,可是一脱口便是“她不会回来了”。

周青好奇地打量她一眼,问:“你又是谁?”

“我?”东栏指了指自己,说,“我叫东栏。”

“梨花精?”

东栏辩解道:“我已经成仙了。”

他笑着摇摇头,说:“可你看起来还很小。”他知道成仙不易,有些妖怪终其一生也未得其门。

东栏有些不服气,说:“再小也比你大!”

他若有所思,说:“你倒比她像梨花精。”

一身皎洁,与月相辉。

“她才不是妖怪!”东栏觉得不可思议,他是眼睛也不好吗,式微神女一身红衣,与血同色,怎么猜也猜不到梨花精头上,不对,神女分明是天神,其真身为朱雀,如何变成了妖怪,凡人当真目光短浅。

“那她是什么?”

“她是天上赤帝最小的朱雀公主。”东栏有些得意地说。

“朱雀?传说中能浴火重生的火凤凰?”

东栏点头。

周青低眉,看着指尖拈的花,一笑,说:“梨花倒与她相配。”说罢将手里的梨花轻轻扔出窗外,让它归于尘土。

周青起身走到书桌旁,开始整理东西。

东栏跟在周青身边,看着他慢悠悠地整了整镇纸,瞥眼却见一张摊开在一侧的美人图。

青簪挽乌云,月纱罩红裙。

是式微神女捧花垂首的样子。

但却没有画脸。

东栏走到画旁,仔细看了看,问:“你怎么不画脸?”

周青苦笑一声说:“我不记得了。”

东栏震惊,“你四天前才见过她,怎么会不记得了!”

他确实想不起她的样子了,若不是东栏提起,他真的要以为那不过又是自己的一场梦。他似乎忘掉了很多重要的事,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

周青说:“我记性不太好。”

这忘性未免太大了,东栏摸过还没画完的式微神女的脸,感叹一句,“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式微神女。”

周青说得没错,式微神女确实与淡白梨花很配,至少在这幅画上看起来是这样的——式微神女手捧一束开得热闹的梨花,晶莹雪白的梨花瓣上还淡淡映有她衣服的红色。头微微侧垂,若是补全了眉眼,定然更有一番韵致。

周青问:“她叫式微?”

东栏点点头。

周青蹙眉,随即在画的左上角题诗一首: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东栏一边看一边念了出来,完毕,问:“这是什么意思?”

此诗不祥,怨恨之情扑面而来。天界的神女,是因为不通人间的诗文,所以才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周青凝视着未干的墨迹良久,摇摇头说:“不知道。”

东栏取笑他说:“你当初一定没好好念书。”

或许是因为她这个名字太过愤懑,留在唇齿之间怨念,让他心口一痛,胸口一阵翻滚,突然吐出一口血来,喷溅到画上。

东栏连忙扶住他坐下,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从衣襟里掏出灵草,递到他手里,说:“这个你叫人煎好服下,可以救你一命。”

周青看着手里的草药,虽然脱离了土壤,但还保持着鲜嫩的状态,便知道不是凡物。

据他所知,生死大事,即使神仙也不能轻易插手。

“小梨花,你这样擅自篡改凡人的命途,会遭天谴的吧。”

大家都这么跟她说,劝她不要做这样的事,她早已能对答如流,“通晓命理如司命、神通广大如天帝也无法参破,可见天意实在虚无缥缈,何必过于拘束,说不定我救你一命才是天意所向。”

“小梨花你确实天资聪颖,难怪小小年纪便能得道成仙。只是你可能成为千万个凡人命轨里的一环,却偏偏不要干涉我。”

东栏诧异,问:“为什么?你就要死了。”

周青明知故问:“我就要死了?”

你自己的身体怎样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明眼人都能看出你的短命相。

东栏点点头。

周青又问:“那我还能活几天?”

“我不能告诉你,那是触犯天法的。”

“谁知道是不是天意注定你要触犯天法告诉我呢。”

他在用她的话反驳她,“你……”

“小梨花,你想做便说说不定天意如此,你不想做便说这不合规矩,想不想做与能不能做都在你一句话。所以,小梨花,你明白了吗,一切不过是你想做一件事又不愿理会他人劝告而想出来用来说服自己说服别人的借口,为了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但是,你不能全凭自己的思想行动。你说的或许没错,天意缥缈难测,过分在意确实束手束脚,但你不能不在意,所以,有人告诉你不该越的雷池,你就应该听一听。”

“我又不是听不进劝告。”

“那就听我的话,不要干涉我的人生。”周青说着把灵草又还到东栏手里,蜷紧她的手,让她握紧。

东栏眉头紧皱,解释道:“可是我不管你,你就要死了。”

“天地万物,有谁能逃过覆灭?”

东栏摇摇头,“没有。”

“那何苦忧愁生死。”

“你真奇怪,别人都想着长命百岁,你却巴不得做个短命鬼,”东栏说罢慨叹,“人心真是难测,我要被你们搞糊涂了。”

“过得太明白也不好,你这样就刚刚好。”

他既然不想活,那她也不想讨这个没趣了,于是决定不管他,拍拍裙边,指了指桌上已受血污的画,问:“我要走了,你能把这幅画送给我吗?”

“这画没有画完,现在又毁成这个样子,你要去干什么?”

“我就喜欢这幅画,你给是不给?”

