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重生之娇宠美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11/25 18:36:26 作者:叙白瓷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娇宠美人
重生之娇宠美人
作者:叙白瓷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控制欲》正在连载,求收藏~阮甜嫁给了人人畏惧的厉王,她决心在后院小心翼翼的活一辈子时被他拧了脖子。比这更可怕的是。她重生了,被厉王看上了。前排提示:男主控制欲很强,不是什么好人,介意勿点!勿点!看了前三章觉得不适的小可爱请及时点叉哟,人身攻击会反弹。本文完全架空。盗文网站猖狂,码字不易,本文已开启防盗,望小天使们理解!推荐自己最新完结文:《我可以亲你吗》推荐自己的预收文:《情难自禁》南大新来了一位教授,模样清隽,气质儒雅。虽说只是代课一个学期,但还是在南大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以往人人避之不及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前任见面呢?

当事人的心情不知如何,反正知情群众们看着相对无言的前未婚夫妻,很是尴尬。

楚明渊身后跟了两个警察,一个高大胖,一个鸟窝头。两人无声地交换着眼神,不知道谁先开口才好。

出警现场呢,老大总这么盯着人家姑娘看,怎么回事?说好了一心为公绝无私情呢?

高大胖胳膊肘捅了一下:你去提醒老大别看了。

鸟窝头捅了回去:不,你去。

两人正推搡着,把气氛炒的更尴尬,一附院那边尴尬癌都快晚期了。孙副院长赶紧上前,赔笑着问:“楚督察,怎么劳烦您来?我们刚准备报警呢。”

楚明渊脸色冷如寒霜,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想什么。他看了旁边的高大胖一眼,高大胖马上调和气氛:“刚好路过。孙副院长,怎么回事,你给说说。”

刚好路过?林静皱着眉头回忆,发现警车确实是从郊外开往城区的。

她沉默着不开口,孙副院长作为带队领导,只好把情况说了一遍。“……就是这样,唉。”

高大胖没说话,只是挥挥手,便有其他警察上前,先把司机控制住,再去检查车轮底下的流浪汉。

“老大,副队,受害人已经死了,身上有碾压痕迹。”

司机老张听到“死了”两个字,又是浑身一抖。他仰起脸,看着高大胖,又看看楚明渊,神色麻木又绝望。

“扣留双证,叫车支援,带回去做笔录。”楚明渊下令,“全部。”

跟来的警察分成三拨,一些将司机老张从地上扯起来,押上警车。高大胖和鸟窝头分别给法医和局里打电话,还有一波接管了一附院的大巴车,准备带回去做痕迹检查。

林静发现自己是个尴尬源头之后,就躲进了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假装自己不在。但是一听楚明渊的吩咐,她就站不住了。

她本来就着急,担心她的小可爱没饭吃饿着,楚明渊还还要带人回去做笔录!

玄学管理局离她住的地方天远八百里,等做完笔录回到家,都要三点了!她家林小骨饿着怎么办?

林静一时没忍住,扬声说:“楚督察,你是不是瞎?”

话音未落,高大胖刚接通的手机就咚的一声落在地上,整个警队都呆住了。

他们怀疑自己听错了。

前任嫂子,说……说什么?他们老大楚督察,眼瞎?

这哪是老大眼瞎?是前任嫂子吃了豹子胆把!

楚明渊一转头,高大胖和鸟窝头同时伸手挡在他面前。

“老大别冲动!”

“老大这是……”鸟窝头差点把“咱嫂子”两个字说出口,好险改了过来。“这是女人!不是咱兄弟!”

楚明渊不语,低头看了挡在面前的手臂一眼,高大胖和鸟窝头同时缩回手,讪讪的不敢说话。

再一抬头,那玲珑的身姿从阴影里走出来。

妩媚的脸上满是不耐烦。

楚明渊觉得她陌生得很,也努力将她当陌生人,问:“什么意思?”

“人不是老张撞死的。”林静说,“亏你还是督察的,这点都看不出来?”

“嫂……林医生。”高大胖给她挤眉弄眼的暗示,提醒。“断案要讲证据的。”

林静走上前,脚尖在盖着尸体的白布旁点了点:“尸体就是证据。”

时值初冬,A城已经快下雪了。她一身毛呢大衣配毛衣牛仔裤,中规中矩的打扮,伸出的腿被牛仔裤裹着,纤瘦笔直而长。

牛仔裤和高跟鞋之间,细细的一截脚踝。

楚明渊的目光在她脚踝上滑过,精准控制着落点,在尸体上,抿着嘴没说话。

鸟窝头问:“林医生,尸体怎么了?你能治好了让他说话?”

