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这个系统有病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11/26 5:34:10 作者:键盘真的坏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系统有病 [参赛作品]
这个系统有病 [参赛作品]
作者:键盘真的坏了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系统有病!我要的是桃花!是万千美男爱上我!为什么给我绑定学霸系统!妙龄少女,学到头秃闻者掉泪,见者伤心如果觉得文还可以,可以收藏一下哦感情戏很少,慎点本文的设定里获得系统的主角并不优秀,恋爱脑,守财奴,暴躁狂,虚荣精,自私鬼都有……后期他们会成长成不同的人收藏作者新文,收获更多快乐~感谢小伙伴们的收藏评论。

很显然,班长告诉了她一个十分可怖的消息。

楚恬面色无异,但小心脏却微微一紧。

手指轻轻摩挲着卫衣上的毛球球,无意中扯下了一戳毛。

做着最坏的打算,她拿出笔在课本上签起自己的名字。

忽然,啪的一声,有人将篮球直挺挺地砸在她面前的桌面上。

没握稳笔,楚恬的恬字被拉长,最终崭新的书页被剌上了丑丑的一笔。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女生一跳,她睁着惊恐不已的小鹿眼看向过来的人。

只见一个一米八几的男生,十分有压迫感地站在她面前。

或许是七中这个班的同学从小家境富裕都吃得好,一个个人高马大的,对比起娇小的楚恬来说,简直算是巨人。

只见这个巨人满是不耐烦:“哎,我说新来的,你丫挺拽的啊。上节课故意丢我球是吗。”

那语气,显然是来找事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挪向了这边。有好奇的,也有看好戏的。

楚恬抬着头,鬓发叠在她的脸上,本来就小的脸,衬得愈发的小。

那时谁都以为接下来新来的会说一声抱歉,可能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那看着柔柔弱弱的女生一本正经地一句:“手、手滑。”

“嘿!”陆凌霄又要抱起球砸桌面。

倒是林梓纱站出来推了陆凌霄一把:“你丫有完没完啊,人新来的,你别第一天就惹事啊。这人以后我罩着了。”

“嘿!!!她谁啊,一来你就罩着。林梓纱有你什么事啊,你知道那门卫大叔把我训得有多惨吗。”

“那也该怪你每次和秦瘾他们逃课害他们被校领导批。”

“说得你不逃课似的。”

“没你那么明显。”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拌着嘴。

楚恬唯有无奈地埋头继续写字。

良久,吵够了。

林梓纱坐下来,语气深重。

“哎,小可爱,今天这事儿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啊。”

虽然不习惯她给自己的昵称,但楚恬放下笔很乖地点了点头。

“不过听你林姐的话,你后桌那个最好不要惹,他叫你干啥呢,只要不太过分,你就应着就行了,千万别正面杠,反正我会帮你的。”

“为什么你这么帮我……”

林梓纱的笑容突然变得狡黠:“上一个坐这能让我抄作业的,被弄走了。而且我知道你学习成绩好,不然老任也不会这么着紧你,以后老师布置作业呢你让我抄抄答案,我就好好罩着你。”

啊……还能这样的。

不过有人罩着自己,总归是好的。

于是女生微微一笑,牙齿白得像是新月:“好!”

——

来的第一天,楚恬迷迷澄澄的。

统共就只上了一节课,因为错过了第一节,而第三节课是自习课,第四节课则是学校每周一惯例的活动课。

楚恬从班长那要来了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坐在座位上勤奋地写写写。

大抵活动课刚开始,就有人过来用笔盒,敲了敲她那战栗不已的桌面。

十分随意:“喂。你们班秦瘾呢。”

楚恬摇摇头:“不知道。”

自拿了她一块糖果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那你记得告诉他待会别逃学,他家车在校门口逮着呢。”

“嗯,好。”

来的人交代完就走了,而他前脚刚走,后脚秦瘾便回来了。

似乎去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球。回来时,峻黑的发湿漉漉的,身上的球衣也仿佛能捏出一把水来。