周青见画上血渍已干,便为她卷好,将画递到她手里,说:“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谁要回来!”东栏将画接过,打了一下他的手背。

东栏走出几步,想起一件事,说:“你可千万不要和那些妖怪双修啊,他们都没安好心的,而且你又体弱,会死的更早的。”

“人生在世,当及时行乐才对,说不定来日又受束缚了。”

“你说过的,别人的劝要好好想一想的。”

周青一脸欣慰,笑说:“我会记得的。”

东栏听到他这句话,会心一笑,化成千万多梨花乘风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抗战:从西南开始崛起在线阅读第三节

    田门江顺着小田手指的方向一看,真是有个事务所!几人闲扯的光景,车已经开到了道墩大街的尽头。尽头处是一座小山,山虽不大,却是远方连绵山脉的始末。道墩大街到了此处,更显萧条。路南面还有两家门面,路北便只有一个大院子。院子着实不小,围墙延伸出去颇远。院门右侧挂着一个乌光紫檀做的牌子,上面用红漆描了事务所三

  • 洪荒之最强骨傲天第6章在线阅读

    在食堂里我突然发现气氛不对,似乎我也被孤立了,没人愿意坐在我边上,怎么会这样呢?就因为我帮乔治·博说话,就因为我不承认他是个假正经的妖精?一切似乎都不言而喻,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多次仗义执言已经使我在这个学校变成了不受欢迎的人。吃完晚餐,我向宿舍走去,我以为那时候的宿舍应该没人,乔治他们应该是在学监的房

  • 新世纪崛起在线阅读第三章

    “喂,你这个人在那嘀咕什么呢,什么毒药,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医院,你要是有疯病抓紧走远点儿。”陈教旁边随行的一个小医生说道,另一个也在附和着。“八成是小说看多了,陈教都救不了的人,怕是进了上京也没希望,他还在这里装蒜,不过这孩子也是怪可怜的。”“够了,别说了。”陈教眉毛一立,两个人顿时吓的闭上了嘴

  • 通天魔祖她的邻居大哥哥

    何香云抹着眼泪,把几个孩子揽到怀里来,这样的场景,让人看得动容。按照大哥指的位置,小团子找了过来,可敲门到手疼也没人应。小团子眉头皱的厉害,心想这家人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正想推门寻个究竟时,木门却突的从里边开了,小团子下意识抬头,双眸立即映入对方的身影。少年约莫十岁的年纪,却也初见棱角,隽秀中透着清

  • 都市之超凡警探第2章在线阅读

    潜伏在豪宅四周保护司翊炎的保镖咻咻跳出,将人保护起来,其中一个指着缓缓从地上爬起身的苏糖厉声斥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在司公馆门前行凶,活腻了吗?”苏糖跟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转头满目含着泪意,两手举成小拳头抵在自己胸前,张口就是嘤嘤嘤:“司先生,人家是来为您化劫的。”旁人视角里,苏糖就是一个灰头土

  • 莫古原创现代诗歌集第3章在线阅读

    学校食堂的牛肉面太不地道,十块钱一碗,少的可怜。至少对于半大小子们来说,少的可怜。袁源坐在林瑾宁对面,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吃面条。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口打破尴尬的气氛,袁源拨了拨碗里的面条,“牛肉面里都是萝卜,改名叫萝卜面算了。”林瑾宁表示很配合,“确实。”如果这时候能有乌鸦飞过,叫声估计都能给人耳朵震聋。

  • 叶太太嫁一送一季家宅院(三)

    云彩魔导器飞行了二十分钟左右,总算赶到了目的地-迦洛德小镇,迦洛德小镇是隶属于米奥奈王国的一个小型市镇。从经济发展角度来看还是不错的,刚刚到访的季家宅院也是属于迦洛德小镇的势力范围,季家宅院的日常采购也基本是到这里采购。月劫在小镇四周的树林里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把彩云船降落下来,彩云船是制造这件魔导器

  • 特种兵:这个兵王很慎重全军覆没

    第九章全军覆没天色已近黄昏,荒山之中树影朦胧,那几棵老树下交谈正欢的青锋剑派弟子稍稍平静下来,其中一位束发青年笑道“小声点,被人家听到了。”他虽然这么说,可声音不低反高,言语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朱羲蹙眉,这些人明显挑衅,言语伤人,充满了讥讽。“听到又如何?我不过是陈述了事实。不如来比试比试?”另一位

  • 真实世界战场第3章在线阅读

    雨一直没有停,雨水敲打着馆外的玻璃。女子看着依然昏睡的女孩,看着她的面容似曾相识,但是总是想不起来。“这个面容太像以前的某个人,为什么偏偏想不起来了。”女子皱着好看的眉毛,感觉有些不爽。这个不爽的女子正是女主凌默。而她所居住的地方是间公馆,虽说是公馆却并不接受任何人居住,一楼改造成对外开放的店铺,主

  • 白喵喵不是猫在线阅读第1章

    她从餐厅走出,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满街的繁华与辉煌此刻就像莫奈的画作,强烈地刺激着视觉却又模糊不堪。霓虹灯广告牌上明星的笑容显得有些虚假又可恨。虽然脚稳稳地踏在细高跟上,可她却感觉走在黄沙中,快要深陷入这座城市了一般。北京十月的夜晚伴着微冷的寒风,直面而来。这是属于她的城市吗?忘掉天地,好像也不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