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可可爱爱是男主(人外)第四章

2021/11/25 15:13:43 作者:唔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可可爱爱是男主(人外)
可可爱爱是男主(人外)
作者:唔昭来源:晋江文学城
鲜嫩多汁是人外奇奇怪怪是拟人

凌晨一点,安城市龙桥街道派出所。

“真的,你们相信我!她真的是妖怪啊!一下变得那么漆黑,爪子却是白白的手!”

男人只穿了一件紧身黑背心,露出浑圆的大花臂,神色慌张,吓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他头发凌乱,脸上有一个深深的红印,即便是坐在椅子上也不安分,做笔录的时候,随时都能上蹿下跳起来。

此刻,他正伸出自己的手一抖一抖,试图跟值班民警表演“爪子却是白白的手”。

陈州屈指扣了扣桌子,瞪视道:“干什么?好好说话。”

另一个值班民警出来倒茶,旁观了该男子的部分表演,凑过来问:“怎么了?”

陈州看了那男人一眼,没好气地走到一边:“别提了,跟他妈的神经病一样,说有个女的,是妖怪,就那个聊斋里的……画皮?我估摸着他这里有点问题。”

陈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继续道:“而且他身上有股怪味,跟尿裤子上了似的。”

民警皱了皱眉:“辛苦兄弟,随便应付下得了。”

于是陈州又重新回到桌边,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来:“这位先生,你瞎编乱造属于报假/警,是要被追究责任的,明白不?”

靠,离得越近,尿骚味就越明显,陈州烦躁得不行,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朝下戳了戳,很想点燃。

“那这样吧,我把你说的这个,张诺,叫过来,你们当面对质……”

“不行!”男人一下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两圈说,“你叫她过来,她就会害我,那我找警/察干什么?你们要对我的人身安全负责,做不到我就投诉你们!”

陈州按了按太阳穴,抑制住自己要将人掐死的冲动。

没管那个疯子,他拿起座机听筒,拨通了张诺的号码。

-

手机铃响的时候,张诺正在洗澡,她快速冲干净手上的泡沫,在脏衣服上擦了一把,摁了免提:

“是我。”

张诺一怔,然后反应过来了——这是程白枝的声音。

自早上见过程白枝以后,她便按照那女人的话,没有回家,而是在单位附近住了个酒店。

“嗯,程小姐。”张诺应声,听到那边慢悠悠开口:“解决了。报酬七天之后打我银行卡,号码你记一下。”

“为……为什么是七天?”

“淘宝用过吧?七天之内,如果他还能对你构成威胁,本次服务免费。”程白枝在那头似乎笑了。

张诺明白了,原来还是七天包退服务。

程白枝,可能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她立刻找出纸和便签。

程白枝报完卡号之后,说:“那没别的事,希望我们永远不联系。”

很少有人这样告别,但是张诺听着却觉得放心,出于礼貌,她没有先挂电话,于是她听见程白枝说了这样一句话:“等下可能会有警/察给你打电话,吸/毒的事可以说。”

“等……”

张诺还想问,那边却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张诺手心开始发凉,牵涉到警/察,难道程白枝用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段?

她有点后悔自己的鲁莽。至少应该多了解一下程白枝的底细。

不过话说回来,她也无从了解。

这么乱糟糟地想了一通,手机铃响起来,她小心地接听:“喂。”

“喂,张小姐吗?这里是安城市龙桥街道派出所。”电话那头的民警语气倒不是她想象中的质问,反倒带点歉意,“不好意思深夜打扰您,是这样的,我们收到了一则报案,向您核实一下情况可以吗?”

三分钟后,陈州挂了电话进门,彪哥立刻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她抓起来啊!”

“抓她?抓她干什么?”陈州冷冷笑了,“倒是要麻烦你配合我们做个尿检了。”

-

张诺家楼下不远处,停着一辆漆黑的SUV。

“张诺”挂了电话之后,坐在驾驶座上,没急着发动车子,而是用一瓶卸妆水似的东西和化妆棉将五官擦净,又画上程白枝的脸。

画完之后,她侧着身体伸了伸懒腰,盘在一起的头发柔顺地垂下来,漆黑的发尾微微带着点卷,落到肩上。

马上要有本月第一笔收入了。

她有点美滋滋地想。

已经过了夜半,身为妖物,木萧对睡眠的需求并不高,她决定去清吧喝杯酒,慢慢打发掉剩下的时间。

她把车停在清吧外面,下车时拿了件白色大衣披在身上,没带包,钱夹随手塞在大衣口袋里。

刚推开清吧的门,就有一堆蓝色映入眼帘。

是一群穿着淡蓝布袍的道士,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挽起宽大的袖口在拼酒,有几个人的布袍下还露出了秋衣秋裤。

……这也太不敬业了。

木萧知道安城有个所谓的道士协会,位于协会顶端的道士可能有点真本事,但这类人一看就是三脚猫,她一个妖怪招摇着从他们身边过去,也没引起半分注意。

真是世风日下,捉妖人都认不出妖怪了!

