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CM]天堂眷恋第3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6:58:44 作者:温斯 来源:晋江文学城
[CM]天堂眷恋
[CM]天堂眷恋
作者:温斯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次穿越,一次死亡,一次重生。当初如果不相爱,也许你会遇见更好的人。这一次,用我一世相思,换你一生平安。————————————————推一波新文《冬至病毒》,快来看看香不香啊!沉睡的冬天,终将被唤醒末日降临第十年,陆博士在漫天大雪中捡到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此后十年朝夕相伴,女孩长大成人,战争却从未停止。“我真的……好想再见一次,那孩子……那孩子的……的笑容……”陆博士死在她怀里,而齐瑟欠她不止一条命。“您的心愿,我定会实现。”

腰?腰?!

叶澜把煤精印举起看了看,怎么都想不出这块黑疙瘩的那个部分可以称得上是“腰”。

他扭头看身后的芷姚,又试探的加了点手劲。女鬼小姐不负众望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鬼叫。

“你力气小一点好不好啊!用那么大手劲是要去打仗吗?!”

叶澜翻了个白眼。他现在算是大概摸清了,这个女鬼小姐就目前来说,除了虚张声势,也没有什么别的大本事了。

他找了一个放手表的盒子,把这枚他碰都不敢碰一下的绝世国宝放进去。然后又把盒子拿进书房,锁到保险柜里。

叶澜发现,一旦自己接受了“从石头里蹦出了个女鬼”这样的设定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容易面对多了。

前些日子一个叫《国家宝藏》的综艺节目里,小剧场里还能出现越王勾践剑的剑灵。虽然那个是人扮演的假剑灵,但有这类形象出现在前,把这位女鬼小姐看作是煤精印的印灵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那个是什么,七窍玲珑璇玑盒吗?”待叶澜关上保险柜,芷姚就扑到柜子前好奇地拨转着柜门上的密码锁。

叶澜有点头大的立在一旁看这个满满好奇心的印灵同学一屁股蹲在地上,尝试解锁保险柜柜门。这是不是有点太不给保险柜主人脸了?而且,“七窍玲珑璇玑盒”是个什么鬼!这不过就是个千把来块的家用保险柜。

他一手尝试着搭在她肩膀上,发现她此时此刻竟然是实体的。倒不是很惊讶。毕竟古代那些个文学小说里的书生与女鬼的故事中,女鬼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不然“红袖添香夜读书”要怎么进行?

“你叫什么名字。”叶澜绕到书桌对面,和她隔了张桌子问她。

芷姚扭头看向叶澜,接着从地上直起身。她顺了顺自己的宽袍大袖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对着叶澜蔑笑了声。

“大胆刁民,竟然敢询问本宫的闺名!”

对了,他怎么就忘了,这还是个自居本宫的电波系女鬼,不,印灵。

“那娘娘,敢问小的如何称呼您?”叶澜觉得自己现在还没对这个印灵发脾气,全凭她长的好看。

“......”哪知这印灵竟然红了脸。哦他的上帝啊,方才他刚从浴室出来,她盯着他那儿看时也没见着有多脸红。

“本宫尚未婚嫁!”

得,还是个少女灵。

但鉴于这是个敢看男人那儿的少女灵,叶澜并未因她这会儿的一时羞涩而放松警惕。

“本宫出生那年,就被父皇亲封为德阳公主。”芷姚昂起她高傲的头颅,大发慈悲地告诉了叶澜她的公主封号。

“原来是德阳公主殿下,失敬。”叶澜虚情假意地接上一句。接着他又问:“那你是那枚印里的印灵吗?”

芷姚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毕竟她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于世的。博物馆里那些和她对话的,倒都可以称得上是与那些文物们相对应的灵。

可是她有着记忆,虽然记忆不连贯都是片段,但她有记得自己是德阳长公主,有记得自己从城墙上跳了下去。为什么一睁开眼就寄生在这枚印里,她说不上来。

看着对面男人那一脸严肃,芷姚觉得自己不能露怯。她腰一直胸一挺,下巴微抬:“此事乃天机,天机不可泄,不是你等凡人有资格了解的。”

叶澜觉得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只要面前的这位知道她是个什么就行。关键还在下面。

“那,你能回去吗?”他诚恳地对芷姚问。“德阳公主殿下?”

芷姚脸一黑,这是在赶她走?!

“你看,我这里,地方小,条件也不好。保存那个印需要有专业的展柜,什么温度亮度湿度都是重要指标,我这里没办法妥善保存的。那毕竟是您的本体,您得好好保护,您看是吧?”叶澜对着芷姚列出一大串理由,试图说服她从哪来回哪去。

可是......要说芷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实际上芷姚自己也不清楚。

今天下午博物馆临下班前,她在珍宝馆厅里又看到了叶澜。经过下午的事她也很好奇为什么只有叶澜能看的到她,于是便飞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要问话。

可谁知这一拍,就把自己拍进了他的口袋里。直到叶澜换衣服去洗澡,她才终于重见天日。然而,再次从煤精印里跑出来后,她却发现自己变成了实体的。

“臭小子,知道一句话吗?”她绷着脸,很不开心地问。

叶澜挑眉,直觉接下来他要听的不是什么好话。

“请神容易,送神难!”

