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深渊之下是什么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20:16:00 作者:蜂蜜小罐头 来源:晋江文学城
深渊之下是什么
深渊之下是什么
作者:蜂蜜小罐头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童安心里,沈浩博是一个永远体面不出错的人,直到那天傍晚跟着他才发现了他的秘密。“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沈浩博这样问道。“好。”她轻轻地回答,一步一步迈向了深渊。…………“你知道,深渊之下是什么么?”“是为利益驱使的人性。”————————————————已完结,或许你们可康康我的半写实小甜文~《草莓小软糖》在一线城市师范学院的柏柠在大四那年被学校安排到这个五线小城市的高中实习。遇上了死对头唐靖,偏偏这个死对头还是她的学生。人高马大的少年把她抵在办公桌的桌子上低着头撒着娇坏笑:“老师,你看你能

叶初晓坐在床上,手上放着一本练习题。她做的很认真。

岳悦好奇的凑过来看着女孩握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看了一会便觉无聊,她说到:“初晓,我觉得你应该好好休息,不应该太过劳累了。”

岳悦上学时学的东西全都还给老师了,现在看着练习题密密麻麻的文字只觉得头晕。

“没事,我不累。”叶初晓没理岳悦的劝说。她的笔在纸上刷刷的写着,不一会儿就写完了一道题。她住院的这些天里已经比其他同学落下很多功课了,她颇为心急。

叶初晓不再说话,她的目光没有离开习题,岳悦在一边托腮看着,在心里叹了口气。

岳悦不明白叶初晓干嘛那么发奋学习,一般的高中孩子巴不得趁生病时休息休息。

而且以叶初晓的家庭情况来看,继承父母财产的叶初晓下辈子不用干什么就能过得不错。

岳悦呆的无聊,就走出病房去看别的病房里她能帮到什么忙。

…………

警察局外,一位女警察拿着一份报告单,面色严肃,行色匆匆的向警察局的方向走去。

“案子有新的进展了吗?距离这起杀人案已经过去一星期了,现在人心惶惶,大家都在等一个说法。”官员打扮的人坐在沙发上,对办公室里的一位警察说到。

那位警察不卑不亢的回应到:“我们已经加班加点的开始调查了,会尽力在短时间破案。”

“那样最好,希望你们能尽快破案。”那官员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角不存在的灰尘,又吩咐了身边的人几句才转身离开。

“这案子上面怎么催得那么急,审案子需要时间。他们也不做这些工作,一点都体谅不到我们的辛苦。”一个人揉着酸痛的脖颈抱怨道。

有人应声附和道:“咱们这里什么时候发生过这种大案子,处理的也就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盗窃案抢劫案,还几个月都没有一次。这些日子可把咱们给累坏了。”

有一个女警察插嘴道:“在凶杀案实在是太血腥了。现场拍的照片我都不愿意再回想,看了那照片后这两天我都在做噩梦。”

那官员一走,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放松了些许。几位职员一边谈笑一边工作,气氛活络了许多。

“化验报告已经出来了。”那拿着报告单的年轻女警察推门进了办公室,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女警察拿着报告单一板一眼的说:“死者身上出现了两种刀具造成的伤口,我们在现场只在卧室的纸篓里发现了一把沾血的水果刀,经对比后我们发现,那水果刀上的指纹是属于死者的养女叶初晓的。”

“不会吧?难道是她杀了领养自己的一家人?大逆不道啊。”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但很快就有人冷静下来反驳道:“这种水果刀是家用常见的,如果是她们家的沾上叶初晓的指纹也不奇怪吧。”

那女警察严谨的说:“具体她是不是真的杀人凶手还要在进一步调查,大家继续工作吧。”

办公室里的人们又开始了工作,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真正的杀人凶手,但现在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

躺在病床上的女孩对这一切毫不知情,依然在认真做着自己的功课。

她写着写着,不知怎的感觉到自己正被人盯着。她抬头看向门口,却见有些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

叶初晓有些惊讶,校医院工作的曲姨怎么会来医院?之后才想起来任曦提到过曲姨已经辞职的事情。

难道她是来找工作的?叶初晓和她没有什么交情,不觉得她是来看自己的。

叶初晓没什么头绪,把注意力放回到书上。

临近中午的时候无聊了很久的小护士回来,便看见病房门前遗落了一小沓报纸。她一向对报纸读物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捡起来扫了一眼日期,是今天的报纸。

估计是哪个病人看完之后丢下的,恰巧丢到叶初晓的病房门口。岳悦把那沓报纸拿到了屋里,想着自己再出去的时候丢到医院的垃圾桶里。

回到病房里岳悦见叶初晓依然手不释卷,如果叶初晓在她出去之后一直都没有休息的话,那已经接连着学习了几个小时了。

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虽然学习很重要,但是身体更加重要。岳悦正想去劝阻,不过转念一想叶初晓未会必听她的话,还是直接用实际行动来阻止她吧。