木萧替不景气的道士行业瞎操心了一会儿,然后随便挑了个沙发坐下,点的东西还没上,又去了趟洗手间。

清吧的洗手间做的很精致,飘着淡淡的熏香,刻意搭配的枯枝缠绕在镜子边上,怪好看的,木萧随手摸了一下,判断不出那树枝的真假。

这时候,她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

有个醉汉从男厕所摇摇晃晃地走出来,撑着洗手台,不断打着难闻的酒嗝。

在清吧也能醉成这副德行,木萧微微皱眉,转身要走。

谁知她刚侧过身,对方也一侧身,并且靠了上来。

“美女,一个人吗?”

木萧面无表情,余光瞟到了不远处的监控,动了动唇:“不,我是一个妖怪。”

醉汉面色发红,手指在空中翘成兰花,摇头晃脑地笑了:“美女,你真幽默。”

就在这时,他的肩膀被人用力拍了拍,对方显然不太讲礼貌,拍了两下就按着他的肩,用力往后一拉,逼得他生生后退好几步。

醉汉吃痛大骂:“我操!你脑子有病?”

男人身形高挑,往前走了几步,漫不经心道:“你挡着路了。”

这里有两个洗手台,醉汉方才站在右侧,万万挡不到他左边的路。

醉汉显然没醉到白痴的程度,挥着拳头就上来跟男人理论,下一秒,他的手腕被男人猛地一扭,继而狠狠地按在了洗手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有监控!”木萧唯恐他再下重手,连忙出声提醒。

这一声,也把她自己的不良居心给暴露了——正经人怎么会到清吧里也要看看监控的位置?

男人闻言,唇角轻勾:“坏的。”

木萧:“……”

这位哥可能也是个不正经的。

虽然长得不像。

面前的男人眉眼英俊,挺鼻薄唇,脸上的每一根线条都像精心雕刻过,一身熨帖西装,充满精英味。

靠近了,还能闻到他身上清冽的味道。

大概不属于任何一款男香,而是这个男人本身的味道。

很好闻。

木萧立刻犯了职业病,目光沿着男人的五官描摹,想在短短的会面结束之前将男人的模样映在脑海里。

没准以后用得上呢。

男人似有察觉,垂眸看了她一眼,木萧立刻收回目光,小声道:“谢谢。”

男人迈开长腿,与她擦身而过,淡淡道:“不客气。”

木萧离开前潦草看了那醉汉一眼,却看见他已经倒地睡死,表情还怪陶醉的。不禁摇了摇头——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前脚还挨打呢,后脚就能睡得鼾声雷动。

她没注意到那醉汉手腕上贴着一张小小的符咒。

……

结账出了清吧的门,木萧坐上自己的SUV,恰好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方才的男人。

她来安城已经一年多了,从没见到过如此有型有款的男人。

身为日日跟人皮人脸打交道的画皮,自然逃不过颜狗的标签,木萧摇下车窗,打算多看两眼。

男人西装外披了一件黑色的大衣,逆着灯一路走来,身材被光勾勒得笔挺有型。他走到一辆黑色轿车前,司机早已等候在旁,恭恭敬敬替他拉开车门。

木萧眯了眯眼,看清车标后,感叹了一声:“有钱人。”

哪天她有钱了,也要买一辆这样的好车。

这样想着的时候,脑袋里冒出房东太太那张鬼见愁的脸,木萧瞬时抖了两抖,一边拧动钥匙一边想,算了,还是先把房租缴清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奶爸的荣耀第六章在线阅读

    而且他的修炼方式也很奇特,首先寻常的凝血境的修士可以用灵药辅助血气淬炼肉身,但墨邪完全可以越过这个阶段,只要他亲手杀死修士就可以获得大量的杀戮之力。然后通过吸收这些杀戮之力来代替灵药淬炼肉身,不过有一句俗话说的很好,上帝给你打来了一扇门,却关上了另外一道门,这句话放在墨邪的身上很贴切。因为祖灵根的缘