......他就知道......

这时候,卧室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方才他被那枚煤精印吓得都没去看之前是谁的来电。叶澜叹了口气揉了揉头发,转身出门去卧室找手机。

“......刚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电话那头的人对叶澜这速度极度不满。

“出了点事。”叶澜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说到。“怎么了?”

“我来Y市了,来陪我吃饭。”

芷姚跟在叶澜身后,无比热心地盯着他打电话。在博物馆里待了那么久,她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她每天都会看到好多好多人,拿着和叶澜此时手上一样的那个长长扁扁的方盒子,对着她拍拍拍个不停。

老杜作为被拍得最多的那个,在去国博前和她科普过这叫手机。

她早就想也拿上个手机玩玩。

叶澜讲完电话,一抬头就看到德阳公主殿下亮眼冒精光地盯着他的手......机。

“不行。”他当即将手机收到背后拒绝,接着往衣帽间走准备换衣服出门。

“你不想就让我回去博物馆么?你让我看看你手里的那个东西,我就回去。”芷姚跟在他身后开出价码。

叶澜换衣服的手顿了顿,他回过头看向芷姚,掂量了下她话的可信程度。

这会儿她满脸期盼的模样,再对比方才那副倨傲的面孔......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太没节操了。

所以——

“不行。”他三两下换好衣服又绕到玄关准备换鞋出门。只是刚直起身再看芷姚一眼,突然觉得他这个门......没办法出。

放了这么个陌生的大活灵在家,看样子还是一个好奇宝宝,他怎么想怎么不安。总觉得这个门他要是出了,回头再回来,家可能也要被毁了。

随即又把电话拨了过去。

“今天临时有点事,没办法出门。”他想要推了这个约,哪知招来了对面一阵骂,对方像是一个暴躁的狮子。

“我不管,你不来老子就去你家!”最后放下这么一句话后,电话里的狮子君摔了电话。

“你不出去了?”芷姚哼了一声问。

叶澜有些发愁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祖宗。下午那会儿她是灵体能一蹦蹦上天,看的到她的好像也只有自己。可是这会儿她变成实心的了,那他是否还是唯一一个能看到她的人?

----------∞ ∞----------

电话里的狮子君来得很快,他不仅速度快,还带了超豪华大排档烧烤宵夜。

听到门铃响,叶澜立即把芷姚往自己卧室里面推并千叮咛万嘱咐别出来。简单安顿了公主殿下后,他长吁了口气跑去玄关开门。

“怎么那么慢!”郎青对着叶澜翻了个白眼,把手中的提袋塞给叶澜,进门换鞋。

叶澜想到在外头永远一副翩翩公子样的郎青,再看看在他家一秒变无赖的狮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今天下午在博物馆里,有个姑娘问他是不是那个拍电影的叶澜。当时他没给答案,但实际上姑娘说的没错。

至少在三年以前,他确实在拍电影。

叶澜曾经同郎青是一个组合,十三岁就出道。经纪公司包装了的,他俩也足够努力,两人还未成年时就已是如日中天的明星。

只是后来叶澜得罪了大人物没办法继续下去,于是选择做回普通人上普通的大学。而郎青还在圈里蹦跶,这两年简直红得发紫。

如今两人的生活交际圈都不同,但感情却越来越铁。

“今天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能出门?”郎青边问边干活。他轻车熟路地从叶澜家厨房拿出一摞盘子,把带来的烧烤分别放了出来。

卧室门里,方才被颇为粗暴地推进卧室的芷姚气得直跳脚。叶澜在外面用钥匙锁上了门,她研究了半天才把门锁打开。

“叶澜!你竟然敢把本宫锁到屋子里!”门锁“咔哒”一转,芷姚气急败坏地从卧室里走出来。她刚出门,就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无比美妙的食物香气。顿时,千年未进食的胃器发出了声明亮的“咕噜噜”。

郎青正在弯腰摆盘,他循声回望,发现一个长得颇为水灵秀气的姑娘穿着质感颇佳的Cosplay服,出现在叶澜的卧室门口。

“......卧槽......这就是你没法出门的原因?”他有些惊吓地咽了咽口水,又扭头去看僵在一旁的叶澜。“你这......玩得够high啊兄dei!”

想他,虽然事业如日中天,可还是个标准的纯洁小处.男。可叶澜这厮,比他还小一岁,不过就是退圈了,现在都能玩得这么大?