楚恬不太喜欢靠近汗腺那么丰富的男生,但出奇的是,秦瘾身上没有难闻的味道。

他拿出小方巾擦了擦脸颊。

楚恬挺直了脊背,不敢再朝后看。

直到男生将那块小方巾扔在她肩膀上,打了个招呼:“唉,新来的。”

楚恬一边嫌弃地把方巾取下,一边转过身要把它还给他:“我有名字的,我叫楚恬。”

“楚恬……”他低低念了声,随后套上T恤,声音有运动过后的沙哑,“我叫秦瘾,我想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楚恬点点头,想回个久仰大名,但是没那个胆子。

她现在只想安安分分度过剩下两个月,然后好在下个学期换座位。

男生看出了她对自己的害怕,嘴角一扬,闲散地往桌子上一靠,没去接她递过来的东西,只道:“还给我干什么,交给你是想让你帮我把这块方巾洗干净。还有……等会我走了,有人问起来就说我在厕所。”

末了又跟了句:“听到没?”

楚恬点点头,在爸妈面前都没那么乖巧。

男生没多呆,拎起他的书包,直接跳出了窗户。

二、二楼。

楚恬惊坐起连忙趴在窗户上查看。

好在男生没怎么样,已经散漫地走在了学校的草坪里。

“秦、秦瘾!”

她想叫住他,因为她忽然想起刚刚有人交代她最好别让他逃学。

谁知男生听到了她的呼唤,却只扭头往她的方向看,用双指从自己的眉间往前一划,随后大步跑远了。

“啊……别走啊。”

完了。

明天自己大概会被揍的吧……

恰逢林梓纱跳完啦啦操回来休息,看到自己的同桌正垂头丧气地写作业,而桌面右上角放着绣着“秦瘾”两字的方巾。

奇了怪了。

“秦瘾怎么会把这个给你。”

楚恬唰唰写着题目答案,柔着声音回答:“他说让我把它洗干净。”

“嘿,这混蛋差使你来一点也不手软。不过这块东西平时那二世祖碰都不让别人碰的。他竟然舍得交给你。”

楚恬没有多想,用笔盖戳戳自己脑袋,语气是很严肃的玩笑:“大概……他觉得我很老实吧。”

林梓纱被她逗笑了。

“话说你那么积极做作业干什么,学校规定高一高二不得上夜自修,你回家想怎么做怎么做,现在是活动课,出去玩一会儿呗。”

“嗯?”

见她不懂,林梓纱拽着她起来:“走啦。你今天刚来,得多跟同学互动增进感情,埋头写作业像什么样子,走,跟我去一个地方,保证刺激。”

“可我真的……”

“小可爱,不要拒绝我哦,拒绝的话,我会伤心的。”

见她这么说,楚恬也实在不好拒绝。而且作业也只剩下最后那道解不开的大题,大不了回家做。

于是她答应了。

林梓纱要去的地方也不是很远。

两个人穿过小树林来到学校后边的垃圾清理处,踩着几个废弃的垃圾桶站上去,一起朝外望。

楚恬微微担心,“我们还是不要逃课了吧,马上就放学回家了。”

她以前没逃过,以后也不想逃。

林梓纱听了摆摆手:“不逃,不逃。我带你来这啊,就想和你看一场刺激的打斗。”

什么……

果然,很快就有一群人推搡着一个男生过来了。都穿着本校的校服。

不过他们都没发现她们。

团体中为首的男生是陆凌霄,痞里痞气地拎着校服外套,带着一帮小弟逼近那个面容畏畏缩缩的男生。

人群后跟着的是秦瘾,他身上的痞气有,但更多的是贵气,一看就和那群人不算是完全一伙的。

他单独存在,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团体。

楚恬之前还以为他逃课是去网吧或者球场了,原来他逃课是来打架了吗。

抿抿嘴,她更有点儿抵触以后跟他有任何相处的机会。

毕竟她不喜欢暴力的人。

不过还是让人很好奇:“纱纱,他们……为什么要打起来。”

林梓纱撑着下巴,说话含糊不清,但也能知道她说了什么:“那个要被揍的男生是隔壁学校老大在我们学校招的小弟,专门敲诈勒索我们学校的人,前几天不长眼,敲诈到秦瘾妹妹那去了。”

“秦瘾还有妹妹?”那是不是还得加个“不能得罪的人”的名单?

