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喜欢你没理由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9:23:55 作者:asdf_201538 来源:飞卢小说网
喜欢你没理由
喜欢你没理由
作者:asdf_201538来源:飞卢小说网
初遇的灾难,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的了,每个人都知道他,而她却是另类。在一个宁静的夜晚,一个喝醉酒的女孩,居然········进错了房间!在死党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份让人叹为观止的········恶作剧····却让他搞砸了。红线紧紧地拴在一起,不管风吹雨打,都要拥抱,给予彼此的温暖·····(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下腰和压腿,整个林间总是能听到子归楚潇潇此起彼伏的奏乐,有时候吵得方遒脑仁儿疼时,他总是会将这两根朽木交给李昌印这个做大师兄的。

即便大师兄的功夫也只稍微看得过眼,但基础倒是比这两个小尾巴要扎实,休息的当口时时帮子归和楚潇潇压腿、下腰。

子归总是疼得嗷嗷乱叫,楚潇潇更是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里面蓄着一汪亮晶晶的泪花,可怜又满怀期待地看着李昌印。

每每这个时候李昌印总是有些于心不忍,他无奈笑笑退后一步,背后正巧露出一张魔鬼似的笑脸。

子迁歪着头,笑眯眯地问:“要我帮忙吗?”

楚潇潇一声正欲脱口的“不”还没叫嚷得,就见一只干净的鞋轻轻地将自己的脚尖一拨,那一嗓子往喉咙口一憋,尖叫出了一声九拐十八弯的嘶叫。

子归闭着眼睛皱紧了眉,一脸不敢直视的小心翼翼,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生怕自己的小师兄也在自己的脚尖上勾上这致命一击。

楚潇潇包在眼睛里的泪花簌簌滚了下来,她咬着牙,一口秀气的小白牙愣是咬出了不共戴天的仇,但也只敢往空空如也的心里咽,哪敢当真与眼前这个魔鬼做对。

她一声不吭,狠狠闭了闭眼,抿着嘴,不敢移动分毫,生怕一个动作扭曲,子迁还能不顾情面,再笑嬉嬉地补上一脚!

太可怕了!简直就是魔鬼!

子归倒是识时务,一见子迁走了过来,忙咬着牙调整好自己的姿势,然后嘴角一咧,谄媚地冲子迁笑了起来。

子迁嫌弃地踹上了一脚,子归将一声“嗷呜”吞进了肚中,面上依旧含笑,心里险些将子迁撕了个粉碎。

子宁看得直咂舌,再一想想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被虐过来的,心里顿时就又长舒了一口气,忙也跟着众人一起认真地练习。

直到日头直晒,所有人的额头上都滚下汗水,方遒这才从书房里走出来:“子归、潇潇再练一柱香的时间。”

子归不敢插话反驳,楚潇潇更是怕说错话,只好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敢动。

见所有人都散了,楚潇潇才问子归:“小师兄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他冲着我笑,但是下手跟他笑起来一样可怕。”

子归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那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是他仇视对象。”

楚潇潇没听懂,但是她看得出来,除了自己这个外来者,他们的相处是和谐的,如果这对于子迁来说是常事,那也谈不上针对。

她心思本就比子归再细上一些,即便年纪最小,可是心里装的倒可能比李昌印更多一些。

她下着腰,倒立着看子归,反过来看子归的下垂眼时,倒是比平日里要温顺很多,也要有精神些。

居然有些亮晶晶的,她歪了歪头,正欲再看清楚一些时,子迁猛地出现在了楚潇潇的眼前,险些将她吓得吱哇一声乱叫出来。

子迁倒只是半蹲下|身子与楚潇潇眼对眼地直视了半晌,然后小心地扶着楚潇潇的腰,让她直起了身子。

转身又同样拉起了子归,然后冲着两人招手:“吃饭。”

楚潇潇还没回过神来,然而腿和腰上的麻疼感倒是来得又快又急,她四脚一蹬,就坐在了地上,苦着一张脸看向子归:“我走不了,我不想吃了。”

“你要是不想吃也行。”子归一瘸一拐地支着自己往前走,“咱们吃的时候你兴许还得再扎会马步。”

楚潇潇像是一只被惊着的兔子,唰啦一下就跳了起来,子归回头时就见她跟一阵风似的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只听见她小小细细的嗓音在叫子宁。

“师姐我来帮你!”

子归不可置信地眨巴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那个下腰压腿一早上没有喘气的楚潇潇,这小身板,倒是还不错。

子宁将烧好的饭菜端上桌,楚潇潇垫着脚尖帮忙布筷,忙里忙外连子迁看了都惊得眨了眨眼睛,半晌后他戳了戳子归:“你不行啊,这基础都好几年了,怎么连潇潇这种一两天的都能超过你?”

