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翩然至之天辰宗(3)

2021/11/26 6:24:31 作者:孤独刀 来源:17K小说网
翩然至
翩然至
作者:孤独刀来源:17K小说网
这一辈子很短,可我为你任性过一次,放弃了所有的退路。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几个时辰,甚至是几天,几个月,当萧寒感到耳边的风声渐渐变小甚至消失的时候,仿佛身体穿过了一层透明的无形的膜,眼前的光景突然明亮而清晰了起来。

延绵不绝的山脉,云雾缭绕的参天大树,时不时从森林深处传来的震天巨吼,阳光洒在一个个深邃的河谷之间交映生辉,崇山峻岭和神秘莫测的洞穴,一切都显得美轮美奂又幽深诡异。

“快到了。”静坐了一路的萧灵芸冷不零丁地开口提醒道。

听到萧灵芸清冷的声音,萧寒缓缓睁开了双眼,途中除了醒过来吃点干粮他也想好好欣赏一下路途的风景,但禁不住冷冽的寒风刺的眼睛生疼只好闭目养神,如今看到眼前神异的景色不禁感到惊叹不已,那一座座冲天而起的巨峰怕是有万米之高了吧?地球上的珠穆朗玛峰在这些巨峰面前不值一提,尤其是最中间那座庞大无比的巨峰,哪怕深处高空中也看不到一点峰顶的轮廓,端是恐怖无比!幸好萧寒没有恐高症,否则非骇死当场不可。

大概过了三四个时辰,仙鹤终于靠近了中间的巨峰,庞大的院落群缓缓映入眼帘,一眼看不见尽头全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群,最中间立着一块通天巨碑,上面雕刻着蕴含神秘道韵的三个大字:天辰宗。

“我先带你到外门长老那里领取一个杂役弟子的名额,然后会带你到该去的地方!”萧灵芸踏空而下一挥手,萧寒便从仙鹤背上轻飘飘的飞了下来,完成了任务的仙鹤轻蔑的看了一眼萧寒挥动翅膀不知飞向了何方。显然这只仙鹤并不是萧灵芸的坐骑。

“被一只仙鹤蔑视了么?”萧寒嘴角有些发苦,谁叫自己是个凡人呢!不过以后可不一定。既入仙门,不求得仙缘等于苦守宝山不作为,混吃等死可不是自己的风格。

“快看,是萧师姐!”

“听说萧师姐即将晋升真传弟子了!”

“真传弟子?那不是只有晋升通玄秘境才有资格申请的吗?”

“听说萧师姐不久前刚从小仙界回来!”

“你们的消息也太落伍了吧!萧师姐被太上长老收为亲传弟子的消息早都传遍整个宗门了!”

“嘶~太上长老,那可是整个宗门的底蕴所在啊,在太上长老面前,掌教至尊也只是晚辈啊!”

“咦?萧师姐怎么带回来一个世俗的凡人?”

“哟,把宗门当自己家后花园了啊?还带回一个蝼蚁一般的凡人!”就在众多弟子小心翼翼地议论之时,一个挑衅的声音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

刚一落地,周围一个个身着青色长衫的弟子便看着萧寒议论纷纷,有不屑的,有疑惑的,也有嘲讽的……

“谁再敢乱嚼舌根,我杀了谁!”萧灵芸眉头一皱,化指为剑朝人群中点去。

“啊?我的手臂!”其中一名弟子一时不察直接被突如其来的剑光划断了一只手臂,随即痛骂道:

“萧灵芸,我背后是方真传,你敢动我他一定不会放过你!”说话的正是那个语言轻佻的弟子,虽断一臂却毫不在意一脸阴鸷地盯着萧灵芸。

“方轩?等我晋升真传第一个挑战的就是他,回去给他传个信,不怕死的就斩仙台上见!”

“你!”那名断臂的弟子闻言脸色大变,仿佛触碰到了什么禁忌,眼神恶毒地看了萧灵芸旁边的萧寒一眼,在身旁两个弟子的搀扶下头也不回的走了。其他弟子见状也不敢再触霉头,纷纷噤若寒蝉。

对于萧灵芸的“横行霸道”萧寒早已见怪不怪,宗门内比世俗的争斗更加残酷、凶狠,不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下一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尤其弱者在强者面前脆弱无比,只手间便无端丧命,小人物被大人物弹指镇压,这便是丛林法则!

