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爱情公寓之伟大CP后传在线阅读第5节

2021/11/26 7:37:52 作者:苏熠诺 来源:纵横中文网
爱情公寓之伟大CP后传
爱情公寓之伟大CP后传
作者:苏熠诺来源:纵横中文网
爱情公寓五完结之后新的开始,给伟大一个结局,给糖浆一个结局,给所有人一个结局

岑雨伯走到店家面前,拿出一锭银子,道:“给我两间客房。”

“好嘞,客官您稍等。”店家知道又来大主顾了,显得极为热情。

在小二领路下,岑雨伯带着沈木来到客栈三层,沈木的房间紧挨着岑雨伯,这是岑雨伯特意要求的,这样他才能够看顾好沈木。

“沈木,早些休息吧,明日我带你去城主府。”岑雨伯交代了沈木一句,然后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沈木点头称是,然后进入客房中,这客房布置得雍容华贵,不愧是红云城排名第一的客栈。

在房中,沈木很快睡下,今天与岑雨伯走过了小半个红云城,让他有些疲累。

岑雨伯在房中捏动法诀,一层细密的感知网笼罩住沈木的房间,作为筑基巅峰的强者,他早已不用睡眠,这半个月他会时刻守护在沈木身边,确保他不出任何事情。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沈木起床后感到神清气爽,天边升起的一抹紫气甚至让他有种通体舒泰的感觉,但这个时候,沈木脖子上的项链微微动了一下,隔绝了这种感知。

沈木低头看了一眼脖子上的木质项链,觉得它隐隐有些奇怪,却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沈木,我们动身吧,今日师伯带你去拜访红云城主。”岑雨伯清朗的声音传来,将沈木从思索中拉出。

听见师伯的话语,沈木赶紧进行洗漱,他从未去过什么城主府,心中很是好奇,当下不自觉的加快动作。

洗漱完毕,沈木推门而出,岑雨伯早已在客栈下方等他,沈木也不磨蹭,赶紧走下去。

“吃了这些东西。”岑雨伯一指桌上放着的食物,这是他刚才从客栈内要的食物,沈木不像他们这些修道者不用吃饭,他还是需要这些食物来补充体能的。

沈木坐下来,一会儿便将食物一扫而空,在他看来,吃饭这种无聊的事情不值得浪费时间。

二人出了天香客栈,径直赶往城主府,沈木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一路上都在观察这城中的一切。

很快,城主府到了,岑雨伯站在府门外,并没有推门进去。

“哈哈,今日岑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一个豪迈的声音从城主府中传出,下一瞬,一个粗犷的中年男子便出现在岑雨伯的面前。

“洪城主不必如此客气,昨日进城并未通知城主,是雨伯应该请罪才是。”岑雨伯淡然一笑,这洪城主是他的老相识,两人打过很多交道。

“岑师客气了,里面请。”洪城主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岑雨伯点头,然后跟着洪城主一起进入城主府,沈木则是跟在后面。

进入城主府内部,沈木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现在城主府的府军已经开始晨练,从他们摆出的阵型中,沈木只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铁血气息。

“小兄弟对我这府军有些兴趣?”洪城主的声音传来,将沈木惊醒。

沈木不禁大口喘着气,刚刚还好这个洪城主及时将他拉回来,不然他怕是要被那种肃杀震慑心神。

“呵呵,我这师侄有些不成器,让洪城主见笑了。”岑雨伯笑道。

“岑师说笑了,年轻人没有见过我这铁血杀阵,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也是常事,岑师可不要对弟子太苛刻了。”洪城主爽朗一笑,虽说内心对沈木的实力有所讶异,可也没有表露出来。

“嗯?洪城主你这府内可是还有其他人?”岑雨伯眉头微皱,他直到走进这城主府,才感知到那几缕隐晦的气息。

“的确,今日我洪某请了几位朋友过来,岑师不必拘束,而且说不定岑师,也会对我们所商议之事有所兴趣。”洪城主脸上有意味深长的笑。

“哦?那岑某倒是要好好见识见识了。”岑雨伯来了兴趣,他知道这洪城主绝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既然他都这样说了,那一定不会让岑雨伯失望。

“随我来。”洪城主将岑雨伯与沈木二人领进城主府大堂,此时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

坐在左首位的是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头,脸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皱纹,猩红的舌头不时舔着嘴唇,光是看一眼,便让人觉得浑身发冷。

第二人是一个宫装美妇,涂着鲜红的胭脂,面容妖娆,身材极好,是那种让男人看了便把持不住的尤物。

最后一人则是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生得一双丹凤眼,嘴唇薄如刀刃,给人一种奸诈刻薄的感觉。

“洪城主,怎么有新道友过来,却不告知我等?看来洪城主还是诚意不够。”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岑雨伯,心生不满,多一个人分杯羹,他自然不愿意。

“白凌,这位是天青道观的岑雨伯岑道友,我想你不会没听说过,这次倒不是我洪某自作主张,只是岑师恰巧到访,就是你想他加入,他也未必答应!”

