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花落惜时第三章

2021/11/25 19:27:14 作者:雪落朝开 来源:纵横中文网
花落惜时
花落惜时
作者:雪落朝开来源:纵横中文网
她的第一次初恋,就这么的被毁灭了,就此结束了。几年后,在樱花树下,一段新的恋情,由此,由此,开始。

我的父亲萨瑟兰出身于这个王朝最为显赫的贵族世家之一——菲茨杰拉德,在他的父亲老菲茨杰拉德公爵逝世后,作为长子继承了他的公爵头衔、富可敌国的财产和广袤的领地,成为菲茨杰拉德公爵五世。据说他是个虔诚的信徒,严谨且深于克己,是一名将法度与宽容拿捏十分出众的领主,同时又博爱、多学,精通诗歌和艺术,虽然话语稍显冷淡,但这更凸显出他的高贵威仪。

这些近似吹捧的话出自我亲爱的乳母,不知怎的她对我那六年间未曾谋面的父亲怀着一种深深的崇敬之情,从她无数次溢美之词中叫我拼凑出现在这样的一幅形象。不,我看得很清楚这并非由女性对男性的恋慕而发出的爱语,她是真真正正打心眼儿里这么说的。这不禁叫我困惑起来,不光对她描述的这位仁慈公爵,哪怕从整个世间来言,把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交由别人抚养并在六年间未谋一面,着实听起来太过严苛而不近人情。

马车一路颠簸不停,随从照顾我是个年仅六岁的幼童,吩咐车夫行进速度放得慢之又慢。我看得出他们一举一动充满尊重,不光因为我是他们主人的孩子,同我的乳母一般,他们在谈论到父亲时也用满怀敬意的口吻,对我讲起曾经抵御外敌时,公爵使用怎样精妙的法子击退那些蛮荒佬,叫他们落荒而逃。因为男性和女性视角的不同,他们的叙述与乳母的故事略有不同却不相悖,那是一个人的两个面。我必须得承认,越听他们谈论,就越对于即将见到那位我的父亲产生一些好奇与期待之情。

我离开从小生长地方是在新绿渐染的六月,到达公爵的领地时是七月中旬,真正抵达我所谓的“家乡”图兰朵时已是酷暑八月,最后的路要经过一条繁华喧扰的街道,我半掀开窗帘向外看去,金色的阳光洒满整条道路和人们,每个人的面容都如此生机勃勃。货摊上琳琅满目的摆放着瓜果、手工艺品和商人们从异域带来的稀奇玩意儿,染坊的楼顶上晾晒着新染出来鲜红的布匹,马戏团搭起一个帐篷在为晚上的演出作休整,有哪家房子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开始做饭,饭菜的香气吸引一条野狗趴在他们窗口,稍微冷落些的角落里盘坐着流浪汉,耳边别了朵金色天竺葵,在吹一支竖笛,清越的声音一路传到我走出很远。

金色与红色,这是我刚进入这座城市时印象性的颜色。在许多情绪之间做选择,我会说我此时的感情偏向于快乐,这样的街道给了我轻快愉悦的氛围,我觉得这感觉不坏。但是这样干稻草一样轻飘飘而干燥的情绪在我真正踏入萨瑟兰的庄园后就迅速消减,在那其中是另外的氛围,更厚重,更优雅,甚至带有一些纤细的忧郁。精细修建的草坪植物,随处可见的异域鲜丽的花朵,风格奇异的各式雕塑,古朴的城堡建筑,美丽的同时自然而然营造出距离感,你可以一照面就清清楚楚地明悟这种美是不为普通人拥有的,它属于一个风雅而思想鲜明的人,并且必得为富人权贵。

而我第一次与公爵见面不是在书房、会客室之类的地方。侍从将我送至庄园门外时自动就由管家接手,他们可以去喝水休息,给马喂草料。管家告诉我公爵早上就得到我今日抵达的消息,用过下午茶后正在花园小坐。公爵嘱咐过不必通报可以叫我直接过去那里。

管家把我送到花园的几乎入口处就退下了,我问他为何不和我一起进去,得到的回答是公爵平素不喜欢人打扰,他只吩咐说叫我可以直接过去。这个庄园的所有人看起来都是如此,各司其职,同时绝不越过半步。

我走进花园,同我刚进来时的庭园相比,花园显得尤其杂乱无章。不是说杂草丛生的那种杂乱,而是所有的花都在争攘似的开放,红白黄蓝绿,所有颜色不一而足,这一丛那一丛,没有丝毫规律,他像是不加排列的把整个八月开放的花儿都原样搬到花园里似的,不设任何规则,由他们热热闹闹地疯长,光我粗略一看就能数出好几十种花,虽然并不知道他们的名称。