“我看来好像有麻烦了?这女人看来想拍拍屁股就走,我得想办法脱身啊!”感受到那断臂弟子离去前的恶毒目光,萧寒默默在心里喊道。刚来到宗门就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萧寒自己又毫无修为,来之前的那股兴奋劲现在被满满的担忧替代。他可不信,萧灵芸会特地关照他,这点奴仆出身的他深信不疑。前世在地球上见识到了各色无利不起早的人,自己那点利用价值简直就是笑话!

修炼!修炼!

在萧灵芸的带领下,转过几个院落,终于来到刻有“外门大殿”几个大字的院落门口。

“楚长老,我来领取一个杂役弟子的身份令牌!”来到一个坐在柜台后面昏昏欲睡的老者面前,萧灵芸轻声开口道。

“是萧灵芸小娃娃啊,怎么还带回来一个?”那貌不惊人的老者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眯上眼睛,仿佛永远也睡不醒一样。

“是这样的楚长老,弟子即将晋升真传搬到真传峰,原先居住的院落舍不得丢弃,便从家族那边随便带来的一个奴仆,照看一下院里的灵花灵草!希望楚长老能通融通融给个身份令牌,最底层的杂役弟子令牌就好!”丝毫没有被楚长老的称呼影响,萧灵芸恭敬的递上一个貌似丹药的青色小瓶。

“这是弟子偶得奇遇获得的五品青灵丹,请长老笑纳!”

丹药品级分为一到九品,九品之上是仙品,圣品,神品。

“哦?小娃娃运气不错!”楚长老睁开眼看了一下青色小瓶,都没看清他有什么动静那个青色小瓶就消失不见,随即摆摆手:

“丹药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在一旁默默观察的萧寒还没来得及注意一眨眼就站在了原先进入的殿门前。

“从现在开始叫我师姐!”对此见怪不怪的萧灵芸抓着萧寒便凌空而起。萧寒正想说话,耳边便传来她的声音——

“令牌在你腰上!”

萧寒低头一看果然腰上多了一块木制的牌子,还没来得及细看,便觉得身体一轻飞跟在萧灵芸后面飞上了天空,根本看不清天地转换,只感觉到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流逝后才眼前一阵清明来到了一座充斥着鸟语花香的院落。

“这便是你从今往后居住和生活的地方,这些药田和花圃都要浇灌灵露,至于追风马我自有安排就不用你照顾了!”吩咐完,萧灵芸便要离开。

“我不住这里!”仿佛知道萧寒要问什么,萧灵芸冷淡地说了一句,随即好像想到什么:

“别去惹不该惹的人,有事报我的名字!”

萧寒还在恍惚之中,萧灵芸人已消失在天边,末了只隐约听到一句:“好自为之!”

“你倒是给我点保命的东西啊?报你的名字?我看是嫌死得不够快!不行,我还是得待在这个院子里,她的仇家应该不会直接闯进来吧?”感觉到萧灵芸应该彻底飞远,萧寒看着偌大的灵草园一阵苦笑。单单从前面的情况来看,这宗门里不弱于萧灵芸的弟子大有人在,萧寒这次真的要自身难保了……

“好浓郁的灵气!”半晌过后,萧寒感受着眼前的场景一脸狂喜,但是突然想到什么心情顿时如同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冷嗖嗖的。

“再浓郁的灵气我也无法修炼啊!”感受了一下乱糟糟的身体不用想也知道情况有多恶劣,萧寒有气无力地埋汰道。

好在这股抑郁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萧寒一向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车到山前必有路,实在无路可走哭死也没用,还不如想点好的!

“终于摆脱在萧家猪狗不如的生活了!这是宗门,远远凌驾于世俗王朝、充满无限机遇的宗门!”想到萧灵芸挥手间斩敌于无形的手段,还有外门大殿神秘莫测的楚长老,以及那一座座令人心生敬畏的通天巨峰,一切都是那么的神异非凡!

