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剑何为之秋收 2(6)

2021/11/25 18:34:14 作者:十之一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剑何为
剑何为
作者:十之一二来源:纵横中文网
LPL的历史进程又何尝不是一场江湖呢。

006 秋收2

吃过饭,两人也没有躺床上睡个午觉,而是直接去了田里。

一路上,温钰都微微低着头,就怕看见大家鄙视的眼光。

简耀拍了下他的头说:“地上有银子吗?一直低着头。”

“没……没有。”温钰耳根都红了,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看四周已没人了这才敢抬起头。

他这个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简耀的眼睛,安慰道:“不用在意他们的眼光。”

“好,听……哥的。”温钰脸红红的看他一眼,对‘哥’这个称呼,一时半会都让他有点害羞。

简耀家的田紧靠村里其他人家的田,这会儿田里已经有一些村民过来,看到简耀和温钰的时候,那些人都张望着,暗想这两人过来做什么。

谁都没想过,旁边他们羡慕多年的田地,不是镇里那个有钱老爷的,而是他们一直看不顺眼的简少爷简耀家的。

对于他们的目光,简耀也不在意,为了让少年挺起胸膛,他紧紧抓着对方的手。

也许就是对方这个动作,让温钰有了胆气,同时耳根又红了起来,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做这么亲昵的动作,难免让他不好意思,但他又舍不得把手从相公手心中抽出来,便只能尽量无视着。

简耀来到自家田地里,刚好有人正在田里,他抬脚走了过去。

“二伯。”这人是村子里的,简耀不认识,但温钰却认识,不仅认识,这人还是温钰的二伯。

温二伯对温钰还好,往年去他家的时候,都会偷偷给他一个果子或糖果,所以温钰也很喜欢二伯,这会儿看到他,也很开心喊道:“二伯。”

温高直起身转过头,就看到肥壮的简耀,接着是一旁的侄子,看到他,笑道:“小钰怎么过来了?”

因为对简耀的人品不喜,所以温高没有给他好脸色。

“二伯,我们这次过来,是想说说田的事情。”简耀认真地道。

温二伯知道自己照料的这块田是谁的,所以简耀说这话,他自然懂,于是摘下草帽扇了扇风,往田埂边走去,边走边说:“你今年再不来,明年这地就得荒废了。”

这自然说的就是今年合同到期的事情。

简耀同他坐在田埂边,说起他昨日想到的问题。

其实这十几亩田并不是在一起,有八亩地都是旱田,旱田只能种玉米大豆小麦,对于大家来说,水田才是最好的。

“八亩旱地在山脚下,这边是五亩水田,过两天就可以收稻了。”

看着面前金灿灿的稻田,简耀决定这五亩水田不动,准备看看那八亩旱田。

这天色还早,于是温高便带他们去看看。

那处旱地离简耀他们现在的家不远,在山脚下,又离小溪边不远,此刻这旱田里,种着小麦和玉米,这会儿都熟了。

简耀本来还在想着在哪里建房,然而现在看到这些旱地,他脑海里不自觉想起那院子。

当然,不是早前的那个四合院,虽然那个院子也不错,只不过庭院有点小。

简耀想要在这旱田旁边起几间房,周围弄上泥巴墙,再在屋后圈几个篱笆,养上鸡鸭和猪一类的牲畜,也不无是个赚钱门路。

他本想直接把这旱地当成养殖场,却听温二伯说这地,每年官府都会下来收税,他便作罢。

看完田,简耀和温钰拜别二伯,俩人一起回去了。

温高看着俩人离去的身影,欣慰的笑了,也许小钰跟着这个简耀也不错,看这简耀也不似大家传的那般不堪,这样就好。

温高感概的负着手回去了,悠哉道:“明年我也可以歇下了。”

回去的路上,简耀把自己的想法和温钰说了,温钰眼里满满都是喜欢,简耀说什么,他就点头附和着:“都听哥的。”

多喊了几次哥,温钰也习惯了,然而喊哥的次数多了,他也越来越喜欢他相公了。

简耀说了几次,看少年都是附和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揉了把他的头发说:“这以后家里财产都由你管。”

“都听哥的。”温钰又是点头,随后才反应过来简耀说了什么,满脸不敢置信,“由我管?”