岳悦将手里的那沓报纸轻轻地放在床角。上前去先把她床上的各种书本移到了桌上。再悄悄靠近叶初晓,把她手里的书刷的一下抽走。

叶初晓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是岳悦的恶作剧后抬手想夺回来属于自己的书,岳悦却把那本书递的远远的。叶初晓的手空中挥舞半天却无法抓到那书,只能作罢,去寻放在的床边其他书本。没想到岳悦趁她不注意早已经把它们都拿走了。

岳悦的嘴角起了一个大大的弧度,她的笑容带了几分挑衅和计谋得逞的意味。她道:“休息一会儿吧,不然我不把书还给你哦。”

“我已经落下了很多课程了,总要抓紧时间补回来的。”叶初晓面色颇为无奈,还带着几分焦急。她微皱起眉头,想对岳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岳悦却不吃她这套,她反驳道:“你的身体更加重要,不是有句话说了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课程可以以后慢慢再补的,不急于一时。”

叶初晓说服不了岳悦,便抬手想趁岳悦不注意夺回自己的书本。岳悦反应极快,抓紧了手里的书不给叶初晓可乘之机。

“一会儿书都撕坏了,快还给我。”

“不还,就不还。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哎呀呀,年轻就是有活力呢。”夏末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人的争斗戛然而止。

两人你来我往争夺的正起兴,却没注意夏末不知何时到来的,正笑吟吟的倚着门看着这场好戏。

按理来说护士是不应该跟病人打闹的,又是被仰慕的夏医生撞见这么一幕,岳悦收了手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想转移话题道:“哈哈……夏医生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夏末也没刻意为难小护士的意思,只是扬了扬手中的书对她说道:“我是过来还书的,看见龚薰不在办公室就过来这里找找她。”

“呃……龚薰医生大概在楼下陪病人闲逛吧,或者去别的医生办公室喝茶聊天了。”岳悦猜想道,她站直了身体,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

夏末想象了一下龚薰面瘫着陪别人闲逛聊天的样子,不由得被逗笑了:“你说的这些好像龚薰都不会做,她没有在这里那一定是去外面透气,怕是一会儿就能回来。”

“还是夏医生您了解龚薰医生啊。”岳悦有些尴尬的赔笑道,她刚刚被分配协助龚薰还没满一个月,龚薰又是冷淡严谨看上去就不好亲近的人,自然对龚薰没有太多的了解。

夏末意味深长的一笑,道:“是你太不了解她了。做为协助龚薰工作的护士,如果真的一点都不懂龚薰的想法的话可能也会影响到工作吧。”

一边的小护士红着脸唯唯诺诺的点头应是,她微低着头为自己的疏忽感到愧疚。夏末医生指点她的过错,并没有几分责备的意思,让她不由得对夏末增加了好感。

但夏末说的这番话仅仅是为了撮合龚薰和岳悦。按照龚薰那闷骚的性格怕是十年都不会告白吧,岳悦性格大大咧咧的并不细致,怎么可能看出她的感情。

叶初晓拿着手里的书在一边看着两个人说话,她对于夏末所说的有一丝疑惑,但也没有多问。而是看着手里的书发起呆来。

“所以呀,作为龚薰的助手,你应该多和她聊聊天,多关注了解她一点。”

“好!我这就找龚薰医生去。”岳悦是一个天生的行动派,说着便行动起来,也不问龚薰在哪里就跑了出去。

看着岳悦的反应,虽然夏末表面上还是如同三月春风的笑容,但是她心中已经开始窃笑了。

房间静下来,夏末转过身对床上的女孩笑着道:“你看岳悦就是这么风风火火的性子,要是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要和她直说。千万不要跟她生气。”

发呆中的女孩抬起头来,发现岳悦已经走了,才意识到夏末是在跟她说话。

女孩看着自己的书开口道,“我没有生气的。”

夏末看着坐在床上的女孩,刚想说些什么。却因看到了放在床脚的报纸。

那套报纸她今天读过,有一篇文章是关于她的养父母家杀人凶手的猜测,怕是会刺激到面前的女孩。

要是耽误了她病情的好转就不好了。夏末之前被朋友拜托过要好好照顾叶初晓,而且出于她身为医生的医德,也总是希望病人可以快些好转。

但是看刚才叶初晓平静的样子,和岳悦抢夺书本也仅仅是两个孩子打闹玩乐的正常状态。她的情绪并没有太过波动,应该是没有看过报纸。

不过事实不管怎么样,最好还是不要让她注意到这份报纸。

“对了,你们两个之前在抢的是什么书啊?没有损坏吧?”夏末走到叶初晓床边关切的问道,她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是温和可亲的,她的靠近也没有太唐突。

