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火影]原来我爸爸也有过中二期之林季阳思虑扬州事

2021/11/25 15:57:05 作者:幼儿源氏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火影]原来我爸爸也有过中二期
[火影]原来我爸爸也有过中二期
作者:幼儿源氏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叫宇智波佐良。有个常年不回家的父亲,还有一个辛辛苦苦在医疗班赚钱还房贷的母亲。然后……听说我出生之前还有个大伯,还有爷爷和奶奶。-------------------本文食用须知:①佐良为佐良娜(莎拉娜)性转,翻译问题,反□□着都是Sarada,设定为十五岁。②本文为第一人称(虽然我也不想用第一人称的_(:з)∠)_)不适者就别打开了。③主线是佐良穿过去,因为很想看见他有个大伯。新增重点!!!敲黑板!!!这篇文出脑洞的时候博人传还没更新、最开始的设定来自于剧场版博人传、博人有天赋但是懒得修行,

踱着步子,刚回到他的小院子,就看到这世的弟弟像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

“哥哥,我想你了,今儿听妈说我们还有个妹妹,是不是?”仰着头问他,一手还扒拉着他的胳膊。

七月的天还是很热的,林蜚阳跑的满头满脸都是汗。

“是呀,是堂妹,石头想不想要妹妹来咱家啊?而且妹妹跟石头一样大,只比石头小十天的样子哦。”才刚六岁的小人儿才开始留头,摸上去有些刺手,他拍了怕弟弟的头,诱导他。

“想,想要妹妹,妹妹跟舅父家的妹妹不一样,是我们家的。”林太太最喜欢女儿,可是这么多年也就得了两个小子,是以特别惯着娘家侄女儿,让石头经常吃表妹的醋。这回要是去扬州能带回来个自家的妹妹,那不就可以打败那个爱哭鬼的表妹了?

“好,那我们去找妈,让她带着石头一起去扬州,把妹妹带回来好不好?”充满了诱惑的话让石头立马找到了目标,带着奶嬷嬷小厮一阵风似的走了。

院子里的丫头小厮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自家二爷也太好哄了吧。可再想起二爷平时那淘气撒泼的样子,觉得今天看错了。一定是我走错了门儿。众丫头小厮的想法林季阳是不知道的,也没心思管,他现在只一门心思的想着那个大名鼎鼎的林黛玉是自己的妹妹了。

真好!嫒玉他现在照顾不到,可上天垂怜,又送了个妹妹给他,他一定会保护好妹妹的。心情有些激荡的林季阳狠狠地攥了几下拳头才压下了心思。

端坐在卧室的小书房里,手指敲击着书桌,开始思索把林妹妹带回自家的可能和可操作性。

一,自家那位大伯,林如海更属意谁教养林妹妹?自家是有优势,是林家本家,黛玉的亲叔叔家。而且离维扬近,两家来往更方便。

可贾家是黛玉的亲外祖家,虽然她妈妈去了,可京城有妈妈的亲人在,尤其是贾母这个一品诰命,要是有她的教养,黛玉将来的教养不会受人诟病。当然,如果贾母真的会好好教的话。

二,贾家的阻力,贾家要接黛玉回京城,许是有几分为黛玉考虑的,但是更多的是为了不与林家生分以及林家部分的家产。而且贾家在江南地界儿的能量丝毫不弱于林家,因为他们有个巨大的助力—老亲甄家。

而林家的老巢在江南,底蕴也并不差,只是因为林家人少而势力不显罢了。而人少有个好处就是团结,林家的凝聚力不是贾家可比的。

三,林妹妹的意愿。这就看林妹妹是更亲贾家还是林家了。这个选择也不是没法子入手的。

贾家派来的是嬷嬷小厮的,而自家是母亲出马。女人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母爱无处发散,自家母亲又一向喜欢女儿,看到软软糯糯的黛玉还不掉坑去?

