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的灵魂是饕餮在线阅读第8章

2021/11/25 15:49:18 作者:娃娃他爹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灵魂是饕餮
我的灵魂是饕餮
作者:娃娃他爹来源:飞卢小说网
唐飞穿越至三十世纪的地球,法气复苏,上古凶兽,妖鬼神魔灵魂显现,而唐飞的灵魂本体,则是一只超越品级的究极神兽,饕餮!(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一些人,一些事,都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这是人力无法改变的,只能顺着历史的轨迹,缓缓的前行。

元隆八年春,游南王赵谦在南郡举起旌旗,兴兵造反,一时间一呼百应,反兵势如破竹,直逼帝都,杀得朝廷军队一个措手不及。不过,那是在离柔阳有数千里远的地方发生的事情。在这个小村庄的村民还是依然的安然生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丝毫的危机意识。他们以为,以朝廷号称百万精锐之师,定然可以早日退敌。

这样想其实也不错,后来赵谦因为中途的一次战机贻误,而错失了夺得帝位的机会,更是连身家性命都搭了进去,抄家没族,好不凄惨。可是,这也是景朝走向颓势的一个标志,自此之后,各地起义不断,群雄逐鹿,烽烟四起,以求一展霸业,这是后话。

为了应对各地的乱事,朝廷开始在地方征兵,隔壁家的王哥今年满了十六,也报名了去从军,他说男儿志在四方,必须建功立业才不枉在世上走一遭。战场险恶,可我又不能开口规劝他不要去,所以,在阳春三月的某一天,他与村子里的其他从军的人一起离开了这个他自小生长的地方。

古来征战几人还,沙场上刀剑无眼,从来都是黄沙埋白骨。我不禁低叹,他素来对我很好,这一走,真的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了。

不知不觉中,王哥他们走了三个月了,有时候可以从过路的商人里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消息,但那也只是凤毛麟角,在这种乱世,要寻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这些日子,村子里也不太平,苛捐杂税,弄得家家户户叫苦连天,以前依着奶娘的好手艺,所做的包子一个早上就能卖完了,现在甚至到了晚上还有剩余带回家的,很多人都勒紧裤腰带,减少不必要的支出,艰难的维持着生活。

清晨,纷繁嘈杂,沿街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不断,晨雾还没有完全的散去,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迷蒙,像面纱似的盖在村子里。

最近柔阳附近似乎常有流寇出现,奶娘怕我一个人到处乱跑会遇到危险,所以现在上哪都揣着我,生怕我丢了似的,于是我也就跟着她上街卖包子。

我坐在她身后,看着她忙来忙去的招呼前来的客人,她也不让我帮忙,似乎我只要安分的坐着就可以了。

在奶娘隔壁的摊子是卖面食的,有几个赶早集的农夫在那里吃面歇脚,还顺便说起了闲话来。

一个包着白色头巾的樵夫满脸欣羡的说,“哎呀,你们没瞧见那,那送嫁妆的场面多壮观哪!用那些文人的话叫什么来着?十……啊,对了,是‘十里红妆’也不为过呢!”

“真的?我没能见着,真是可惜了。据说今日就是迎亲了,能娶上威远侯的外甥女,真是有面子,后半生无忧啦!”那个大胡子的男人接着道。

“哎呀,说你糊涂你还不信?这萧太守家也不是等闲人物哪,祖上也是有名的开国功臣,好像还跟宫里头的娘娘是姻亲关系,与他家二公子成亲,那是门当户对!”

“说的也对啊……哎呀,算了算了,别说这些,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还不如想想今年的税怎么交上才好,我看我那几亩瘦田是很难指望上了,这可怎么办呢。”

“哎,我也愁着呢,那又有什么办法!再说了,我家婆娘快要生了,到时更是难,难啊……”白色头巾的人低叹。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待吃完了早饭,就各自挑着扁担离开了。

我敛下眼,静静的听完他们的对话,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出神,那两人看来不超过三十岁,可是岁月的沉疴,已经压斜了他们的肩膀,压弯了他们的腰,正所谓,苛政猛于虎也。景帝多年来的横征暴敛,弄得民不聊生,无论景朝怎么挣扎,也改变不了它的命运。

而且,他们不说,我还完全忘了这么一回事。柔阳的萧太守……那不就是穆国公萧世乾?将来穆朝的开国皇帝?我想想看,他家的二公子,应该就是说萧泽天了。

权贵间互相结亲,历来是最快捷又最稳妥的结盟手段,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必定能同舟共济,成为同盟。

《穆朝史》记载,萧泽天,穆高宗萧世乾的二子,嫡出,十六岁娶妻殷氏。据说,萧泽天出生时紫气盈满庭院,有相士说,此儿不是凡胎,紫气东来,乃天人下凡,将来必能泽被天下,为万民造福。

乱世,是造就英雄的时代,单是我从史书中所看到的就可以得知,萧泽天的确是一个有雄才大略的人,躬行节俭,精骑射,擅丹青,文韬武略,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全才。若我猜得不错,将来萧家得了天下,萧泽天必居功至伟。可惜,《穆朝史》多有缺页,让我对很多事都是一知半解,萧世乾的大儿子萧诚轩又是嫡出长子,是以最终谁继了帝位,是一大悬念。

我默默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他们都是一些但求三餐温饱的市井小民,不懂什么治世,什么天下,多半是每天守着几亩田,安然度日。硝烟一起,最先祸及的又是他们,冲锋陷阵的也许是他们的亲人,可功成名就的却从来没有他们的身影。

一叹,再叹,我自己在操心什么,难道我还能改变这个时代不成?历史应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由不得我多言。不如多想想,今后该如何是好。柔阳,不是可以久留之地,将来萧家起兵,这里肯定会受到波及的。我有些沮丧的盯着奶娘的背影,这不能说话,怎么跟她提起,早些搬离此地才是上上之策?