叶初晓的注意力都在书上,随手翻了翻那本被争抢过的可怜的书,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便回答道:“课本而已,没事。”

女孩细心的抚平了几页弯折的地方,正当叶初晓不知道该怎么说些什么的时候,床边却微微向下一陷,夏末坐在了她的床上,床脚的报纸被她用身体遮挡住了。

叶初晓对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微微一怔,夏末问道:“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叶初晓看着那双温和的眼睛,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摇摇头,虽然夏末坐在床上但离她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不会让她感到拘谨不安。

夏末身体微向前倾伸手翻开叶初晓手里的那本书“这里,被撕开了一点。”

叶初晓刚才只是大致的翻看了一下,被夏末指出才注意到那被撕开的地方。看来夏末果然很细心,叶初晓心里想着,她只是扫过一眼就看到了这里被撕坏了。

叶初晓向夏末道了谢,从自己的床头柜里拿出胶布将那个坏掉的地方仔细粘好。

却又听见夏末开口幽幽道:“你还真是个爱学习的孩子呢,一般的孩子都不会把书本保护的这么好笔记记得这样全的吧。”

听见类似夸奖的话语从夏末的口中说出,叶初晓看起来有几分害羞。“并不是的。”

夏末寻了一个话题同女孩闲聊道:“你喜欢看书吗?”

“喜欢。”叶初晓回答道,她似乎看起来并不讨厌同夏末闲聊。

夏末扬了扬手中的书,又道:“我也喜欢看书,这本书就是向龚薰借的。最开始借的时候,我和她说了好多天她总是忘记给我拿,最后我写在了她看的报纸上,她每天早上看报纸的时候都会看见。”

夏末说完这句话,开始留意叶初晓的神色。叶初晓笑着问到:“龚薰医生怎么还看报纸啊,感觉现在报纸都很少了呢。”女孩并没有显露什么负面性的感情。

虽然就算叶初晓的病情恶化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既不是她应该照顾的病人,也不是什么亲戚朋友。夏末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看报纸是龚薰的习惯。说了这么多,我都要忘了自己是来还龚薰书的了。”夏末站起身来,把自己手里的书递给叶初晓,“帮我把这本书还给龚薰好吗?”

“当然可以的。”叶初晓接过了那本书看了几眼,发现是一本专业性很强的医学著作。她看不太懂其中的内容,只知道大致是在讲心理学的。

夏末拿起了床脚的报纸对叶初晓说到:“对了,你这里的报纸可以借给我吗?”

叶初晓露出了一点为难的神色。“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借给您,但是这个是岳悦拿进来的。”

“没关系我会去和岳悦说的。”夏末笑着向叶初晓告别,“我是内科医生,对你的病情缓解虽然起不到多大的帮助。但要是寂寞无聊或者想看书的话,可以去我的办公室找我。”

“好的,谢谢夏医生。”叶初晓向她道别。

即将走出房间的夏末突然收入了脚步,转过头看向坐在床上向她告别的女孩。“别叫夏医生啦,显老,叫夏姐姐吧。”她笑着转身出门,不见了。

夏姐姐……听见了那个称呼的叶初晓呆愣在那里。这个称呼,这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

  • 缉毒警是他男朋友[强强]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云青一直处在一种朦胧的半梦半醒之间,待他真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那些伤疤都脱落了,生出了新嫩的肌肤,枯瘦的身躯也恢复了健康饱满的光泽肤色,蜕如新生,精气饱满,这才真正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身体。云青像是重新掌握了自己的生命,恍如隔世,内查自己的身体竟然发现有两个灵海,一个可以说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舒然戳着姬辰的腰:“姬先生,你很厉害吧?”姬辰:“叫我辰辰。”秦舒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称呼也太恶心了吧。”姬辰停了下来,转身:“你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秦舒然愣住了,随之不确定的问:“真的?”姬辰面色不改:“真的。”秦舒然酝酿了一下,扯着嘴角:“辰辰?”这带着波浪的声音让秦舒然一个激灵,感觉自

  • 战神联盟风花雪月在线阅读第四节

    火凰脑子里突然响起的警报声吓了她自己一跳,得亏这身体抗吓,不然早已经变成了孤魂野鬼。“小短腿,你干嘛老是一惊一乍的,吓死我谁陪你玩这无聊的闯关游戏!”余未来扯着嗓子想要把系统那小家伙骂出来。【你也不看看你都快把厕神搞哭了,是想让他哭着热爱这世界啊。】它堂堂一个超级系统,当助攻当到这份上,真是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