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霞客行在线阅读第5章

2021/11/25 18:41:33 作者:伊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霞客行
霞客行
作者:伊真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域公主闯江湖,温情武侠小言文。高昌国破,繁华不复。昔日的银霞公主为筹措贡银,客行江湖,被迫沦为盗贼。从而卷入到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之中……系列小说《大唐五行传奇》第二卷《金之卷》。本系列共五卷,每卷独立成文。

秦唯一和燕挚约在了帕戈餐厅。

去赴约的路上,燕挚在后车座握住了女儿的手:“不用担心,许致樾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燕尔对他笑了笑,打趣起来:“继续丧权辱国?”

“许氏最近在各地成立了几间分公司,许爱樾和许致樾两人都想取得控制权,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想从我们这里谈下一定的筹码,好去许世安跟前争取那几个公司。无所谓,无非也就是让渡一些利益给他们,许致樾好歹是我燕家的女婿,他要胜出,对你也不是坏事儿。”

燕尔侧眼望了下老爸,表示佩服。

她了解过剧情,心里自然知道现在的许致樾和秦唯一想要什么,但燕挚仅凭判断就能知晓对方的心思。

许致樾名义上是燕家的女婿,但他的胜出实在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或许……以后,他整个的人生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许致樾和秦唯一笃定了燕尔不会同意离婚,那么燕挚便会同意他们的条件,所以他们以为自己是掌握主动权的,而他们所有的主动权无非来自她对他的感情。

燕尔讨厌这种以感情为筹码的谈判!

而这边,燕挚明知道对方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和条件,但为了女儿,却甘愿答应,因为他想让女儿开心,他知道,跟许致樾在一起,女儿才会开心。

看看老爸,燕尔心里一暖,也有些酸。

老爸为了她的心情,真是什么都可商量,不惜牺牲集团的利益也要成全她的任性,在书外,她是一个从小没有父亲的孩子,来到这书里,倒给了她这样一份深沉的父爱。

“老爸,您不觉得您有些太宠我了吗?无论我怎么任性,您都会包容,都会去成全我。”

燕挚望着女儿,表情一滞。

他总觉得女儿有些不同了,以前的时候,女儿对于他无原则做出的让步,从来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绝对不会问这是否会让他为难,会让燕氏的利益受损。

“其实人这一生,哪有什么是必须得到的,只要自己在意的人开心就好。”

燕尔默然。

原来燕挚才是活的最无私、最明白的那一个。

------

到达帕戈餐厅以后,母子二人、父女二人各坐一边。

许致樾仍是一副冷酷的样子,秦唯一看不出什么情绪。

燕挚的脸上堆着笑意,这笑意让燕尔有些不自在,很明显老爸是希望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达成和解,继续维系她与许致樾的关系。

不管如何,名义上的身份都在,所以许致樾对着燕挚喊了一声“爸”,而她对着秦唯一喊了一声“妈”。

秦唯一没有针对燕尔出轨的事儿再去废话,而是开门见山地将一份文件推到了燕挚面前,很明显是经过他们考虑,又经律师起草的。

燕挚低头看着文件,不出所料,无非还是想让燕氏出血,继续让渡利益而已,可以说,比他原来想象的还要稍微苛刻一点。

秦唯一面带浅浅的微笑呷着眼前的咖啡。

一副蛮不在意表情的燕尔望向了这个女人。

能生出许致樾这样有型有款的儿子,秦唯一自然颜值、气度都非同一般,即便已经上了年纪,也不难窥探其年轻时的美貌。

但女人再美,心气再高,一旦爱错了人,那也注定是悲剧。

秦唯一便是这样的一个悲剧人物。

二十多年前,年轻貌美的秦唯一痴心付给了刚刚丧偶的许世安,在其痛苦难解之余,借着酒劲上了那个男人的床,她以为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没想到却是噩梦的开始。

知道她怀孕了,许世安给了她许太太的名衔,但除了这名衔再也没有给她别的,因为那个男人对自己已去世的妻子念念不忘,她无论怎么争,都争不过一个死人。

死掉的女人名字带着一个“樾”字,许世安便将许家的别墅改名为“望樾”,他的大儿子叫许爱樾,彰显着他对那个女人的爱。不但如此,还将她秦唯一的儿子也取名为许致樾,真是绝顶的讽刺!

二十多年来,她果然没有争过那个死去的女人,连同她的儿子都没有争过那个女人的儿子,她的儿子从小就没有得到过与许爱樾对等的父爱。

在燕尔为秦唯一唏嘘期间,燕挚已经看完了许家律师起草的文件。

正要说什么,手里的文件却被女儿一把夺了过去。

燕尔粗略一看,冷笑便凝在了嘴角。

果然这对母子是以为拿住她与老爸的软肋了,真是赤/裸裸的不平等条约,这样的条约一签,拿到许世安面前,确实可以邀到不少的东西。

去年,为了达成与许家的联姻,更苛刻的不平等条约都签过,想想这燕尔还真是坑爹,真是败家女。

“我终于知道中国近代以来主权是怎么一步一步丧失的了。”

许家母子自然听出了燕尔话里的讽刺之意。

“若我燕家不答应呢?”

燕尔问的傲娇、坚定。

此话一出,不说对面的母子,就连燕挚都有些惊奇,想都不用想,若是不答应,对方肯定会选择离婚啊,而女儿肯定是不想离婚的。

果然,只听秦唯一在稍微一顿后,优雅的笑浮上美丽的脸庞,在燕尔看来,总觉得这笑里含着算计。

“许燕联姻之时,两位便答应,会以整个燕氏之力,协助致樾,但若是不能继续秉承这一承诺,自然是……离婚!”