花园入口的左手边长着一颗巨大无比的接骨木,树冠葳蕤浓绿得像一片很大的凝聚的云,上面开满了一簇一簇碎星星似的雪白而细小的花,树干粗大到要两个人合抱,在这棵巨大的接骨木掉落的树荫底下竖起一张洁白的大理石桌,旁边的座椅上公爵正把瓷器的茶杯放回托盘,即使没有风,细碎的白花还是不断地从树上落下来。

“来我身边坐。”公爵说,没有扭头,从我的角度看只能看见他苍白的侧脸。他的目光在花园连成片的花草中徘徊。

我走到他旁边,在他身边随便一张椅子坐下,这才有时间打量他。公爵确然十足苍白,而不像象牙那种温和的白,尤其在黑发映衬下,冷调的近乎削薄的冰一般,甚至能清清楚楚看清淡青与紫色的血管。我的黑发应当继承自他,只不过公爵是直发,我的则带着卷曲的弧度。公爵的眉骨高而眼窝深邃,黑色眼珠,眼尾走势向下,在他低垂双目时眼神被隐入阴影,叫他的神色显得不可捉摸而有威慑力。他脸颊瘦削,嘴唇紧闭,现在坐着的缘故,暂时我还不清楚会有多高,但是很明显身量不低,我猜大约有一米八五。

我只顾打量他,在他开口打破沉默之后才意识到这种盯着人家一直瞧的劲儿挺失礼,于是向他道歉,他完全没放在心上,也没有重复之前的问题,我才想起他刚才在问我路上怎么样。

“挺好的,您派来的人很照顾我。”

“很好。”他说,之后是一阵沉默。

我觉得他的表现有些古怪。说实话我倒是想问一问他为什么花了六年时间才叫我到他身边,据我所知,除了我以外,他并没有留下其他的血脉。不过这个问题可以变得很尴尬,我不想叫我们的相处变胶着,假如他不喜欢我,这倒也没有关系,毕竟我不靠谁的爱活着。不过我的确想要让自己过得舒适一些,而公爵富有而掌权,并且与我目前在血缘上相连,从这方面看,我又不得不靠他的爱活着。我从见到他还是还没称呼过一句,为了拉近距离,我猜我应该说点什么。

于是我说:“今天天气挺好的,父亲。”

他这才把往花丛中的视线收回来,抬头看了看天空,“是的,非常好。”他说着,忽然像是刚从沉思中回神,对我短暂而冷漠地微笑一下,“更好的是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我的小安德烈。”

从一个几乎相当于陌生人口中听到名字被以这样一种亲切的方式叫出来,这种感觉相当新鲜。六年间我鲜少被如此称呼,原本庄园里的大伙只是叫我少爷或者小主人,用到本名的机会微乎其微。

公爵端详了我一阵,叫我站起身来让他看看长了多高,然后说比他预料的长高了一丁点儿。“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之后我会叫管家见你,你可以告诉他你的口味,或者有什么别的需要。”

我点点头答应。之后又和他谈些有的没的琐事,他没有像一般大人对待絮叨的小孩那样不耐烦,同给人冷淡的印象相比,他倒是真的一直听到最后,虽然我怀疑他是真的在听我说话,还是只把它当作自然界里某种嘈杂的嗡嗡声,比如牛虻之类的小玩意儿发出的声音。因为他的表情几乎一成不变,维持着一种礼貌性的应付。

这也挺异常。

这场谈话他应声寥寥,我简直搜肠刮肚,废了半条老命装演出孩童的天真,终于接近无话可说时他才出言打断,“不好意思孩子,现在我恐怕只能陪你到这里了,我感到有些疲倦,要在这里小憩一会儿。”

“在这里?”

“是的。”

“可是这里既没有竹床也没有躺椅,太阳还很灼热。”

“那些么,不用担心,他们很快就会搬过来的。”他稍许犹豫,把手掌在我发上碰了碰,我猜他原本想强迫自己抚摸我的头顶,由于某种原因终于没能成功。“太阳会让我暖和起来。”

我立刻与之前听到的某一则关于公爵的传言对上号,看来他的体质确然不甚称意。我的双手因天气太热而发烫,一个善良的天真烂漫的孩子得在这时展现一点关怀,于是我用幼小的手掌把他的右手夹在中间,采用小孩的语气:“您的手好凉。”

我在刚刚进行这个动作时,公爵突兀地把手抽回去,不悦地注视着我,我无辜以对,内心饶有兴趣。

“好了,不用在这陪我,你自己玩去吧。”他简短地说,摇动铃铛,很快管家就带我离开了。

“要么是有洁癖。”我琢磨着,“要么是精神洁癖。”我跟在管家后面,觉得想要问一问:“请问,公爵是一直不喜欢跟人接触么?”

管家转向我,特意蹲下身跟我解释,“是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在公爵的庄园就职只有六年,之前的老管家退休回乡下去了,我也不太清楚公爵以前的事。”管家回答。“您还有别的问题么?”

