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傻瓜战线第4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15:26:56 作者:ANX 来源:飞卢小说网
傻瓜战线
傻瓜战线
作者:ANX来源:飞卢小说网
内容简介:北道殊(日本的成功商人)和秋思贤(韩国人)在一次旅行中结识并相爱,几年后两人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北旅幸。这正成了黑帮威胁他们的一个借口。北道殊和秋思贤担心女儿会受到伤害,在黑帮打电话勒索威胁的前一天把女儿送到了日本一家知名的孤儿院,并且把所有财产都捐赠给一个韩国很有声誉却濒临破产的企业。隔天,北道殊和秋思贤遇害,死因却是一场特殊的车祸,肇事者不明…北旅幸的命运将会如何?事情将会面临怎样的转机?一系列的遭遇随着北旅幸的逃离逐渐展开…(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筒子,你说小正太藏哪儿了呢?”阮绵绵一边洗菜,一边寻思着任务的事情。

“哼,这个我知道。”系统君又开始勾人好奇心了。

“在哪儿?”阮绵绵洗菜的手顿住了,迫不及待地问,“你说,要是咱们不待在他身边看着,让他一不留神受刺激了。那以后就算费老大劲也不一定能掰回来啊。”忧心忡忡的阮绵绵这阵子一直在担心这事。

“你以为他现在受的刺激还小?”系统君毫不留情地指出,“而且,这些刺激他必须得一一经历。”

这忒惨了吧?!

阮绵绵简直想为这些任务对象挽一把泪。看来‘祸福相依’这句话还是相当有道理的呀。被天道选中这件事,也讲不好是中了大奖,还是倒了血霉。

不过,再转念一想,阮绵绵心里开始有点发慌了。这不也意味着自己的任务难度直线上升了吗?

话说之前阮绵绵心里有个小九九。她琢磨着要是能护着任务对象避开那些磨难,那他们应该有很大几率不会长歪。

不过按照系统的说法,阮绵绵的这个计划只能是胎死腹中了。想到这茬子,阮绵绵简直是痛心疾首。连菜都洗不下去了。

“欸,宿主,我可提醒你啊。别瞎想招儿,免得遭天谴。”系统君的声音传入阮绵绵的脑子,“毕竟要是没这些磨难,他们也很难脱胎换骨,担下天道布下的大任。”

这个道理阮绵绵还是懂的。

“所以啊,别企图逆天而行,”系统君循循善诱,“你不妨想想看,自古以来,同老天爷作对的,有几个能善终?”

“可他们要是扛不住,长歪了。不也没法完成重任了吗?而且还会引起更多麻烦。”阮绵绵这会子心里是拔凉拔凉的,说话有些不经大脑。

“所以啊,这也正是你我存在于此的原因呐,”系统君逻辑性杠杠的,“让他们既承受住了应有的磨难,又不至于三观歪掉。”

系统君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宿主,这下你知道咱们这一系列任务的重要性了吧。”

阮绵绵认命地垂下了脑袋瓜子,总感觉前路茫茫的样子。

“死丫头,洗个菜磨磨唧唧,客人都快等急了!”李掌柜一如既往地大嗓门开吼。

“来了来了!”阮绵绵赶紧把木盆里的青菜捞起来,放入篮子,麻溜地送到后厨去。

“小丫头片子,成天饭吃的倒不少。一干起活来就偷懒。”李掌柜还在碎碎念。

“得了,你说你成天跟个孩子计较什么!”也只有芸娘能制住了李掌柜了。

“娘子,不说了,我不说了,”李掌柜节节败退,“你别气着,免得伤了身子。”

两口子又说了几句,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

星星稀稀落落地散在天幕上。三三两两个散客也吃饱喝足,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洗好堆积成山的碗筷,阮绵绵也终于能好好歇息一下了。

拖着累了一天的小身子骨,阮绵绵满足地躺在了后厨杂物间的小木床上。

说实在话,每天就这会儿子工夫最幸福。

“筒子,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王玄策啊?”阮绵绵和系统君例行夜谈。

“快了,”系统君故作神秘,“以后啊,你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长着呢。”语调被拉得悠长。

总觉得心里有点慌,阮绵绵拿被子蒙住头。

罢了罢了,眼下睡才是第一要务。旁的以后再说吧。

******

我的老天爷呐,这才几天,小正太怎么弄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

阮绵绵差点眼珠子都快瞪掉下来了。

话说早上阮绵绵打着哈欠去后门口倒垃圾。一只脚刚跨出门槛,一个身影就闪了出来。

脖子上又架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阮绵绵这会子是什么睡意也跑光了。

硬着脑袋哆嗦地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这不是小正太王玄策吗?!