“萧灵芸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虽然我不知道弟子之间的层次划分,但真传应该远远凌驾于普通弟子之上,在宗门内地位崇高,甚至对普通弟子拥有生杀夺予的权利!”慢慢冷静下来过后,萧寒开始思考起未来的修行之路以及宗门的势力分布。

“宗门内一定有重塑经脉的丹药,不过应该要付出某种代价!”想到如今两眼一抹黑的萧寒决定就在周围逛逛,反正萧灵芸也不会回来了,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这是杂役弟子的身份令牌?”突然想起刚刚得到的身份令牌,萧寒把它放在手上仔细端详起来。令牌是用一种特殊的灵木制作的,起码萧寒自己用尽全力都无法折断甚至用石头怎么砸都纹丝不动,只见令牌右上角精心雕刻“天辰宗”三个小字,中间刻着“杂役”二字,以萧寒敏锐的灵魂力可以感知到字里行间有一股流光闪烁。

“这令牌肯定另有玄机!”突然萧寒的灵魂力感受到一层薄薄的膜,稍微一用力便穿透了那层膜,“看”到了一个大约一立方左右的空间,里面有一套灰色长衫,还有一本厚厚的书籍以及一把普通的长剑。

“果然!这令牌竟然有储物的功能,虽然占地很小但却是一方随身空间!”萧寒经过几次尝试,终于能够熟稔地控制自己的灵魂力或者说是精神力把里面的三件东西取了出来。灰色长衫穿在身上有股清凉的感觉,应该蕴含着一定的灵气,长剑就是普通长剑了,不过倒是挺锋利的,最后一件东西是一本名叫《天辰宗纪要》的书,书很厚足足有一千页左右,第一页开始是内容提纲,大概浏览了一下这本书是给新入门弟子普及门派及修炼常识的科普读物,对于此时的萧寒来说却是如获至宝!

“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前身也只是身份低微的奴仆,这本书对我来说相当于雪中送炭,我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熟读这本书,把自己在修炼常识上的短板弥补上来,之后才能出门寻找机遇!”刚还想出去打听消息的萧寒瞬间打消出门的念头,至于萧灵芸交代的杂事,有了修炼希望的萧寒根本不为所动,她只是自己修炼路上一块巨石,早晚自己都要越过去,甚至以之为垫脚石一飞冲天,活着便是萧寒最大的自信!活着,尤其在这个充满无限可能的世界,终有翻身做主的一天!

混元大陆,谁也不知道有多大,没有人能够到达这个大陆的边缘,至于大陆之上更为广阔的星空,那是仙人的世界,传说星空顶上的仙人一直默默俯视着整片大陆,冰冷地注视着这个世界的一切就像看着一只只弱小的蝼蚁!

大陆分为五个大域,北荒域、南寒域、东玄域、西海域以及最为神秘的中圣域,北方被蛮荒妖族占领,南方是一望无际的冰雪世界,东面是人族居住的地盘,西方是广阔的海域,里面住着如恒沙般众多的海族,大陆中部相传为百族共存的修炼圣地。这五大域面积都辽阔无比,互相之间隔着深不见底的恐怖深渊,有人说那是地狱的国度,这点没有人敢去印证,因为掉下去的人再也没上来过。而想要从一域跨到另外一域普通修士穷极一生也无法办到,或许,只有站在大陆巅峰的大能才能在各大域之间来去自如吧!

混元大陆机缘遍地,上古遗迹、神秘禁地无数宝物传承,也充斥着无数深渊绝地,妖魔混迹在大陆的每个角落,杀戮和纷争永无休止,几乎每一刻都在上演杀人夺宝的戏码,世俗的凡人在修士面前如同蝼蚁一般,弱小的修士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也只能任人宰割,在这个世界就只遵循一个法则:力量即秩序,强者为尊!

修炼者境界划分为:炼体九重(炼肉、炼皮、炼筋、炼骨、炼膜、炼血、炼脏、炼腑、炼神)、炼气九境,之上是通玄秘境。

而天辰宗弟子等级森严,分为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以及高高在上的圣子!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零之年代小军媳死于话多

    “应该?”夏流看看黄亚丽,再看看楼顶上的几人,道一句“老子有能力关你屁事,你以为你是谁?滚蛋吧你哎。”几乎同一时间,铁门被蛮力撞开。“碰。”近两米宽的厚重铁门,被蛮力撞飞,砸在天面上丁铃当啷巨响。“啊。”很不凑巧的是,如同怨妇一样的黄亚丽,因为反应迟钝,加上站得角度太刁钻,被铁门迎头砸中。论百斤的铁

  • 末法双生在线阅读初拥进行时(首日十章,各种求啊!)