还玩情景角色扮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迷寨蛊奴初

    流魂街,是人死了之后会被死神们送往的地方,在这里的人,不,应该是称为魂魄,会重新生活,在这里死了以后才是真正的投胎转世。在这里,也有很多魂魄不愿回到人世,也有的是忘记了自己的过去以及自己要做些什么,在这里就这样生活下去吧。五十区是个不好也不坏的区,不坏是这里的人不必如同野狗一般生活,具体怎么来的食物

  • 墨上花开·缓缓归矣第三章

    周湛阳扒着墙角,偷偷的探出头去看。两个八。九岁的男孩在骂一个蹲着的小女孩。其中一个男孩手里还拿着一个白面馒头。另一个男孩还不不时地踢女孩一下。就算在城里白面馒头也是好东西,城里的供应粮都是细粮,但是一家人要是孩子多点吃细粮那吃得饱,所以大多数城里人都会偷偷的将一部分细粮换成粗粮。周湛阳也就看了看并没

  • [JOJO]BOSS求生日记之养猫了

    周末的生活结束哦,回归到平静的校园生活。水镜现在最喜欢在空闲的时间在花草社,拿着一本书边看边吃点心。浦山竹看着水镜这么休闲,搬了张凳子过来坐在了水镜旁边,伸手捻了块点心,“嗯,味道真赞啊!”“社长大人你怎么神出鬼没的?”对于点心被拿走并不在意,继续翻着手上的书页。“啊嘞,就是觉得水源很厉害啊!接替社

  • 我在全世界做绿化在线阅读第五章

    “慈母情”、“少女心”只是某一修行功法的修行阶段,此功法的真正名字叫《千面人生》。此法修行前,是必须选定一千个性迥异的人物,如囚徒、牢子、渔夫、官员,修行时,并不拘亲身实地的体验,或者是临摹虚拟场境,均可修行。修行者必须先将自已代入人物,然后深深地揣摩人物的性格、喜怒哀乐,入戏以后,自有衡量的标准,

  • 玄幻都市之最强帝王第九章在线阅读

    天迹的界壁打开又复合,佐轻等人落地时,正好在长安城外,此地气候与上一个世界相近,只是更加寒冷上几分,想来已是入冬的季节。佐轻拉着夏紫重入了长安城。长安,传说有长治久安之意的土地,风景怡人,古往今来多少诗句,都描述不下其中盛景。城外春风吹酒旗,行人挥袂日落时。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管别离。这首唐人刘

  • 斩道成天第三章

    第一次见许秋平是她八岁的时候,她亲生母亲重病,许家来探病,在病房里匆匆打了个照面。九岁的时候白晴进了沈家,隔了一年,怀头一胎的时候沈冬青刚好生病,断断续续的发烧,怎么都不能好,白晴怕传染,把她送到了奶奶家。许秋平的爷爷住在隔壁,他暑假在那度假。那时候他十三岁,个子还没现在这么高,但是已经是个样貌出众

  • 面世醉酒

    九刚刚看到其他人也是一副醉态,现在下楼去前台行动也实在不方便,怎么办呢。就在你苦思冥想的时候,身上突然一重。“难受”李泽言半靠在你身上,手开始拉扯领口,作势就要在电梯里上演大型真人脱衣秀。你看了一眼电梯里的摄像头,觉得此地实在不宜久留,立刻按下自己房间的楼层。出了电梯,你扶着李泽言在有些昏暗的酒店走

  • 九域纵横志在线阅读第七章

    吐槽大会的录制结束了,准确的说,是被强制性快速结束的。所有人都知道,既然提出了这种敏感到会严重影响名誉的问题,程舒为了避嫌并不会逃避,但是同时,这场节目的录制也就变味了,他几乎成了一个尔虞我诈的战场。开始来到录制大厅时,程舒是一副明星大腕的待遇,他离开时,依然是明星大腕,带着墨镜的他用那双迷倒了电视

  • 在低俗小说里吊打系统狗在线阅读第十章

    10.一月一日。望着电话屏幕上跳跃着的手机图标和“赤司征十郎”的名字,支着下巴的绘连只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傻得一批。但不蠢都蠢了,现在的她也只能承受后果。她得直面魔王。于是她接通了电话,就把手机放到耳边。“新年快乐。”电话那头传来低沉动听的男声,温柔的语气让绘连刚才觉得自己傻逼的心情稍微安抚了,她注意

  • 玄妙都市在线阅读第5节

    加入公会以后,众人决定去把之前在幽暗哨站接的任务交了,来到幽暗哨站。找到哨站队长,交了任务,每人获得经验5000点和2枚金币。可儿、超子和老三,三人玩了没一会,就吵着困死了要睡觉,然后就下线休息了。虎子和公会里的人稍微聊了会,也在不久后下了线,下线前跟我说:“我先下了,你也早点,今天一天才睡了5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