“不能,但尸体是受害者对凶手的指控。”林静漆皮单鞋,鞋头尖尖,她足尖一动,就把白布给掀开了,露出伤口狰狞的尸体。

“看到没?车轮碾过的时候,受害者就已经死了,黑色塑料袋不是流浪汉裹着睡觉的,是凶手拿来裹尸的。”

高大胖和鸟窝头睁大了眼睛,现场附近的路灯坏了,除了车灯,就只有众人的手机自带手电筒。隔着老远的距离,除了血肉模糊,什么都没看到。

林静皱着眉,抱着手臂说:“黑色塑料袋上的血迹新旧重叠,一部分已经半凝固,另一部分才溅上。车轮碾压痕迹下面,还有别的伤口,那才是致命伤。”

这话一出,连楚明渊都不禁神色一动。

她的意思是说,凶手先杀人,再抛尸在路上,嫁祸路过司机。目的,就是借用车辆的碾压掩盖受害者的致命伤!

林静继续开口:“所以,老张最多是个碾压尸体的过错,不是撞死人。凶手但越是急着掩盖,就说明致命伤不一般。”

“怎么不一般?”鸟窝头追问,“林医生,伤口是什么造成的?”

“反正,不是人造成的。检验过致命伤,就知道侦破方向。但是怎么侦破,就是你们警察的事了。”林静微微扬起下巴,望向楚明渊。

“现在,楚督察了解了吗?需要再解释一遍吗?不需要的话,现场做个笔录,可以让我们回去了吗?还是你觉得,我们就是嫌疑人?”

这语气……挑衅的意思可太重了!

高大胖生怕楚明渊发难,赶紧出来打圆场:“就算是肇事,也不关你们乘客的事。麻烦各位现场做个简单的笔录,做完就能走了。”

林静这才在脸上露出一丝笑,目不斜视地路过楚明渊,走向高大胖:“高哥,我先来。”

高大胖大名高天朗,一听她的称呼就给吓出个好歹来,他看一眼楚明渊,赶紧说:“别,林医生,你叫我小高吧。”

高哥这两个字,再被多叫两次,他估计就得被老大打死!

“哎,高警官。”林静乖巧地换了称呼。

车灯照耀下,女子面容姣好,气质妩媚。刚才说尸体状况时,她眉目间全是不屑和凌厉,仿佛热烈盛放的玫瑰,明艳张扬。但现在,那凌厉沉浸下去,常年当学霸而来的书卷气浮现。

书卷气与妩媚混合,便如得道的世外高人眉间的朱砂痣,鲜艳欲流,却又禁/欲高华。

这前后对比,便叫人生出一股差别对待之感。

被差别对待的高警官,吓得背后出了一身冷汗,飞速做完笔录。刚好局里叫的车来了,高大胖赶紧好声好气地将人送上车了。

那神色,只差说一句“慢走不送”。

林静眉目回到车上,什么明艳逼人、鲜艳妩媚全都消失了,又变回了沉静文雅的林医生。

随行的医生们却有些害怕,车子开出好一段距离你,孙副院长才问:“小林,你刚才说那些话……就是尸体什么的……”

“是真的。”林静淡淡地说,“我不说谎。”

车里的气氛死寂片刻,还是孙副院长干笑一声开口:“哈……小林,你还真是多才多艺。今晚,幸亏有你,不然大家都要去警局喝茶。”

林静知道,正常的医生和法医之间隔着患者的生死,是真正的隔行如隔山。但她就不是个正常的医生,她是医修。在原本的世界里,资源匮乏,绝大部分医修都是医术、法医双修的。她既然是医修大佬,会验尸有什么奇怪?

不过,这些话不能说。

林静随便找了个借口:“读医科的时候,悄悄去法医那边蹭课过。”

哦!这么一说,所有人不仅恍然大悟,还心疼起来。

“小林,你……唉!”

