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百花大帝天下第一

2021/11/26 5:51:40 作者:老三的左手 来源:17K小说网
百花大帝
百花大帝
作者:老三的左手来源:17K小说网
天元历1214年,天元王朝在经历了数百年的繁荣后,终于是盛极必衰走向了衰亡,其时天下大乱群雄崛起,所谓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且看谢长安是如何从一个山野小子一步步的走向武学巅峰并一统天下,建立百花王朝,成为后世敬仰的百花大帝!

长安城有武学大家,一手荡狼枪法闻名天下。

又是一年三月十九,正是桃花灿烂的季节,城外的桃花圣地已然停满了来赏花的汽车。

一个背着长布条的男人走进长安城,步伐沉稳,一呼一吸间都有着莫名的韵味。街道上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到处是回城与正要出城的人群,男人魁梧的身材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一身青衫,脚下踩着木屐,奇异的服饰在复古文化正浓的长安,倒不如不似凡人的魁梧显眼。比普通人高了许多的脑袋四处张望,搜寻着熟悉的小巷。

从擦肩比肘的人群里穿过,直到一个巷口生着两株杨柳的小巷,闪身进去。长长的小巷里铺着长满青苔的青石,狭隘的天空投下模糊的光影,在初雨地上的水洼里熠熠生辉。一步一步的朝里走,越走步伐越灵动,时而力满,时而力虚,已然是开始热身了,毕竟要对战的,可是当今的天下第一。直到目光里出现了一个桃园,桃园用简陋的木棍围着,里面有一个不符合这座大城构造的小木屋,木屋门口斜着一杆银枪,反射着想要露出头来的太阳,可是反射出的却是森森冷芒,宛若恶狼利齿。

一个中年人正坐在门口有一口没一口抽着手里的烟。仿佛知道男人会来,把烟按灭在身侧的烟灰缸里,里面已经是燃尽了许多烟头。

中年人起身,正了正身上的唐装,坐着不显的身材竟然也意外的高大,弯腰取过身侧斜着的银枪,随手刷了个枪花,抖落上面零星的雨水。

目光平静的看着推门进来的年轻人,眼眸分外清澈,倒映着满院飞花,平凡的叫人不敢相信,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缓步走到铺着青石的路上,路上没什么青苔,可以看出常走,此时一地落花,不难想象这院子刚遭受了什么样的风雨。

天,又下起了蒙蒙细雨,微风带着花瓣砸在两人身上,像减缓了凝重的气氛,又像点燃了两人一直凝聚着的势。

男人把布条从身上解下来,从里面抽出一把带鞘的宝刀,宝刀鞘上雕龙刻凤已然能看出几分不凡,男人轻轻把刀拔出一道缝隙。相隔数十米的两个人突然开始冲刺,只见寒芒一闪,一记刘家闻名天下的拔刀斩正好斜斜的劈在枪尖,斩落的雨丝与飞花纷纷惊的四处逃窜。

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杆银枪却只是稍稍弯曲,再细看,能看到枪身上遍布着细密的麟纹,正是长安武学大家霍家的祖传名枪-荡寇枪。

有道是古来兵器,一寸长一寸强,可男人手里的刀,却硬是压着长枪打。

一个回合过去,男人转身,把刀举于胸前,宛若秋水的刀身倒映着男人硬朗俊逸的容颜,也倒影满院桃花。

又是一个冲刺,刀与枪狠狠撞在一起,男人用刀背滑过荡寇枪,临近末尾,刀锋朝后一挥,尖锐的破风声响起,中年人欲背枪抵挡奈何刀背滑过的气力还没有卸完,实在有心无力。刹那间,一道血痕挥洒在满院落花上,斜斜的飘到一颗布满伤痕的桃树上。

大漠胡映月的照日刀法,背斩;配上刘家力道沉重的开山式,当得起一句天下无敌!男人收刀,秋水刀身上竟然不见血迹,缓缓收鞘,刹那间,男人的眼中仿佛天地间就只有这柄杀人刀了似的。重新把刀用布细细包好,背到背上系好,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一阵风吹过,一片片花瓣盖住满院狼藉,闻名天下的荡寇枪也只斜斜的插在桃树旁,撑着中年人高大的身形,死而不倒。

中年人的眼睛未闭,一对微眯的眼睛看着不远处新翻的土地,土地边还立着一把锄头,一派乡野如画的模样,也不遗憾,至少余生还算过的不错。

合上简陋的篱笆门,在不知何时围上来的满身素缟的人群里缓缓前行,一个少年从人群里冲出来,手里拿着小巧的匕首,狠狠的刺在男人的腰间,鲜血从腰间喷涌而出,少年拔出匕首后转头像是在炫耀,仿佛再说,你们看,所谓的天下第一也不过如此,我只是轻轻一刺,他就倒了。

“霍云!!!“最后在耳畔响起的是一声惊怒的喊声。

男人看着天空,想起了自己的师父,自己的杀父仇人!那个历经风霜的男人,教自己刀,教自己书,教自己...杀人技。最后死在自己刀下。

“记住,千万别让自己受伤,哪怕是一根针,都能要了你的命!“自从得知自己有热血病,便每日都能听到师父的叮嘱。

“刀客只杀挑战者,侠客只平不平事。做任何事都要对得起自己手里的刀。我与你父亲的决斗光明正大,你要杀我,是仇恨还是挑战?如果是仇恨,你动手吧,我不会还手,如果是挑战,你可能会死!“得知自己的恩师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年仅十三岁的刘御无法承受,足足昏迷了三天,而杀父仇人却如慈父一般的照料着自己!

“出刀吧!”少年迎着被风吹起的沙粒,直直的盯着不远处的自己的老师,看着那标志性的黑色的斗笠缓缓被取下来,看着男人严肃的脸,看着男人轻轻的让腰间的唐刀出鞘!记忆里的寒芒一闪,竟然就成了刘御前半生与后半生的诀别。

刘御的眼眶渐渐湿润,原来临死前,生前的一切真的会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浮现啊。突然一股浓郁的渴望浮现在心头,好想回去,回到十三岁之前,好想回到师兄弟中间,好想告诉师妹,自己也喜欢她......好想,好想跟师父说一句,我后悔了!

漠北风沙吹不尽少年傲气,十三载寒暑利刀磨技斩仇敌!

仇敌!仇敌?仇...敌...

你悔吗?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声音。

悔!刘御想着,或许自己真的后悔吧,对吧,自己是后悔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那声后悔,一定是自己的心里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迹之秦时明月之浪子夜庙

    “废物,滚吧,我们再也没有你这个不孝子咯!”“这些年我们尽力了,实在是养不动你了,只能让你自生自灭了。”“这是你的鞋子,穿上有多远滚多远吧。”一位蹒跚的老大叔正在对着一位邋遢的青年咆哮,正向他扔出一只旧鞋子,边上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妈正在哭泣。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带着小孩在边上指指点点,看向青年的目光充满了

  • 阿拉德之剑第9章在线阅读

    南宫云川虽看似平易近人,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便知这不过是他维持的一种假象罢了。看似亲切实则疏离。没人能靠近他周身半米以内,即便有人试图接近,也会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对他来说,半米是最安全的心理距离。可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少爷身边竟然坐着一名少女,而且距离还那么近,就连家主也没有这待遇啊~今天这是要下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