“没有血缘关系的,你也知道有些人就是爱认干弟弟干哥哥的。况且那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喜欢秦瘾不直说,各种绿茶别人。我以前也喜欢和秦瘾他们玩,但那个妹妹各种内涵我。我玩得不舒服,不能改变他们,还不能改变自己吗。”她指了指那,“否则出现在那里的人一定有我。”

楚恬双标了,夸赞她:“女、女中豪杰。”

“那是,我看不惯的就会想办法阻止,也因此常常成为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那就问题学生呗,怕啥。”

楚恬很是佩服。

两人这还在聊,下边却已经开揍了。

但动手的也就只有打头阵的陆凌霄。

“让你乖点听见没,认隔壁老大什么意思,不知道人在七中该听谁的话吗?”

那被揍的男生一屁股摔在地上,顿时嚎叫起来,回过神后连忙念叨着别打了。

“瘾哥,瘾哥最大,陆哥别打了,我以后不会再干了,我一个小喽喽也没办法啊……”

被“点名”的秦瘾用手分开挡路的几个,走到人群前,半蹲下,桃花眼看着那瘦小的男生。

说话时,带着豪门少爷的傲气与不屑。

“陈一,拉帮结派没问题,但是敲诈勒索的勾当就免了吧,嗯?还敲到我罩着的人身上了?”

“不敢了,不敢了,瘾哥。放我一马吧。”

“我们学校吧,人都太善良,有些恶不会作。但是别的学校惹我们呢,我们也不怕。”

“是是是,瘾哥你大人有大量,以后我绝对不会帮着别人打我们学校同学的主意。”

“好。回去转告你大哥,要是再打我们学校学生主意,别怪我秦瘾砸他的场子。”顿了一下,男生忽而从兜里抽出两张毛爷爷,盖在他身上被人踩的一抹黑脚印处,不屑一笑,“至于你呢,揍我就不揍了,瘦骨嶙峋的怕伤了我的手。就送你点钱买件新衣服吧。”

陈一被这急转直下的剧情,搞得一愣。

却见背对自己走出人群的秦瘾,挥手吩咐了句:“把他衣服扒了,给流浪猫搭个猫窝。”

周围人,尤其是陆凌霄一听,乐了,忙带着几个小弟上去扒陈一的校服。

陈一免不得一顿哭丧。

看到这里,林梓纱也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许是发出的声音大了,被走出人群的秦瘾耳尖听到,他扭过头来看向围墙。

那十分有穿透力的视线与一旁不明所以的楚恬对上。

吓得女生心活生生地一跳,连忙拉着林梓纱蹲下来。

缓了好一会儿因吓到而跳得激烈不已的心。她表示不想再待下去。

随后也不管林梓纱,连忙爬下了围墙。

而另一端,秦瘾孤身对着围墙那笑。

他用牙撕开芒果爆浆糕的包装纸,轻咬了一口。

嗯……甜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穷小子遇上富千金之武道大会(三)

    观众席上,众多女观众早已经被太昊承天的迷人外表所倾倒,一些花痴类的女生,在看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早就把自己身边的男人忘得一干二净了。“看到没有,刚才太昊承天的那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由四条银色气龙汇聚成一条火龙,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看起来好像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般,这传承了上万年的家族底蕴就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之绝对的安静(4)

    詹东听到我这句话,表情愣了足足三十秒,他似乎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可能是我的表情误导了他,因为我脸上没有半分的伤心之色,反而是多了一丝解脱。詹东舔了舔唇,握紧我手说:“莱莱,你别吓我。”我说:“是真的,没有骗你,我也是才得知。”詹东不敢置信说:“可是怎么会这样?前一年不是才好好的吗?”詹东太着急了,他很

  • 网游之雷龙风行主角是谁??