子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将一筷子豆夹夹进了子迁的碗里:“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子迁看着这一碗的豆夹,扯着嘴角半晌后才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恶魔神色出来。

当天午后,整个林间都是子归的尖叫,楚潇潇闭着眼,乖乖地做好了子迁指出的每一个动作。

被虐一天后,两人回到房间里,方遒准备了五张字贴让两人临摹,子归白眼一翻当即晕了过去,后来还是被楚潇潇戳醒的。

两人并肩而立,各自占据一方桌面,一高一矮,面前铺着一张纸,认命地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临,慢慢地写。

夜色已深,院子里的人都已歇下,楚潇潇还在认真地写每一个字,子归倒是有些龙飞凤舞了起来,她写两个字后停了下来,整个人往椅子里一瘫,然后微眯着那双怎么看怎么没睡醒的眼睛瞧着认真临摹的楚潇潇。

楚潇潇身子慢慢转好,小胳膊上也长了些肉,起先子宁还时常担忧。才几岁的小姑娘,原是个还没抽条儿的年纪,但楚潇潇却好似只剩皮和骨一般,骨头硌得紧。

如今她的脸也好似圆了一些,每每笑起来的时候总是会瞪起一双漂亮好看的大眼睛,眼里有好奇,但也有谨慎。

“再被子迁这般折磨下去,等过几日,咱俩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了。”子归眯着眼睛说话时像个小大人似的,微眯着那双下垂眼,脑袋往后靠,微微抬起些下巴,似是挑衅,又似询问。

楚潇潇没有立刻回答她,她依旧认真地提笔,一笔一划地将字写得好看工整。

她的字写得不错,比子归那狗爬似的字要好看许多,认真写字时的模样也好看。

挺直的后背,蘸墨时身体微微前倾,笔尖在砚台的边沿处轻轻刮,然后挂起手腕,找准角度后小心下笔,沉腕,每一个动作都慢,落字收笔时却干净利落。

一双微卷上翘的长睫轻轻地颤,在听到子归的话后她先是掀了掀眼皮,随后将笔下的这个字写完后,这才收笔放下,抬起头来看向子归。

“我不敢。”她倒是坦承得子归半个字都说不出,好半晌后才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不敢了?”

楚潇潇点头:“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不管做什么,我都不敢。”

子归瞠目结舌,一时没想好什么别的说辞,便直勾勾地看着楚潇潇,两人竟是你看着我,我盯着你什么也没说。

最后是子归先败下阵来,她气得长叹一声:“你可真怂!”

楚潇潇没有说话,再次提笔,将剩余没写完的字都写了,这才将东西收拾好,上床倒头就睡着了。

子归龙飞凤舞完也上了床,白日里累着了,全身都疼,特别是楚潇潇,平生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半夜里疼得有些睡不着,轻手轻脚地爬起来,撇了撇嘴。

子归夜里又被她这见鬼似的动作吓得叫了起来,仔细认出是楚潇潇后,她恨不得伸手掐死这小东西!

楚潇潇只憋着哭腔,委屈巴巴地道:“疼。”

子归这才发现,这是楚潇潇头一次这么正经地练功夫,她当年练完也是疼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轮到楚潇潇时,倒也正常。

她打了个呵欠坐起来:“你坐过来些,我给你按按。”

楚潇潇不知道子归嘴里的“按按”是什么,但还是乖乖地坐了过去,由子归随意乱七八糟地摆了几个姿势,然后子归在她身上先摸了一把,忽然用了力,使劲摁下去。

楚潇潇没个防备,顿时吱哇乱叫了起来。子归毕竟也比她大上两岁,力道要大上一些,很快就制服了这在床上跟条滑鱼似的小东西,又是掐又是捏,只逼得楚潇潇眼泪抹了一床。

最后子归满头大汗地一脚将这不识好歹的破玩意儿往床下一踢:“滚滚滚。”

楚潇潇嘴角一撇,轻哼一声,捏着被角缩去了角落里,不久便睡着了。

一夜好眠。

第二日,子归楚潇潇又开始了新的一轮生死较量,两个小姑娘小腿上捆了不轻的两包沙袋,然后被拎去了后山腰上的小溪边,小溪里只露出半寸左右的木桩。

一瞅见这东西子归就往后退了两步,又被等在身后的岳继飞往前推了一把。

“走桩。”方遒接着道,“走完再加重。”

子归还想往后躲,紧接着是子迁拦住了她的去路,两个人冲着对方各自假笑一声,看得子宁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子迁和岳继飞最先跳过小溪,再接着是子宁,跟在子宁身后的是子归,她虽然有些忤,但好歹也是有些基础的,可跟在她身后的是楚潇潇,楚潇潇一上桩,上身不稳,往前一扑就抓住了子归的衣摆。

子归眼睛顿时睁大,上身也跟着楚潇潇的姿势一起,猛地往前扑过去,好在李昌印跟在这两人身后,一把先抓住了楚潇潇,另一只手抓住了子归,可这两人上下折腾,三人齐齐栽进了溪水中。

子迁回头冲着这三人笑出了一口白牙:“加重。”