  • 互穿后老板疯狂追我在线阅读看来,你们是想死!(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一道人影很熟悉!”五人之中的女生,皱着眉头问道。人影速度太快,周身剑气翻腾,而他们距离又远,因此只能看到个大概的轮廓!“确实有点熟悉,难道是我们学院的?”赵久也是狐疑道。“不可能!”倒是方城,果断的摇头说道,“夏水武道学院,能有如此战力的,不超过十人,但是那些人的手段,我们多少都

  • 铠甲勇士之修罗帝甲在线阅读第二节

    “肉桩功,熟练度,什么鬼东西?”孟阳猛地一吞口水,眼睛瞪得无比巨大。愣神间,他瞥到那少年看他怪异的眼色。面色一怔,当即捂着胸口就连连向后退了两步。“哎呀...”一边喊着,一边故意做出痛苦之色。为演的逼真,退后的过程中他还不忘吐了一口白沫。看着四肢僵硬的孟阳被自己击退,少年阴冷的双目顿时闪过一丝疑惑。

  • 影帝和他的大魔王女友在线阅读第一章

    唐继祖在库房里清点家当,单子上有的就勾一下,没有的就加上去,若是单子上有库里没有,就画个圈圈。唐继祖做不惯这类细致活,小半天下来就头晕脑涨的。按理这事是管家或家里当家太太做的。可是家里没多余的人了。唐家要合家回老家,家里下人都散了,有门路的自赎自身。没门路的,唐家也不是苛刻的,找了人牙子,卖到厚道人

  • 太子妃靠乌鸦嘴福运满满同学被欺

    高个子的眼神显得很慌乱:“可是……我们只不过把它们拿出来交换了一下、看了看,突然我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我眼前一片白色,然后我就来到这儿了。”凌炎虽然很努力认真地听高个子说话,但仍然听得一头雾水。他一只手把剩下的少半个苹果放到了果篮里,另一只手朝着高个子做了个打断的手势:“等等……我没怎么听懂你说

  • 无形撩汉,最为致命[快穿]精髓

    “你是不是在内心疑问,留一剑的意义,是什么?”面对着梵决的极为生涩的沧桑之声,沈一尘开始陷入了沉思。“是啊...留一剑,为了什么呢?这么一个麻烦又困难的东西,是如何成为梵决的核心精髓?实在是奇怪至极。”梵决在天地之间发出轻笑,虚无的声音对着沈一尘袭来:“好好想想,想通了,对往后留一剑很有思想上的助力

  • 娱乐:劳资要根除小鲜肉风气之第二章(2)

    男孩的确是撞了他,安格斯并不是玻璃娃娃,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其实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对方及时地抓住了他,防止他从台阶上跌倒过去了。但是,安格斯可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你叫什么?”男孩局促地凝视着面前的高个子学长,“彼得……彼得帕克……学长,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行吗?”彼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在线阅读第七章

    “人类这种低元素亲和度的种族的器官是无法抵御魔力的冲刷的。”如果没记错的话,肯特是这么说过的。那么,人类的灵魂是否也是同理呢?那就只有试一试才知道了吧,毕竟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要么战胜它,要么被它攻击吞噬,变成一个无意识的野兽。但是啊……“我现在这样真的还能算是一个人类吗?”感受着魔力海从自己

  • 民国奇探之乔探长今天缺女朋友吗之离开首都星(4)

    “皇家研究院Omega潜能研究所、首都星医院联合发表声明,周言上尉经过妥善治疗已完全康复;同时,经过多方努力,周上尉精神力已提升至S级,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二位S级Omega……”果然,如周言所说,在第二天官方就举行了发布会,将他已成为S级Omega的消息公布于众。但这些都与洛简溪没有关系了。“安检通过

  • 叛侣游戏服用朱血果

    翌日,秦质子府。大清早,秦明和赵姬在用早饭,一碗菽粟,一碗肉糜,调味料只有盐,这就是秦明的早饭。刚用完早饭,赵姬就拉着秦明向质子府一处没人居住的房间走去。质子府并没有条件设立专门的修炼用的静室,只能收拾出一间无人居住的空房间暂用。路上,秦明吐了吐舌头,不得不吐槽的就是这时候的饭菜是……难以下咽啊!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