昨日相公把银两交给他管时,他就已经不敢置信,还以为相公只让他暂时保管,而现在,相公竟然说以后的财产都由自己管,这怎么不让温钰惊讶。

这些权利都是当家正夫人的权利,夫郎们只有靠边站,而现在,相公竟然把这样的权利交到他手里,温钰眼眶当即红了,嘴唇颤抖着。

简耀还在等他回答,却不想他都红了眼,还没反应过来时,对方就哭了起来。

简耀扶额叹息,少年这每一日都哭一次的习惯,以后得改改了。

看对方哭的抽抽,他忍不住把对方揽在怀里,拍拍对方的背,边走边说:“莫哭了,不喜欢管可以不管。”他以为对方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温钰却连忙摇头,用手背抹掉眼泪,哽咽道:“哥,我要管。”

看他满脸泪水,一脸坚定的表情,简耀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子笑着调侃他道:“你这每天哭鼻子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掉啊。”

温钰羞得脸通红,胡乱的把脸上泪水抹去,声音还带着颤音,倔强道:“才没有哭。”

“好,好,没哭。”简耀笑着揉了把他的头。

俩人到家,天色刚暗一点,温钰连忙钻进厨房里做饭,同时羞得不行,想到相公在路上搂着他,安慰他的样子,让他的心犹如小鹿在里面乱撞一样,怎么也平复不了。

坐在灶口,一边往里面塞着树枝,一边脸红红的想着相公的好。

简耀则是去一旁小仓房里把农具找出来,并找了块石头,到小溪边磨刀去了,明日就可以把旱田里的玉米和小麦割了。

但他一人终究忙不过来,温钰那小身板更是不能干,他就想着要不要雇佣几个人,每人开他们一天二十铜板做工钱。

饭桌上,他就把这个想法告诉给了温钰,温钰一听一天要给二十铜板,心疼的不行,放下粥碗说:“哥,我也能干活的,我干活可厉害了。”

简耀上下看他一眼,还是拒绝他去,夹了块炒熟的野菜说道:“还是找人过来帮忙,这样快点,再过不久冬季就要到了,我们还要尽快把房屋建起来。”

新房建好要晾一个多月,现在已经10月份,天越来越冷了,虽然这房子屋顶已经补了起来,但到了冬天还会很冷,不如把新房建起来,再建个炕,白天坐在上面吃饭,晚上在上面睡觉,这个冬天也就不冷了。

温钰咬了咬下嘴唇,嗫嚅了半天,最后只能心疼的点头。

简耀失笑的摇头,他还真看不出来,少年还是个守财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

  •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9节

    晚膳后,沈枝在绒花林里散步,见老花匠正在修剪枝桠,突然来了兴致,跑回屋子取出笔墨,倚在阁楼挑廊上,描绘眼前场景。绚烂夕阳下,老花匠高举花剪,绒花树因他的动作,抖动冠头,撒下粉色的绒片。沈枝将此景原原本本跃然纸上。苏黎安端着茶盏走进来,凝睇画板上的一笔一划,有些不可思议,出于试探的心理,倏然扬起手中清

  • 异界器魂师之楔子(1)

    清水城城头有一个背琴的说书人,日复一日,说着同一个故事,从青丝说到了白发。阿灵打小生长在清水城,从记事起就知道有这么个说书人。清晨,城门开时,那个衣衫褴褛,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会背着用青灰色粗布裹着的长琴从城外的破庙进城,倚琴席地坐在路旁,没有醒木,没有几案,自顾自地说起故事……终离是京城最负盛名的琴师

  • 只对一朵云温柔第六章在线阅读

    江如意吓得身体都僵住了。这也不是说她胆子小,而是身体悬殊带来的本能的恐惧感。如果她是成年人,肯定是不怕她的。还好她没追上来。电梯开始往下降。到达一层时,她看到很多下班回来的人。由于徐香盈的美貌,江柏远一家在这片高级住宅区很是出名。是以,很多人停下来跟她打招呼:“小如意,你粑粑呢?/对啊,小如意,你怎

  • 犬夜叉之戮世血妖在线阅读第4节

    叶然紧张地缩在乐以珊的身旁,尽管面前的男孩有一张帅气得如同雕塑般的俊朗面庞,可她此时却无心观赏。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诡异了,叶然只想自己先行偷偷溜回教室,不要继续呆在这里打扰他们谈话。没想到她才刚移开一步,就被乐以珊狠狠地攥紧了胳膊,叶然只得欲哭无泪地留在她的身边,默默地祈祷让自己变成一个透明人吧。沈

  • 娱乐:开局被当成小白脸在线阅读第三章

    元小夕在黑暗中,也一直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所以她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尸体。刘圆的尸体。他睁圆了眼,张大嘴,表情凝固在临死前最后的绝望挣扎的那一刻。大量的血从他口中呛出,糊在他脸上。而喉咙以下……都被开膛破肚。他上半身倚着放着周蕙尸体的推车,开膛的豁口正对着人群,血浆喷溅了小半个房间。不少人身上、脸上还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