子归恨得牙直痒痒。

午时回院,楚潇潇和子归的衣裳湿淋淋的,两人换了衣服,子归回到后厨帮忙,众人到齐后开饭时,大家都已换了干净的衣裳。

子归将汤盛好放在众人面前,然后一言不发地坐在了楚潇潇的身边。

楚潇潇侧头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有些奇怪。

子迁吃了两口菜,端起汤时突然一眼扫到了子归的身上,子归有些不自在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对方笑着,笑得子归后背起了一层细汗。

“今天汤不错啊,是吧小师妹。”

子归抿了一口汤,点头:“嗯。”

子迁一把逮住了正欲逃跑的子归,邪笑着给子归灌了一口自己的汤。

“这碗味道更好。”

子宁一脸不敢看地龇起了牙。

众人都是一脸,活该你作死的事不关己样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重生图之第一部分 安宁小县 五 策略,请张武强来

    从赵氏兄妹家出来,小凤没直接回家,而是又跟着陈文来到了他家。陈文跟父母说了也邀张武强要来的事,就给张武强打过电话去,可一直没人接。小凤说:“看来他还挺忙的,看中午打不打的通,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晚上了。”陈文说:“还是我打过去吧,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小凤说:“青青跟阿飞跑乡下去那么好玩,我也好期待哦

  • 重生之风铃之雪中花(3)

    有人说过,在雪中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因为花的颜色和雪很接近,所以很少有人能发现它,而找到这种花儿的人,就可以找到幸福。北堂葵休息了两三天就可以下床了,因为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月,她的行动有些迟缓,有时候,会抓不住东西,有时候,会被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绊倒。不过,她每天都会坚持走一段时间,几天下来,身体恢复

  • 我是龙皇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

    【井小萌】。2015年1月4日上午10:27北京万达广场。元旦假期刚过的第一个上午,我就被迫翘班,拖着一大包“杂物”来到万达广场参加什么美其名曰的“明星见面会”和“电影首映礼”。如果不是蜜儿循循善诱说什么电影里面有一个女模特几乎跟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才懒得一大清早哆哆嗦嗦地坐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

  • 贰凤之第10章 施以极刑(10)

    程平只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艳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衬衣领口,程平觉得我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把他杀了,怕得脸色惨白。“姐……这位姐姐,你哪个妹妹呀?”“游思思,我妹妹。记住了吗?”“记,记住了。”我直起身,甩开了手中破碎的酒瓶,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此后,程平再也不敢打电话骚扰她们,这件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 穿成女配的作死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包厢的门口,余暮烟定住脚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呵!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是我赢了。”借着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陆临川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提到自己就一脸厌恶。“行行行,你赢了,那块地皮归你!”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恩,以后别跟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陆临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

  • 我的傲娇龙主子一别两宽各生欢喜7

    随后便垂眸开始优雅的用餐,我吸了口冷气,将手中的单子收起,陈嫂端来粥,我接过,浅浅道了声谢。耳边传来他低沉冷冽的声音,“陆家的女人,还没到用身体去换金钱的那一步,林韵,你若是不想要这个位置,可以随时告诉我,有的是人等着接替你。”心口像是插了一把淬了剧毒的刀子,疼痛我整个身子都有些抽疼。“恩,不会有下

  • 公主三嫁第10章在线阅读

    “瑶瑶,你可真把我给吓死了,我都好几天没吃饭了”赵彦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是的吧,你不吃饭只是去参加舞蹈大赛吧”代月瑶一下子就把赵彦娅的谎言拆穿“我什么事都瞒不了你,你什么都知道,那瑶瑶你呢,你为什么瞒着我?”赵彦娅哭的更是厉害“我瞒你什么了?”代月瑶还是虚弱的“你受伤那么严重,为什么要瞒我,就是瑶

  • 王者荣耀之终极信仰第9章在线阅读

    蒋明朝手一抖,程意趁机摆脱他的控制。这怀抱太温暖,她竟有些不舍。蒋明朝紧紧盯着她,握住她的手腕,极大的力道让她感到疼痛。她想挣脱,却挣脱不了:“蒋明朝,放手啊你!”蒋明朝的脸色有些发白,他艰难万分地吐出几个字:“你……刚才说什么?”“我说了我只把你当弟弟啊!”程意哭喊道,无助、无望一同涌上心头,使她

  • 一世锦瑟长宁第二章 心动的感觉

    第二章心动的感觉漆黑的夜晚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焕然一新的早晨,羲兮模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李毅三人早就坐在她的床边,喝着早茶等着羲兮的醒来。羲兮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懒惰的坐起来了,她模糊的看着三人,羲兮吓了一大跳:“你们怎么随便进我的房间,不知道礼貌吗。”这次羲兮从睡梦中彻底清醒了,突然三人同声回答:“我们可是你

  • 医妃荣华在线阅读第八节

    窗子漏了一丝凉凉的夜风进来,窗外下起了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林生躺在床上睡不着,就索性听着雨水打在窗上滴滴答答的声音,这声音不似夏雨一般急促,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有时甚至听不清楚。“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雨正是应了这句诗。林生闭上眼睛,和着外面的雨声,她的脸庞又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