俗话说,一会儿生二回熟。被这个小正太威胁过两次的阮绵绵觉得,这次他应该也不会真杀了自己。毕竟第一次他也把自己好好地放走了。

于是,心里总算稍微安定了点。

“找个地方先把我藏起来。”明显压低了声调。

阮绵绵没有犹豫,重重地点了点头。

脖子上的匕首随之被撤下,阮绵绵也跟着松了口气。谁知快蹦到嗓子眼的心还没落下去,问题又出现了。小正太竟然踉跄了一下脚步,要看着就要倒。

正在这时,阮绵绵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小正太,半拖半拽地抓紧往自己的小杂物间走。

幸亏这会子天还没怎么亮,后厨这边连个人影也没有。

也幸亏这些天在酒楼干活,长了点肉,增了些力气。要还是之前那副皮包骨的身子,怕是阮绵绵还没把人拖到杂物间,中途就把自己给累趴下了。

可算把人拖到房间了。这会子小正太王玄策已经处于人事不知的状态了。阮绵绵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把他弄到了小木床上。

“宿主,看不出来嘛,你还有把子蛮力。”系统君调侃道。

气喘吁吁的阮绵绵压根没心情搭理。坐在床边缓了会,才好奇地打量起王玄策。

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几处,从中能隐约看到血迹渗出来。因为穿的是黑色衣裳,所以之前阮绵绵压根没注意他居然受了伤。脸色苍白,额头冒汗,活脱脱一副失血过度的模样。

这可怎么办!阮绵绵可没有一点点救护病患的经验。一时间脑子里先慌了神。

“别急,宿主,他们这样的气运之子是不会轻易挂掉的。”系统君看不下去了,“你先给他弄点热水,处理一下伤口吧。”

对,伤口得好好处理,不然感染了就麻烦了。阮绵绵赶紧去后厨端了盆热水,拿了块干净的棉布,开始给小正太擦伤口。不过——

“筒子,你说要是小正太醒了后,发现衣服被扒了。会不会宰了我?”阮绵绵有点心虚,下不了手。

“宿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都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了,我想任务对象是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

说得也有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些有的没的。再说了,他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小豆丁,谈什么男女大防也着实早了些。阮绵绵自我催眠了一下,开始小心翼翼地给小正太扒衣服。

阮绵绵手忙脚乱地给小正太擦拭好了伤口。又找来自己的里衣,扯成布条把伤口处裹上。最后,扯平被子轻轻地给小正太盖上。做完这一切后,阮绵绵才放下心来,出去干活。

门刺啦关上的那一刻,床上那本该处于昏迷状态的小少年却蓦地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明一片透亮,哪还有一点点不清醒的模样。

王玄策半垂着眼眸,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只那纤长的睫毛微微颤了一颤。手边握着不离身的匕首,手指慢慢摸索着手柄纹理处,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

如意酒楼向来中午生意最好,也是大伙儿最忙的时候。阮绵绵平时是怎么也不敢在这档口耍滑头的。

不过,今天记挂着房里还有个病号,于是便悄默默地从后厨里顺了点菜包子,准备带回去给小正太吃。也不知道小正太醒了没。

阮绵绵趁李掌柜不注意,一路带风溜回了自己那间杂物室。

好险。关上门那一刻,阮绵绵还有点心有余悸。拍了拍胸口,阮绵绵望床上望去。

这一看可糟了。床上哪儿还有什么人。阮绵绵心里一惊,可又不敢声张。“你说他能去哪儿?”阮绵绵一脸懵地和系统君讨论。

“这我哪知道。”系统君毫不留情地回应。

阮绵绵脑袋转了又转,总算聪明了一回。小正太王玄策的衣服因为破得太厉害,又满是血渍。所以被自己早上放在锅灶里销毁了。

这会子身上只剩一个中裤,又裹得全是布条。阮绵绵不信那小少年会贸然出去。既然出去的可能性不大,那应该还在屋子里。

想到这儿,阮绵绵开始在屋子里四处打量。

因为原先是个杂物间,所以屋子除了左边的小木床,右面还堆放着一些坏了的桌椅板凳之类的杂物。李掌柜是个抠门的,坏了也舍不得扔,只堆了一处又一处。

阮绵绵放慢了脚步靠近那堆杂物,一边小声招呼:“公子,你在吗?我给你带吃的来了。”

没人回应。

奇怪,阮绵绵有点觉得自己是判断失误了。走近了看,杂物堆那块地方,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都没有人影。

怪了,真是怪了。

阮绵绵有点想不通。

就在她丧气地想,人可能真走了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风从头顶飘了下来。

卧槽!忘了这小正太还会飞了。原来他是躲在了房梁上啊。

“姑娘,”小正太的脸好像有些不自然的红,似乎是对自己没穿上衣感到有丝羞耻,“给姑娘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阮绵绵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赶紧表态。“要是没有太守夫人,我这条小命早没了。能帮上公子你,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麻烦。”

阮绵绵麻溜地从怀里掏出用油纸裹着的三个包子。献宝似地打开了,还正热腾腾地冒着热气,“公子趁热吃了吧。我也得走了,要是留太久,掌柜的见不着我人会起疑。”

小少年王玄策神色有些迟疑。阮绵绵一把将三只白胖胖的大包子连着油纸一统塞到他手里,临了还不放心地嘱咐:“公子千万别走,凡事等我晚上回来了再商量。”