    李逸尘极力抵抗,想要说出没有两个字,可他发现这两字好似重若千钧,又好似有着无穷的魔力,他怎么都说不出口。“怎么不说话了,也就是说你刚刚在骗我,是吗?”李逸尘不答话,默默的将头转到一边去。蕾米莉亚轻笑一声,不再过多的纠缠,而是轻声道:“你确定你想好了,一旦开始了便没有了退路,后悔也是不可能的。还有,你

  • 重生八零之傲娇女神制服恶鬼

    【招聘:本公司将发展海外业务,特此招聘前往日本发展的年轻人。条件要求:男性,年龄16岁以上,精通日语,阅片无数,耐受力强,最好体能过硬。有意应聘请联系以下电话:**。】王乐水看着这张被塞进手里的传单,翻了个白眼。**,这就算是骗子也没这么蠢啊,用这电话号码,糊弄三岁小孩呢?不过这招聘条件……啧啧啧,

  • 低头难吗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个地方,不太对劲啊!”史昂来到犯人信中的地址,不由得有些心里发毛。这里似乎是个工场,到处都是巨大的齿轮和机械,能走路的空间很小,是个超适合偷袭的地方。笛子:“对方的目的一目了然啊!”马尼:“看来我们见不到菜鸟了。”小雷:“菜鸟是谁?”马尼:“卧槽,你居然忘了!那我们是为了什么来这种鬼地方!”小雷

  • 玄学大师的自我修养那今晚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在往外墙方向走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好几波藏獒。那些藏獒似乎很害怕跟在韩小溪身边的少年,只要被他盯一眼,就灰溜溜地跑远了。“哇!你不会已经称霸这个狗窝了吧?”韩小溪看得目瞪口呆,心底竟然有点儿佩服他了。少年长发后的眸子朝她看了一眼,低低‘嗷呜’了一声。韩小溪对他竖起大拇指,“看不出来啊,你还挺能干的嘛

  • 绝望同学第九章在线阅读

    珑花没有在意墙上的画,她一进门就看看左望望右,然后突然抬头,看向房梁。即便在开了天眼的源博雅眼里,那里依旧是没有东西的,可是小孩子却极有目标性的盯着那里,还露出一个小小的礼貌的笑。晴明的目光从画卷上移开,也轻轻笑了起来:“道满大人,你从唐国回来啦。”空无一物的房梁上像是镜面一样破碎重组,博雅再看时,

  • 四凤图腾之二田园春色之获得神器

    来到了村长面前,向村长领取任务,可是村长从头到尾只会说两句话:“我们的村庄可是最好的村庄哦”“勇士,你是来产出妖怪的么”。然后就没了,既然没有任务。新手村的唯一任务那就是刷怪了,刷怪虽然无聊,但是想要走出这里,这也是唯一的途径了。许云风走到了村口,一个卫兵头上写着醒目的四个大字:装备领取。没错了,那

  • 守护甜心黑化的契约之穷途末路

    中华大地,地广物博。人杰地灵,资源丰富。此乃天地之赐。北方的山脉连绵,其中多瑰宝。辽宁与河北的交界之处,山脉广阔,虽没有什么名山大川,但山脉起伏连绵不绝,期间不凡有些绝岭峭壁。距离这里最近的名山,要属那人尽皆知的长白山了。但是交界处的山脉,距离长白山还很遥远。当地的人为了区分山地,给每处山沟也都取了

  • 横滨,我罩的之利齿野猪

    “哥,这人怎么不理我们啊,我们好心组他还拒绝。”这是一个女玩家的声音。“好了,别管他了,要不那人是个高手,喜欢独自行动,要不那人就是个菜鸟,纯粹跑里面去送死的,我们安心练级,不用管他了。”一个男的劝说道。我微微一笑,没有继续去听后面的对话,但心中却有些小高兴,在游戏里我的听力还是和现实里一样敏锐呢。

  • 我的校花女友在线阅读第9节

    十枚金币躺在阮瑶白皙漂亮的手掌上,金灿灿的光泽顿时闪了两人的眼。“果然有金币!”阮瑶喜不自胜。两人平分之后,一人五枚。五枚金币虽然在财富总榜上排不上号,但在这个新手村里,前五还是不成问题的。虽然并没有什么用,回头职业转正之后,学习新技能肯定还要花一笔巨款。除了金币之外,还有几样装备被一一捡了起来。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