以前看到小说里的女主角都是靠着现代所学的知识在古代混得风山水起的,偏生自己却穿来一个不能言语的身体,还体弱多病,茫茫然然的不知何所依归。我倒很希望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或许傻人有傻福,日子还过得安稳一些。

劝君莫做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独醒,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有时候,淡看世间,很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穷小子遇上富千金之武道大会(三)

    观众席上,众多女观众早已经被太昊承天的迷人外表所倾倒,一些花痴类的女生,在看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早就把自己身边的男人忘得一干二净了。“看到没有,刚才太昊承天的那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由四条银色气龙汇聚成一条火龙,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看起来好像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般,这传承了上万年的家族底蕴就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之绝对的安静(4)

    詹东听到我这句话,表情愣了足足三十秒,他似乎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可能是我的表情误导了他,因为我脸上没有半分的伤心之色,反而是多了一丝解脱。詹东舔了舔唇,握紧我手说:“莱莱,你别吓我。”我说:“是真的,没有骗你,我也是才得知。”詹东不敢置信说:“可是怎么会这样?前一年不是才好好的吗?”詹东太着急了,他很

  • 网游之雷龙风行主角是谁??

    写到这儿,关于华之国西南处某深山之中的事情,也就先就此打住了,因为那个玄龙呀,烈虎呀,白头鹰呀,他们根本就不是主角嘛,至于那个金黄色寸头,作者连提都不愿提及他的名字的家伙,当然,更不可能是主角了……大家都知道的,无论什么样的小说嘛,肯定都是围绕着主角展开滴嘛,所以啦,本书也不例外了,呃……那么本书的

  • 火影:开局在木叶当下忍在线阅读第5节

    “叔叔,阿姨小兮她刚刚醒了是吗?”杨蓁蓁诧异又惊讶的道。“唉!”夜兮的父亲夜昊叹了口气,自责的道,“都是我们不好,平时忽视了对小兮的关心。”夜兮的妈妈苏涵,带着深深的愧疚,伤心的擦着眼泪哽咽的说道,“我们不应该逼着她要考全年级前十,只关心她的成绩,如果人都没了要成绩有何用,刚才小兮冷漠的看了我们一眼

  • 王者荣耀之南鸢未归之金麒的赌咒(9)

    距离净魂殿遥远的内区,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梁画栋,飞檐盘龙,金鹤独立,看起来甚是雄伟和精美。殿内广阔的大厅上,正跪伏着各种生灵,一个个战战兢兢,惶惶不可。它们的颤抖,更显得大殿悠远深沉,亦增加了不少神秘。这些生灵,一个个只有骨架,没有血肉,全身金色,布满着各色符文,眼睛俱是更深的金色,亮亮的发着

  • 开局一亿元之不宜出门(修)(3)

    Page7伊清浅研一的日子大体可以这样形容,各国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然后帮导师杂役,PPT,论文,杂役,PPT,论文……最后回到宿舍睡觉,和舍友打混,和舍友打混,睡觉……无限循环ing。都说研究生大部分时间就是帮导师打杂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伊清浅从一次又一

  • 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之落霞门之难

    我直接来到两个男道人的身边,我直接跳到他们的桌子上,然后自认为很嚣张的说:“你们说的他们是那个门派?”那两个男人很疑惑的看着我,见我只是个小孩子,虽然嚣张,但是似乎没什么仙力,他们也就跟本忽略了我的状况,他们更嚣张的说:“小不点,滚。”我怒了,从出生到现在,似乎只有我叫别人滚的份吧,我随手一会,两个

  • 奢望清单[无限]在线阅读第四节

    都背叛了自己,她又何需时刻挂念着他,为他保护着自己。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话着未婚夫与自己妹妹的事情,她越想越自嘲,扯下被子赤着脚往外走去。细细地观察着房间,她猛然想起,自己明明就在森林里,被一野猪追赶,然后就被男子甩下了湖,剩下的她都忘记了,而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在这间房间里,根本就无人能给她一个明确的

  • [游戏王]当游戏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菲将手中的文件垫在屁股下面,一副静若处子稳如泰山的模样等待着露面的人,果然,拐角处男人挺拔伟岸的身躯出现了,兀自让这沉郁黑暗的牢房熠熠生辉。苏菲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这么快就来了,也就是说,书房有监控器了。夏辰宇进到地下室,挑起苏菲的下巴,嘴角泛起的笑意冷冽道:“本事不错啊!居然敢教唆我儿子去偷我

  • 开局炼化本命生死蛊在线阅读不信邵先生是第一次

    温柔的夜色并没有把他衬托得柔和,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凌厉,深邃的眼眸冰冷,他是推开地狱之门的死神。也是她心中的魔鬼。“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发生了那些还不够么。她满心的念头就是在他身上划一刀,可现在的情况是她并不能动弹半分。邵霆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美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自己做了什么,我又为什么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