洪城主冷哼一声,他实在不喜这白凌,若不是此人的家传之宝有些玄妙作用,他决计不会让这白凌来掺一脚。

白凌听得此言,神色一惊,道:“来人可是天青道观岑雨伯道友?失敬失敬,既然如此,那么我没有问题。”

洪城主兀自冷笑,这白凌就是个见风使舵的主,与之打交道这么多年,他早就看穿其本质。

“岑道友大驾光临,倒是让本宫主没有想到,只是这原本定好的利益,又该怎么分呢?”一道妖媚声音传来,那宫装美妇缓缓起身,朝着岑雨伯所在之地施了一礼,眉目间竟是流转着情意,让人不禁全身酥软。

“桀桀,还能怎么分,老夫所要,半分都不能少!如若不然,怕是老夫的那些宝贝们,不会答应啊。”又是一个阴森怪异的声音,让人听着好似朽木在摩擦,这次是那怪异老头发话了,说话间,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攀上他的肩头,对着众人吐出鲜红的信子。

岑雨伯护着沈木,这几个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就算是沈木身上有着那项链护佑,也不保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系统在线阅读第2章

    他看着我,一句话没有说,到是那个站在他身旁的西装男人开口了。“你是林强的女儿?我们在他的钱包中找到了你的照片和一通没有打出去的电话,电话的备注是家,于是打了过去,你父母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抢救,是我们不小心撞上的,会承担一切责任的,你放心,所有的医疗费用我们都会承担的。”医院散发着浓厚的消毒水味,洁白

  • 朕始皇征战星空在线阅读第10章

    见张歆半天没动静,傅染也就放弃了想让她陪着去的想法,然就在傅染即将离开张歆的视野突然就将她叫住,听到张歆的叫声傅染转身一脸傲娇:“干嘛?”张歆却低头阴恻恻的笑了起来,嘴角微掀,“马上就天黑了,千万要早点回来,如果路上遇到了没有影子的人记得别搭理,因为……”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傅染就扒着门准备凑近点,却

  • 女修造反记之陌生的“我”(1)

    XY研究所本是M国地下研究所之一。以训练为名不断向M国输送特工,实际上却是用活体人类做实验,增强人体质的同时也减短了人的寿命。死在xy研究所的人不计其数,多是孩子,来源于各战乱国或人贩子集团。研究所疯狂地试图研究出能完全开发人体脑域的药物,而事实上,他们的确诞下了人类史上的奇迹,一个脑域开发程度高达

  • 皇后盗墓也疯狂在线阅读第八章

    小包子捂紧了自己的口袋,十分防备的看着苏依然:“你该不会又想要帮我存压岁钱吧?你们这些大人,总说帮我们存压岁钱,可压岁钱存着存着就没了,哼我才不要给你!”苏依然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道:“我是要还给顾叔叔。”小包子不情不愿的拿出了三张红包,苏依然知道他的尿性,便目光凌厉地看了过去,小包子这才撇了撇嘴又

  • 穿成祥子那件事潘花花

    说到这个大学,她可是用孤儿园与所在的管辖部门开出的证明以及自己的一些才能表现才勉强的够得上那些资助项目的条件才读得上呢。A市的这家著名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就算是考上了也没有那么容易读得上,说到底了,就得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是成绩,第二是钱,第三就是特长了。她深吸一口气,将刚刚放慢的骑车速度又提升起

  • 快穿之重生图之第一部分 安宁小县 五 策略,请张武强来

    从赵氏兄妹家出来,小凤没直接回家,而是又跟着陈文来到了他家。陈文跟父母说了也邀张武强要来的事,就给张武强打过电话去,可一直没人接。小凤说:“看来他还挺忙的,看中午打不打的通,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晚上了。”陈文说:“还是我打过去吧,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小凤说:“青青跟阿飞跑乡下去那么好玩,我也好期待哦

  • 重生之风铃之雪中花(3)

    有人说过,在雪中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因为花的颜色和雪很接近,所以很少有人能发现它,而找到这种花儿的人,就可以找到幸福。北堂葵休息了两三天就可以下床了,因为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月,她的行动有些迟缓,有时候,会抓不住东西,有时候,会被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绊倒。不过,她每天都会坚持走一段时间,几天下来,身体恢复

  • 我是龙皇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

    【井小萌】。2015年1月4日上午10:27北京万达广场。元旦假期刚过的第一个上午,我就被迫翘班,拖着一大包“杂物”来到万达广场参加什么美其名曰的“明星见面会”和“电影首映礼”。如果不是蜜儿循循善诱说什么电影里面有一个女模特几乎跟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才懒得一大清早哆哆嗦嗦地坐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

  • 贰凤之第10章 施以极刑(10)

    程平只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艳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衬衣领口,程平觉得我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把他杀了,怕得脸色惨白。“姐……这位姐姐,你哪个妹妹呀?”“游思思,我妹妹。记住了吗?”“记,记住了。”我直起身,甩开了手中破碎的酒瓶,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此后,程平再也不敢打电话骚扰她们,这件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 穿成女配的作死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包厢的门口,余暮烟定住脚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呵!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是我赢了。”借着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陆临川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提到自己就一脸厌恶。“行行行,你赢了,那块地皮归你!”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恩,以后别跟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陆临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