所以自家接来黛玉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再说了自己还握着贾家的破烂事这个大杀器。总能换回林妹妹吧,林如海爱女如命,总会比较放心自己人吧。

想好了这些,林季阳觉得心情很好,又踱着步子去了后院,陪着自家太太进午饭了。

看着大儿子一脸轻松地走了进来,林太太立马抛下了在软榻上撒娇的小儿子,上去表示每日的戏码——嘘寒问暖。

半晌儿,林季阳摸了摸头上的虚汗,母亲太热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看着哥哥被问的满头汗的样子,林蜚阳顿时乐不可支。母子三人亲亲热热地用了午饭,又说了几句服丧的一些禁忌,林季阳和林蜚阳要为大伯母服9个月的小功。林季阳明年二月的童生试要推迟一年了,等下下年了。那时他已经16了,可以一口气地去考举人了。又说了几句去维扬的事儿,林太太才放林季阳去了书房,进行他下午的课业。

下午他的功课进度由自己掌握,按着前身地进度步骤慢慢地琢磨了四书五经,八股文章的起承转合之后。总觉得静不下心来。默默地拿起笔,开始练字儿,心神完全沉浸在点,撇,横,捺之中,渐渐地也忘却了自己不知道在哪儿的烦心事儿。

其实林季阳的前世是个复杂的大家族,他是正宗的红四代。作为长子出生的他一直背负着家族内外的算计。24岁的他是个冷漠的人,除了弟弟妹妹是他放在心尖子上的人外,就是父母也要退后的。父母虽然恩爱,可是他们也忙,只把小小年纪的林季阳留在老宅,虽有祖辈的护持,但也架不住大家族的勾心斗角,没有丝毫的亲情可言。

他跟父亲嫡亲的侄儿争夺继承权,继承权意味着什么?你是要成为家族带头人的,而且早期家族的主要资源都集中在你这头,不想被边缘化,也只能争。争不到就等着流放吧,至于能不能再爬起来,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不过新的家族带头人是不会给你爬起来的机会的,虽然24岁时他赢了,可是那些手段下作的人把手伸到了自己弟弟妹妹身上,作为一个妹控,这简直就是要命的事儿。

林季阳想法子从他们内部突破,救出了弟弟妹妹,可惜最后一刻的松散让他送了命,没想到他们还为他安排了一场车祸。

最后消失的那一刻,他还在庆幸自己亦安排了后手,能报仇了。

等自己再次醒来就变成了现在的林季阳,只是年轻了10岁,一样是家中的长子,可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妹妹。现在自己的第一次战争就是把妹妹带回来。

沉浸在书法中的林季阳终于确定了自己的重生,以及重生的意义。

在这个世界好好地活着,承担起长兄的责任,护佑全家!想通了,或者是说给了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林季阳算是融入了这个世界,也许日后的生活有荣耀,有困苦,但自己总是有了努力的方向,不会空虚,不会迷茫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金难嫁.在线阅读重影幻梦

    日暮黄昏,重影小楼。“给我,你不要再喝了。”男子毫不客气的夺过女子手中的酒壶,一点也没有商量的余地。青衣女子摇头不依,凑到男子俊朗的脸颊旁,几乎就要贴上去了。她咕咕哝哝的说:“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喝,这酒……”她一把夺过来,抱在胸前,“这酒多好啊,一醉解千愁!”叶镜悬叹了口气道:“你之前给我下了什

  • 重生无限逍遥神之不爱学习

    ‘为,为什么会这样’缘白本愿用袖子擦着眼泪,那模样不管是谁看了都心疼,只不过就算心疼也没办法。‘接下来这个法术名字叫做炎阳炽烈,缘白,不许偷懒,跟着我做,炎阳之火,赤炎焚空..’镇元子拿着玉尘麈扶了扶不存在的眼镜,就算心疼也不能让他偷懒,严厉的说道。‘.....’缘白玲子坐在另一个蒲团上,闭上眼,小