少年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阮绵绵这才如释重负地离开。

在她身后,少年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恶作剧地戳了戳大白肚皮的包子,软绵绵的,有趣。眼神中蕴着万种光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假面骑士综]我不做假面骑士辣之吃饱了撑的

    路小安恨不得沿着无线电波钻到翟梦醒面前,一把勒死这个蠢婆娘,大吼:“你个败家老娘们!那么多钱,就这么被人生生骗走了?你就打死不签字怎么了?上电视台告他们去,走到哪里都你有理!我告诉你现在群众都十分痛恨这帮为富不仁的混蛋,吸血鬼,资本家的走狗子!你个不知好歹的瓜娃儿!翟梦醒举着话筒,离自己耳朵根有二十

  • 柯南之黑暗人生之旧事惊心忆梦中

    汽车一直颠簸着向前行进,陆朝颜一会给木雨讲笑话,一会静静的看着窗外。稍露胸膛的黑衬衣已经有些湿了,高高挽起的袖子好像一个黑社会老大,眼睛时不时怪怪的看着木雨,不让木雨有任何机会由于车子左右摇摆的缘故而向旁边的男生靠近,有一点保镖的架势。天空渐渐的黑了下来,窗外还是一片喧闹,雨仍然迫不及待的涌向地面,

  • 三国:名将的天空第四章在线阅读

    蔡美美呆坐在地上,心,撕心裂肺的疼。即使不爱,他们也是相处了十年的朋友,真的要为了抓人而把她搭进去吗?“沈大哥,我爱了你十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的爱就这么的微不足道?十年?霍东擎紧蹙的眉头有些波动。砰!沈仲翰咬牙切齿再次冲了进来,指着霍东擎愤愤的说道,“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亲手抓捕你的!”在门外等

  • 娱乐之醉卧红颜之好高大上(5)

    “果然是母女,天性的东西是不会变的!”钟盛鑫讥讽的话让安暖心一抽。“停车!”安暖逼退自己哭泣的冲动,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头。“我说,停车,你听到没有?”最后五个字,猛的声线拉高,车子唰一声,停在路边,钟盛鑫眸光不耐的盯在她身上。“安暖,大半夜的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钟盛鑫,当初是谁说,娶我,不

  • 杀破狼在线阅读那些议论

    骆昕瑶走出病房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墨老太太激动的声音:“一会儿梅曦要过来看你。”本来她以为墨子宸会有什么反应,她稍微顿了顿,却并没有听到墨子宸的声音。呵呵,陈梅曦。骆昕瑶摇了摇头。离开了墨子宸和墨老太太,一走到医院的走廊上,骆昕瑶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僵硬的背终于回归了正常的状态,不禁长长的嘘出了一口

  • 无限进化之老子是蚂蚁在线阅读第4节

    下午没有课。天云独自一人在校园里乱逛,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小湖边,湖水清澈透底,能看到金色的鲤鱼在水中嬉戏,显示出生命的美丽。微风抚过,在湖面上掀起点点的涟漪。一切显得那么宁静。蔚蓝的天空中偶尔飞过几只小鸟。远处的高山又是显得那么的巍峨。大自然最美好的一面完全展现在天云的面前,天云不由自主的深深的吸

  • [综英美]格温在线阅读第二节

    不得不说作为妖冥国的圣主之子,寒坼拥有几千年来该家族中最强的灵力,而且在加冕中引来了千年未遇的玄天神光,因此,从此妖冥国圣子寒坼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虽然其年龄只有七八岁,但其灵力已经堪比妖冥圣主了,当然,没有人会认为他能够打败其父,毕竟妖冥圣主是妖冥国近百年来最强大的圣者了。而且,就术和武技的

  • 一般的打脸系统之去找萧余扬

    明媚的阳光透过薄透的窗纱照透进屋内,落在斜躺在老板椅上的男人身上温和而不刺目,男人合着眼,侧颜的轮廓完美的像是上帝亲笔勾勒而出的作品,细碎的头发随意散在眉角,挺直的鼻梁,薄而微扬的唇,明明是男人却丝毫不比女人差的白皙的皮肤……简繁恍然有种看见天使的错觉。不,他怎么会是天使,他是不折不折扣的无耻流氓!

  • 三国之江山美人不好的预感

    孟凡哭笑不得,这个普通的墨镜,在镜框上刻上几个代码,竟然能产生透视功能,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猛地拿起墨镜,向水泥石桌上摔去。小黄金来不及阻止,墨镜已经与凉亭内的水泥圆桌亲密接触。碰地一声响,两枚镜片已经摔碎,只剩下一个眼镜架被孟凡拿在手里。毫不在意小黄金的悲愤欲绝,他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将镜框慢慢地架

  • 一帘幽梦——萍浮在线阅读第三章

    刘凯带着龙若买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指着不远处的公寓道:“我们就住在上面,我带你上去吧。”龙若点头。坐电梯一直上了五楼。刘凯才指着一旁的一个屋子道:“就在这里了。”说着忙按下了门铃,一个小伙打开了屋门。看到来人刘凯就指着他道:“他是电子学硕士我们都叫他溜门王。”龙若看着溜门王笑道:“我叫龙若。”溜门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