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洪荒:大道孔宣胡静

2021/11/26 6:26:57 作者:kvhjg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大道孔宣
洪荒:大道孔宣
作者:kvhjg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洪荒,化身孔宣,天地间第一头孔雀,号称圣人之下无敌手,一手五色神光连圣人都敢刷。但是最终的结局却是被收为坐骑。而这一世,开启逆天系统的孔宣,带着从后世来的灵魂,注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天骄流,碾压一切)(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李家康连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同志你好,”李家康和刘克握了握手,“我是渤海集团的人力资源总监李家康。”

“你好,”刘克说,“我们今天来是想找姜黎,她来上班了吗?”

“来了,来了,”李家康犹豫了一下,“我能冒昧地问问,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

“哦,”刘克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事,“也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情想找她核实一下。”

“具体是什么事情,我可以问一下吗?”

“这个……抱歉。”

就在此时,姜黎突然推门而入,当她见到办公室里的警察时,不知为何,心里一阵亲切,因为她莫名地想起了沈警官,想起了沈哲。

“李、李总,你找我?”

“不是我找你,”李家康看着面前的警察说,“是这些警察同志找你。”

“找我?”姜黎的心里莫名地一阵紧张,因为她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已经失联了许久的李洁。

刘克回过身看向面前的姜黎,他一脸严肃地问:“请问,你是李洁的室友吗?”

……

海市公安局。

“什、什么?”姜黎的声音在抖,“李洁她……死了?”

“嗯,”刘克给姜黎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姜小姐,你别激动,喝口水。”

姜黎接过杯子,可是她的手一直在抖。

“是这样的,姜小姐,”刘克说,“我们发现,在死者遇害当晚的十一点十七分的时候,你曾和死者有过通话,对吗?”

“没、没有。”

“没有?”

“我是说,李、李洁接了电话,但是她、她没有说话。”

“一句话都没说吗?”

姜黎摇了摇头。

“那么你都和她说了什么。”

“我问她,”姜黎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沫,“我问她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

“她平常都几点回家。”

“晚上十点以前一定回来。”

“她平常都喜欢去哪玩。”

“不知道,我只知道,”姜黎重重地叹了口气,“我只知道她喜欢去街角酒吧喝酒。”

“她最近心情如何。”

“刚和男朋友分手,可能心情不太好。”

“我看到她给你发过短信,对吗?”

“你们确定李洁是被人杀害的吗?”

“基本确定。”

“那我想,”姜黎心有余悸地说,“那条短信不是李洁发的。”

“不是她?为什么?”

“因为她从来都不发短信,我想,那条短信应该是凶手……发的……”

“嗯,”刘克点了点头,“最后一个问题,姜小姐在四天前的晚上十一点到凌晨零点之间在什么地方。”

“我去了街角酒吧。”

“和谁?”

“和我的上司,李家康。”

……

姜黎从公安局里出来的时候正巧撞上了沈哲。

他们擦肩而过,却又几乎是同时回过头看向对方,那几秒钟的对视仿佛让时间彻底凝滞。

不知为何,姜黎的回眸让沈哲的心里莫名地一阵悸动,尤其是当姜黎礼貌性地朝他微笑时,他总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明媚温暖的笑容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尤其是她的那颗可爱的虎牙。

姜黎的心里同样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是陌生人,可为何却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姜黎没有多想,她对送她出来的刘克说:“刘警官,不用再送了,你留步吧,谢谢。”

沈哲站在原地看着姜黎的背影,那一瞬间,他想起了记忆中的姜黎,但他随即便否定了刚才的念头。

不会的,不会的,不可能是姜黎,这世间不可能有如此巧合的事情,何况,已经十四年了。

这十四年来,他一直都守在电话边,即使他的父亲去世后,他也一直没有将固定电话停掉,可是姜黎却从未联系过他。

即使真的遇见了姜黎又能怎样呢?他现在已经结婚了,何况,少年时的懵懂的感情早已被时间冲淡,他们都长大了。

姜黎的背影逐渐远去,直到刘克拍了拍沈哲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

“沈队,你在发什么愣呢?”刘克循着沈哲的视线望过去。

“啊?哦,没什么,”沈哲清了清嗓子,“对了,刚才的那个女孩是谁?”

“刘洁的室友。”

“哦。”

“怎么,沈队你认识?”

“我?怎么可能。”

“那你盯着人家看干嘛?难不成……”刘克一脸的坏笑。

“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揍你。”沈哲愤愤地威胁道。

……

姜黎。

当刘克对沈哲说,刘洁的室友叫姜黎的时候,沈哲的心彻底慌了。

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她的名字、她的笑容、她的那颗虎牙……

不,不可能。

从警这么多年,沈哲一直都对自己的直觉很是自信,但是这一次他却不愿意相信自己,在他眼里这一定是巧合,相同的名字、相同的习惯,仅此而已。

可是那个女孩的笑容却始终不断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那明媚的温柔的笑容他明明很是熟悉,难道这也是他的错觉?