  • 霸世神皇在线阅读第5节

    到了这一天,公孙玲珑穿戴好,拜师礼是皇帝给她准备的,一本古籍。一群小萝卜头整齐划一的拜师,礼毕后,明天就开始上课!今天肯定是不行的,是皇帝的生辰,自然不能上课的。于是到了中午,宴会开始。其他的属国也有使者前来献礼,还有各大臣和后宫诸位公子。公孙玲珑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她也想

  • 主神世界ZSSJ第二章在线阅读

    床是个好东西啊,就是懒懒地躺在上面都让人不想起来,不知不觉中,路九就睡着了。再睁眼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不少人来到了,大概是新环境总是让人感觉到兴奋吧,再想安静地躺着是不可能了。路九点了一下左手腕上的黑色手环,手环表面就放出了一道道光,就像线一般,在路九的面前织成了一个屏幕,屏幕上一头蓝色的鲸鱼在绿色的

  • 我有无数模板在线阅读第5章

    第五章,那一抹绯红用火之君王,来形容火神祝融的能力都不为过,王桦就见过火神祝融用过,那是极致的火焰,焚烧天下万物的火焰。万火臣服,生生不息。嗡~王桦催动能力,就见一团绯红色的火焰自王桦手中出现,刹那间,周围温度瞬间上升了几十度。这...火焰!王羲之动容,虽然火焰如苗,但那散发出来的气息,无比尊贵,火

  • 蛤尊在线阅读第七章

    三周后,杨裕又带着朱迪来到了圣玛丽亚女子孤儿学院。不过这次是开着他自己的车来的。大门缓缓打开,艾丝特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向杨裕走了过来。“跟我回家吧!”杨裕把手伸到了艾丝特的面前,微笑着说道。如果要给自己此时的笑容打个分的话,杨裕觉得应该是满分,因为他说这话是出自内心的。简洁而又饱含着重量。艾丝特看着眼

  • 一步江湖[全息]第六章

    第三章:国夫人何氏笑眯眯地看着济济一堂的孙男孙女,再过几年,等得大孙儿卫放娶亲,生下一男半女的,那就是四世同堂。人生七十古来稀,硬硬朗朗地活到重孙儿满地跑的,那都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福气归福气,就是不能细想,看看这一屋的糟心子孙,就没一个能让她死后安心闭眼的。呆的,憨的,横的,好玩的,好吃的,就没一个

  • 影族传说在线阅读第七节

    “嗡嗡……”大清早,鲁温情正自屋顶习练了一番梅山教的气功法门,打了几圈梅山拳,回到屋里冲完凉,已经坏掉的门铃鬼使神差的响了起来,门铃明明彻底的被前女友用力使劲按压坏掉了,他记得清清楚楚,本来想找人修好,为了省钱一直没弄。“见鬼了。”鲁温情为了保险起见没有立马开门,而是站在门后询问道:“请问是谁?”“

  • [神探夏洛克]我的眼线遍布全世界在线阅读第六节

    “大千之美?”噬耀的瞳孔不由放大。十多年,他未曾入世,只局限在山中,而“大千”这个生词自然也是闻所未闻了。“来!明日之始的试炼将艰苦无比,在此之前为父先带你去一番人间的美好。”说时,右手中食指并拢上划以真元之力起身后石盘中剑。手挥石门开,长剑舞动终悬空,气出雄浑而落于剑身。出乾云,望祖峰,层层冰雪,

  • 一只黑猫带来的钱运警告,目标出现

    沈知意现在有些头疼,是被手机上那笔存款数额气的!作为一个女人,没有男人不可怕,但怎么可以没有钱?抛开这豪门阔太的身份,怎么说之前也是个豪门小姐吧?她是怎么将自己混成这幅德行的?仔细将故事捋了一遍,明明是下个月才会发生的事怎么提前了?恍惚想起,之前看小说的时候,她发现作者的时间线错乱,这段的确是后面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