林静可不知道他们叹什么气,心里只挂念着自家林小骨,到了最近的路口就让司机将她放下,一路赶回家去。

一打开家门,还没开灯,就感觉一个毛茸茸、软乎乎的东西蹭着她的脚。

“喵、喵呜……”

那声音,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对不起,阿妈下班晚了。”林静一手开灯,连包都没放,先把林小骨抱在怀里,胡噜它的脑袋。

林小骨的眼睛圆溜溜水汪汪的,粉红色的鼻子动了动,小爪子不敢伸出指甲,只是用肉垫搭在她身上。

“喵呜!”

都是楚明渊那王八蛋!林静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锅扣上,然后抱着林小骨到猫碗前,给它倒猫粮,换水。为了表示愧疚,当天晚上,林小骨从猫窝里跳出来,非要睡在她枕边时,林静也舍不得赶走。

“小可怜。”林静的脸庞蹭蹭林小骨的脑袋,关灯睡了。

临睡前还骂了一句:楚明渊,你个王八蛋!害我儿子挨饿!

此时,王八蛋楚明渊正带着高大胖,围着口罩,穿着手术服,盯着法医做尸检。

“黑色塑料袋上的血迹检测结果出来了,是死者的。塑料袋内侧的血迹分成两部分……”

高大胖脱口而出:“血迹新旧重叠,一部分已经半凝固,另一部分才溅上。”

“可以啊,小高,还会看血迹了。”老法医夸着,手上动作不停。“死者的伤口也分两部分……”

“车轮碾压痕迹下面,还有别的伤口,那才是致命伤。”高大胖又一次脱口而出。

老法医抬起头,睁大眼睛:“小高,你别干副队长,跟我学法医吧?我看你天赋挺高。”

“额……”高大胖没敢回答,悄悄地看着旁边的冷面阎罗。

老法医的话证明,刚才在现场,林静说的推断全都是正确的!她是怎么做到只看一眼,就得出法医尸检才能得出的结论?

楚明渊戴着口罩,看不出神色,问:“死者的致命伤是什么?”

“我不知道。”

高大胖一愣,嚷了起来:“老周,你搞什么?一个法医,不知道死者致命伤?这叫我们怎么查?”

“我是真的不知道。”老法医叹气,“小高,楚督察,你们也清楚,我是在警局干法医的,而你们这里,是玄学管理局。”

一句话,把高大胖都说蔫了。

是啊,这里是玄学管理局,不是警局。

十年前,他们所处的世界忽然出现了可以修仙的物质。经鉴定,这就是传说中的“灵气”,这一现象被称为“灵气复苏”。

灵气复苏之后,修仙狂潮出现,不管人还是动物植物,全都开始想方设法吸收灵气,开始修仙。于是世界上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修士,什么符咒师、剑修、阵法师,还有各式各样的动物修炼成妖物精怪。

随着而来的,就是修炼者造成的社会治安问题。

还好在灵气复苏来临之前百多年,就有人会法术,成立了玄学管理处和玄学大学,培养了一批玄学师。世界灵气复苏之后,为了解决社会治安,原本的玄学管理处改名为玄学管理部,与警方合作,在同级警局下设置玄学管理局,专门管理修炼带来的社会治安问题。

但是,玄学警察有了,玄学法医却没有培养。随着修仙类案件不断出现,法医修士需求缺口巨大,没办法,只能从普通法医里抽调人才,进入玄学管理局工作。

但,即便是周法医这类从业二十年的老法医,对修士造成的伤,也无法判断。

没有经验,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从法医室离开之后,楚明渊一直没说话,眉头紧紧皱着。

“老大……”高大胖一直跟在他旁边,他知道楚明渊的担忧。

十年来,因为法医修士的缺乏,已经累积了大量案子。许多就跟眼前这个案子一样,因为不知道死因,连从哪里查起都不知道。

干警察的都知道,命案必须迅速侦破,才能有效震慑犯罪分子。一旦有命案悬而未破,就会有人存着侥幸心理,有样学样不说,连警方的在百姓心里的信任度都会下降。

这一次,又是因为不知道死因,卡住了侦查的进度!