姜黎在沈哲的脑海里的模样一直都停留在十四年前。

已经过去了十四年,姜黎早已不是孩童时的模样,他也无法想象姜黎长大之后会长成什么样。

他下意识地将那个女孩和他想象中姜黎长大后的样子进行对比,有些像,又有些不像。

“沈哲,你在想什么呢?”胡静在床上躺下,依偎在了沈哲的怀里。

“没什么,在看书。”沈哲将书放下,揉了揉眼睛。

“你哪里在看书,你的眼一直都盯着前面的墙。”

“有吗?哦,可能走神了,”沈哲笑道,“最近的案子有些棘手,所以……”

“沈哲,”胡静打断了沈哲,“那件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沈哲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当然是……”胡静害羞地说,“要孩子啊。”

“太早了吧。”

“不早,一点都不早,”胡静从沈哲的怀里离开,“爸爸在世的时候你还满口答应,怎么爸爸一去世你就立马不愿意了呢?”

“我不是不愿意,”沈哲搂住了胡静的腰,“我只是想再过两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青春怎么了在线阅读第3章

    浴火战队训练室内,老楚和李宏观战,沈铮作为队长指挥,五人全部准备好,游戏开始。比赛是5V5,地图分为三路,上中下,上路和中路分别一个人,下路两人,是ADC和辅助,还有一位是打野,负责地图中的野怪。老楚看到程昱一开始就补兵落后,不由得冷笑。青训赛上,程昱的补兵一直领先,现在遇见真正的强手,原形毕露。过

  • 超神学院:反杀穿越者在线阅读第三节

    原来她是杨教授和陆教授的女儿,顾衍昀不禁莞尔。也只有这种父母伉俪情深的书香门第才能养育出气息这般干净的女孩,毕竟美好的东西总是需要用心去守护的。前来接送兄妹二人的司机已在校门外等候多时,顾衍昀敛起嘴角的笑意,恢复了往日眼底波澜不兴的模样。是时候去拿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了。顾陌晚在飞机从所谓的异国他乡起

  • 第二次人生在线阅读第6节

    日头渐斜,开始往西边沉沦。高之叶牵着那匹白马,从白日走到了黄昏。唐国的那条官道笔直而且狭长,从深宫出发,沿途经过了十七城,除了之前那队来自夜云城的骑兵营,陆续还有其它城池的兵马将领顺着这条官道来拜见入世的皇子。只是有高之叶在,那些将领不敢久留,只是微微寒暄,便开始逃离。一路平安无事,只是有些无聊。唐

  • 网游之创世战记在线阅读第10章

    明湘受到金钱的滋润,夜里做了一晚上的美梦,兴奋至极。梦里她坐在王座上,拿着最昂贵的宝石扔着玩,一个个都砸在了赵据头顶上,看到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哈哈大笑。只是后半夜的时候,这个梦就变了味道。她梦到赵据一只手提着她,凶狠地要把她挂在文华殿前的横梁上。梦里她非常有勇气地拼命挣扎,手脚并用。但不知道是不是潜

  • 万界系统学院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一趟奇妙的雪夜之旅结束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UKYO的出现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什么小插曲一样,他只出现了那么一瞬,随后便彻底消失不见了。因为UKYO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所以在他离开医院后,我连一个能去找他的地方都没有。对于UKYO的“失踪”我觉得有些遗憾和担心,毕竟那是同我一起经历过那场浩劫,且

  • 一品小道第6章在线阅读

    “是野猪啊,快跑!”张家两兄弟是反应最快的。之前有何爸爸上山打过兔子的两人,从父亲嘴里知道了不少遇到野猪该如何解决的办法,最简单安全的方法当然是上树了。“快上树快上树。”张茂青青当机立断扔掉了背上的柴火。农村的孩子就没有几个不会爬树的,这片林子的树都不算是那种难爬的,上去自然就安全了。理论上来说是这

  • 咖啡店老板第2章在线阅读

    意大利彭格列本部“……以上就是普莱西顿家族有关联姻的协议说明。各位有什么看法吗”泽田纲吉扫过自己的七位守护者和家庭教师里包恩,一脸无奈。“开玩笑,他们难道把十代目的婚姻当作可交易品吗!”岚守狱寺隼人当即拍案而起,反对道。“Kufufufu~主动让出在日本和北美的势力,并附赠两条运输线。这嫁妆……啧,

  • 重生之四相记事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我成精后的第五百个年头,我整日躲藏在这紫竹林中不愿出去,连姐姐也拿我没法子。虽她时常趁着替我梳头时开导我要多去尘世历练才能早日成仙,可她却不知我根本没有成仙的想法。转眼春夏交替,这日紫竹林里下起了雨,磅礴的大雨。我望着还灰蒙的天空,想象起放晴后的彩虹,心情渐好了起来。我与他相识便是在雨后彩

  • 盘古也疯狂在线阅读第6章

    叶君落见他脸红,轻笑起身,走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水给白亦辰倒了一杯,拿着水杯,走到白亦辰面前,边走边说:“都多大个人啦,还怕吃药。”说着便把水杯递给白亦辰,白亦辰接过水杯,正要开口,却被叶君落打断:“别说话,先喝水,把水喝完后,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白亦辰点点头,便把手中的水,一口喝了。把水杯递给

  • 佘万元的遗梦之薄荷(1)(6)

    作为演出团体,凌婳及同班同学不走正门,走的是直通后台的小后门。然而从车上下来,透过正门外墙那一整面的明净玻璃,遥遥瞟见其中前厅是乌压压的一片人,冯翊不由得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老师之前不是说每年的大戏都没人看,还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吗?”循着她视线,齐楚楚也往那边看了一眼,惊了下,小声猜测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