秦唯一说出最后两个字,将眼睛盯在了燕尔的脸上。

燕尔知道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到什么。

但遗憾的是,秦唯一没有看到自己想看的。

只见那位对自己的儿子一往情深,早就没了原则和自我的女人,此时脸上没有失望和惊慌,反而带上了冷冷的笑。

“好,那就离婚!”

燕尔说的铿锵。

三人均震惊当场。

燕挚不解。

秦唯一有些恐慌和后悔。

许致樾抬头望了一眼,眼神也出现了一瞬间的滞顿,片刻后,又有几分释然。离了也好,这样他的灵儿或许就不用再继续等待,对,这样也好。

秦唯一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正要说什么,燕尔不顾礼貌地打断了她,“许太太!”她没再继续称呼“妈”,“您跟我爸先回避一下,有些话我想单独跟二少说。”

秦唯一频频点头。

这丫头一定是呈了一时口舌之快,怎么可能离得了致樾,她说想单独跟致樾说话,想必还是有回旋余地的。

于是,秦唯一在离开之前,悄悄望了眼儿子,示意他注意分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太子妃靠乌鸦嘴福运满满同学被欺

    高个子的眼神显得很慌乱:“可是……我们只不过把它们拿出来交换了一下、看了看,突然我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我眼前一片白色,然后我就来到这儿了。”凌炎虽然很努力认真地听高个子说话,但仍然听得一头雾水。他一只手把剩下的少半个苹果放到了果篮里,另一只手朝着高个子做了个打断的手势:“等等……我没怎么听懂你说

  • 无形撩汉,最为致命[快穿]精髓

    “你是不是在内心疑问,留一剑的意义,是什么?”面对着梵决的极为生涩的沧桑之声,沈一尘开始陷入了沉思。“是啊...留一剑,为了什么呢?这么一个麻烦又困难的东西,是如何成为梵决的核心精髓?实在是奇怪至极。”梵决在天地之间发出轻笑,虚无的声音对着沈一尘袭来:“好好想想,想通了,对往后留一剑很有思想上的助力

  • 娱乐:劳资要根除小鲜肉风气之第二章(2)

    男孩的确是撞了他,安格斯并不是玻璃娃娃,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其实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对方及时地抓住了他,防止他从台阶上跌倒过去了。但是,安格斯可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你叫什么?”男孩局促地凝视着面前的高个子学长,“彼得……彼得帕克……学长,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行吗?”彼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在线阅读第七章

    “人类这种低元素亲和度的种族的器官是无法抵御魔力的冲刷的。”如果没记错的话,肯特是这么说过的。那么,人类的灵魂是否也是同理呢?那就只有试一试才知道了吧,毕竟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要么战胜它,要么被它攻击吞噬,变成一个无意识的野兽。但是啊……“我现在这样真的还能算是一个人类吗?”感受着魔力海从自己

  • 民国奇探之乔探长今天缺女朋友吗之离开首都星(4)

    “皇家研究院Omega潜能研究所、首都星医院联合发表声明,周言上尉经过妥善治疗已完全康复;同时,经过多方努力,周上尉精神力已提升至S级,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二位S级Omega……”果然,如周言所说,在第二天官方就举行了发布会,将他已成为S级Omega的消息公布于众。但这些都与洛简溪没有关系了。“安检通过

  • 叛侣游戏服用朱血果

    翌日,秦质子府。大清早,秦明和赵姬在用早饭,一碗菽粟,一碗肉糜,调味料只有盐,这就是秦明的早饭。刚用完早饭,赵姬就拉着秦明向质子府一处没人居住的房间走去。质子府并没有条件设立专门的修炼用的静室,只能收拾出一间无人居住的空房间暂用。路上,秦明吐了吐舌头,不得不吐槽的就是这时候的饭菜是……难以下咽啊!今

  • 下界录之当归之洞房花烛(7)

    成婚的日子眼看就要到了,司缘星君私下对金吒道:“三公主生来为仙,不懂男女之事,我去给你找些月老的安神酒,洞房之夜你只需让她安睡,糊弄过去即可。”金吒魂不守舍的点了点头,司缘星君又嘱咐了几句,便回天宫去了,走时心里犹自念叨着:“记得月老说过,红色的是安神酒,绿色的是合欢酒,对,就是红色的……”董记酒楼

  • 快穿之宿主有点闲在线阅读第四节

    李歪嘴见状,立刻慌道:“不行,谁知道你这小妇人是否真的懂得医术,万一把我爹扎坏了怎么办?”他现在有些后悔同意,让眼前的小妇人给他爹看病。“怎么,你不是说你爹快断气了吗?既然如此,让我扎两下又有何妨,兴许能把你爹救过来也说不定。”顾依梦说到这,话音一顿,“还是你心虚了,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爹的事,怕你爹醒

  • 清穿——暖在线阅读第五章

    “本周一位是——MAMAMOO~~”“祝贺你们~!!”五个人紧紧的盯着分数滚动器,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辉人,激动的跺脚拍着旁边的颂乐,当MC让队长发表感言时,柳姩才反应过来,转头眼眶红红的看着玟星。‘我们拿一位了吗?’柳姩仍然不敢相信的用眼睛问玟星,玟星激动的晃动柳姩的肩膀,‘是我们,是我们啊!’“首先

  • 醉妃吟(完)第6章在线阅读

    薙切真凪注视着陈冰,半晌之后,她轻轻点了点头。“既然有想说的话,那就直说吧...”.........“我想问薙切伯母一件事...”“您觉得,您对得起绘里奈么?”注视着薙切真凪的眼眸,陈冰一字一顿道:“关于神之舌历代拥有者,应有的宿命一事,我听家中的长辈提起过!”“我知道在您身上,潜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