    写到这儿,关于华之国西南处某深山之中的事情,也就先就此打住了,因为那个玄龙呀,烈虎呀,白头鹰呀,他们根本就不是主角嘛,至于那个金黄色寸头,作者连提都不愿提及他的名字的家伙,当然,更不可能是主角了……大家都知道的,无论什么样的小说嘛,肯定都是围绕着主角展开滴嘛,所以啦,本书也不例外了,呃……那么本书的

  • 火影:开局在木叶当下忍在线阅读第5节

    “叔叔,阿姨小兮她刚刚醒了是吗?”杨蓁蓁诧异又惊讶的道。“唉!”夜兮的父亲夜昊叹了口气,自责的道,“都是我们不好,平时忽视了对小兮的关心。”夜兮的妈妈苏涵,带着深深的愧疚,伤心的擦着眼泪哽咽的说道,“我们不应该逼着她要考全年级前十,只关心她的成绩,如果人都没了要成绩有何用,刚才小兮冷漠的看了我们一眼

  • 王者荣耀之南鸢未归之金麒的赌咒(9)

    距离净魂殿遥远的内区,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梁画栋,飞檐盘龙,金鹤独立,看起来甚是雄伟和精美。殿内广阔的大厅上,正跪伏着各种生灵,一个个战战兢兢,惶惶不可。它们的颤抖,更显得大殿悠远深沉,亦增加了不少神秘。这些生灵,一个个只有骨架,没有血肉,全身金色,布满着各色符文,眼睛俱是更深的金色,亮亮的发着

  • 开局一亿元之不宜出门(修)(3)

    Page7伊清浅研一的日子大体可以这样形容,各国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然后帮导师杂役,PPT,论文,杂役,PPT,论文……最后回到宿舍睡觉,和舍友打混,和舍友打混,睡觉……无限循环ing。都说研究生大部分时间就是帮导师打杂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伊清浅从一次又一

  • 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之落霞门之难

    我直接来到两个男道人的身边,我直接跳到他们的桌子上,然后自认为很嚣张的说:“你们说的他们是那个门派?”那两个男人很疑惑的看着我,见我只是个小孩子,虽然嚣张,但是似乎没什么仙力,他们也就跟本忽略了我的状况,他们更嚣张的说:“小不点,滚。”我怒了,从出生到现在,似乎只有我叫别人滚的份吧,我随手一会,两个

  • 奢望清单[无限]在线阅读第四节

    都背叛了自己,她又何需时刻挂念着他,为他保护着自己。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话着未婚夫与自己妹妹的事情,她越想越自嘲,扯下被子赤着脚往外走去。细细地观察着房间,她猛然想起,自己明明就在森林里,被一野猪追赶,然后就被男子甩下了湖,剩下的她都忘记了,而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在这间房间里,根本就无人能给她一个明确的

  • [游戏王]当游戏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菲将手中的文件垫在屁股下面,一副静若处子稳如泰山的模样等待着露面的人,果然,拐角处男人挺拔伟岸的身躯出现了,兀自让这沉郁黑暗的牢房熠熠生辉。苏菲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这么快就来了,也就是说,书房有监控器了。夏辰宇进到地下室,挑起苏菲的下巴,嘴角泛起的笑意冷冽道:“本事不错啊!居然敢教唆我儿子去偷我

  • 开局炼化本命生死蛊在线阅读不信邵先生是第一次

    温柔的夜色并没有把他衬托得柔和,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凌厉,深邃的眼眸冰冷,他是推开地狱之门的死神。也是她心中的魔鬼。“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发生了那些还不够么。她满心的念头就是在他身上划一刀,可现在的情况是她并不能动弹半分。邵霆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美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自己做了什么,我又为什么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