“暂时没了。”我心不在焉地说。他对我一颔首,站起身,接着给我领路。

有个父亲的感觉有点微妙。尤其在他本人拒绝接触、性格古怪的时候。我不担心公爵会讨厌我,只要我想,我甚至可以表现得细致入微,就算不是喜欢,也该不会太有恶感。

只是首先我要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人罪案录感谢你离开我

    “即使你在我身上拿了个3+1,追平了比分,那又如何?球在起手上,球权是我的,你根本阻挡不了我!”铁牛嘿嘿冷笑道。“最后的胜利依然是我!”“那就试试看!”杨征淡淡笑道。杨征有系统在手,附身了库里的三分绝技和卡忒的恐怖无敌的弹跳力,他又何惧铁牛?哔!裁判哨响,铁牛右手持球,沉肩探步。没想到,杨征却往后退

  • 竹马又甜又盐之万众瞩目的婚礼(6)

    今天终于到了结婚的日子,何俏俏深呼吸,心里紧张的不行。她人生的第一次婚礼,竟然就这样嫁给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可是却没有丝毫逃脱的办法。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她的出身决定了她的命运,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唯一能改变的就是,她如何对待这个婚姻。化妆师早早的来给她梳洗化妆,戴上漂亮的皇冠,披上头纱,换上

  • 异界之超神联盟进入万家

    第五章:进入万家花小六看着把院子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在短短间聚集这么多人!忽然,远处传来了迅疾的破空声,几吸间就有几道人影就从四面八方的房子上赶了过来,飘落在院子里的人群之中!众人看到来人,都分分自觉的闪到一边。把破房子前面全部留给了几人!来人中,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从几

  • 贴身小蜜很凶猛在线阅读第七节

    神魂空间,又称作识海。是修士从凡人成为修士时的一次灵魂意志的升华。是神魂存在、壮大的场所。陈悦的神魂空间内,有三个不同的陈悦盘坐对视。除了普通神魂的陈悦,其他两个陈悦仿佛天地两极、天生对立。一个缥缈虚无、清光环绕,仙风道骨。一个厚重沉稳、浊光相伴,魔纹环绕。奇怪的是,一靠近仙风道骨的陈悦,就会有生机

  • 冤家路窄:总裁追上门之一(1)

    苟雪睁开眼睛的时候是懵逼的。一本大书躺在他的脚下,无数电路在他周围穿梭,他赤着脚踩在书本上,踩的赫然是几个大字:……现在,你进入了游戏。苟雪的腿有点儿抖,脚跟有点儿软,用力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背。呸,真疼。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苟雪那天打开了网页,找到了时下最流行的快穿类文,随意点开了一个没什么名堂的小作

  • 炎龙决在线阅读第九章

    下了高速,进入山丘县县城,阿九感叹:“这四面环山的,要不是有路,还真不知道这里面藏了这么美一个小城镇。”天已擦黑,只见万家灯火,小城镇的楼房都是统一规划,整齐划一,道路两旁立着整齐的杨柳树。胡莱抱着手看外面,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清新的风,穿着薄薄羽绒服的行人三三两两的闪过窗外,袁臻减了车速,找寻最佳的

  • 人道枷锁第3章在线阅读

    刚想吐槽这限定,却在豆三子身上爆出了装备。四把武器...这要逆天吧。----------------------------------------------------------------------获得武器【手枪】*1【桃木剑】*1【短刃】*1【风剑】*1-----------------

  • (文野)黑步他不想说话在线阅读第一节

    花满楼在树林里面徘徊,虽然他看不见,但是这却是他生平第一次迷路。但是花满楼却没有慌张,他在树林里面慢慢的走着,就如同他是来散步一般。“救命,救命,救救我。”虚弱的求救声在不远处传来。花满楼顿足,然后循声而去。他闻到一股子血腥味,再加上这人的声音,花满楼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花满楼先点住了那人的穴道

  • 空界圣域第二章

    为了更好地完成委托,晴和决定转学。转学的学校是一所国立高中,晴和拜托太宰帮她在原来的国中暂时请了假,然后在那所高中暂时就读。“主公,今天的便当我已经放进你的书包里了。还有,最近听说市区出了好几起老虎伤人的事件,你独自一个人不要在外面待得太久,记得早点回来。”身穿着普通家居服的少年顺手就将餐盘接了过去

  • 小店真的只卖茶在线阅读第五节

    出了辩论亭,王德元和王康胜一片迷茫,虽然让他扬眉吐气了一次,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刚才人们的恭维和赞赏像是一场梦,与自己的生活实际反差太大。这更增加了他的压力。他不知道自己该从何处入手。来县城已经两次了,还没找到出路,该如何是好?他俩一时无语,只是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大街上的叫买声显得那么苍白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