高大胖心里堵得慌,充满了挫败。他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仿佛被无形的鞭子抽着。

忽然,他转头说:“老大,要不,咱们让林医生过来看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之幕后玩家第8章在线阅读

    叶晨可不管这些,他关上了门,立刻走到了秦老爷子身边伸手按住了几个重要的穴位,附耳倾听。片刻之后,一双手宛若游龙,带着银针封住了一些穴道,开始逆转形势。整整十分钟,叶晨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秦老爷子的情况才慢慢稳定了下来。出门,叶晨有些疲惫的坐在门外,洛雪华扶住了他,接着医生们鱼贯而入,想要查看秦老爷

  • 念念不想忘在线阅读第一节

    焕日——意为崭新的太阳,用不同寻常的光亮清理这世间的浑浊与黑暗。与其他的杀手组织不同,焕日从不唯利是图,也不是什么委托都接。他们会通过一个名为“撒旦之手”的论坛与外界沟通,委托人可以通过这里联系论坛博主“撒旦之手”,向他说明自己的委托原由。撒旦之手会对委托事件进行简单的初步判定和甄别,合适的,将委托

  • 《两个我们》在线阅读第十章

    10.拍摄了快三个月的时间,《满月之谜》剧组终于要杀青了。两三月的时间相处下来,有的演员们从互相不认识变成了朋友。导演也是一位又好说话,工作效率又高的导演,所以整个剧组在一起都非常融洽,也很舍不得彼此。除了男主角,和女主角。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真的很无奈了,找不到宣传点不说,连一个两分钟左右的男女主角

  • 这个杀手有点凉之麒麟狮(5)

    三天之后,二人起身离去。十三单手将三宝轻轻的托在背上,急速朝山下飘去,和上次上山相比,十三的步伐明显更加的轻便快捷,三宝只觉得风驰电掣一般,二人很快就来到山谷的草地中央,正是在这里,三宝完成了融血,完成了灵魂的重生,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了赤焰雕的踪迹,只剩下满地的衰草与红毛。这果然不是什么善地,才几天的

  • [综]绝非善类第2章在线阅读

    这些天,宋席之一直在走神。护士长过来给他介绍对象,说家中远亲有个女儿是个公务员,在民政局上班,虽说比他年长三岁,但一句话不是说,女大三抱金砖,问他是否意向。他瞬间想到,可以从民政局下手,寻查施垣是否结婚,又与谁结的婚。“可......”护士长看他的眼神,如果应下了,只怕一顿饭会惹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 蜜桃味儿小贵妃在线阅读第五节

    宁庄旋颇为欣慰地看了两人一眼,就在深夜离开了。她是明天清晨的飞机。等宁庄旋一离开,艾登就在黑夜里睁开了眼睛,月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照在他扭曲而狰狞的脸上。他贪婪地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宁姜,忍不住用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又不自觉地舔了下唇。又嫩又滑,味道应该很不错。睡梦中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有些不安地

  • 快穿之拆官配计划第8章在线阅读

    日本人的船开动之时,矛沙和沧龙已经到了小舟之上,还没坐稳,矛沙正要把书给塞回包里,突然间神经一阵剧痛,她立刻失去了意识,书本从手里滑落,一半躺在了水里。沧龙赶忙把身形枯瘦的少女折叠起来,让她的双手抱着膝关节躲在舟子的座位下不大的空间里。他熟练地划起双桨,悄无声息、如影随形地跟在了巨大日本船舰的后面。

  • 快穿之年代文扶贫指南之章进入你的身体(2)

    “妈,我回来啦。”拿出钥匙打开门,见到地上摆着的鞋子,就知道父母已经到家了。“去哪玩了,赶紧洗手吃饭了。”一个慈祥温柔的女声从屋内传了出来。“怎么样,今天有契约到精灵吗?”屋内正在看电视的父亲见到应星进门了,转过头来问道。“没有呢,运气不太好,没有遇到喜欢的。”应星可不能说出真相。虽然说灵魂已经变了

  • 冷傲公主PK恶魔王子第4章在线阅读

    被困在车上苏念时不时地看他一眼,心中思量各种情况。现在是什么社会,电子眼满世界,再说总不会有人贩子花这么大代价去拐卖人吧?还是在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和这么招摇的敞篷车之上,苏念压压被风吹的飞起来的头发。思来想去,用自己宅女的思维做了自认为较为全面的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肯定只是单纯的认错人了而已。

  • 无敌从无限掠夺资源开始之电影邀约(1)

    重阳娱乐大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辛子言倚在沙发上玩手机。经纪人桃李拿着一个剧本,站在他面前,动作有些不自然。这是他头一次没有经过公司审核,直接把剧本拿到辛子言面前,还是辛子言出道六年来明令警告过他的不会接的校园类型!桃李做好心理准备,咳嗽两声吸引注意力,直接把剧本怼到他面前,盖住手机“我这儿有个剧本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