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万灵祭司第七章

2021/11/25 15:44:44 作者:孤岛阿宅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灵祭司
万灵祭司
作者:孤岛阿宅来源:纵横中文网
权柄的交替,是神灵的游戏。世界的变化,是神灵的更迭。而那地面上的人群,却被忽略。这是凡人的时代,不应该是异神的!

王维昭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九点多了,她在阴暗的卧室里使劲的喘气,冷汗也湿透了整个睡衣,睁眼闭眼梦里都是出车祸的惨烈模样,于是她直接起床去洗了个热水澡,早饭热了牛奶和吐司也勉强吃下。

手机微信里还有着邻居朋友发来的——“我看见柳予安了!!!”的消息,以及顾一宁发来的——“柳予安回国了。”

两条消息压着她又回到了那段漫长而又难熬的日子。

她不愿回想,于是在梦里反复让她体味。

快过年了,王维昭买了东西往妈妈家赶,娘儿俩吃着饭,妈妈就发话问她,“你交男朋友了?”

她正无聊的换着电视频道,却在电视里看见了自家穿着大褂的男朋友的身影,她指指电视,“这是我男朋友。”

妈妈皱皱眉,“你这眼光怎么一个赛一个的差?”

王维昭:???

“妈,你就不惊讶吗?”

妈妈将最后一块腊肉夹进自己碗里,慢悠悠道,“就你这样的,那天你把外国王子领到我跟前,说你要成为某个国家的王妃我都不意外。”

王维昭扶额,“妈您想太多了。”

妈妈看了一眼电视,“小伙子长的不错,就是身体不好,处了多长时间了?”

“有小半年了。”王维昭嘟囔道,“您就别管了。”

“我不管,但是有空了要把他带回家让我看看。”

“好。”

临过年这几天王维昭住妈妈这里,王维昭把妈妈家的地址发给张云雷,可惜张云雷倒是不怎么敢来,同时王维昭邻居,那个相杀相爱多年的gay蜜林澈也回来了。

林澈老公没回来,于是林澈约她出来吃饭,还兴致勃勃的问道,“你男朋友呢?他怎么没来?”

王维昭:……………

“你这个兴奋的表情我真的很害怕。”

林澈一脸谴责,“你变了小昭,你以前都不这样的。”

王维昭:“我哪里变了?”

林澈撇嘴,“你身上现在弥漫着一股子待嫁女青年的腐老气息,以前你都是开摩托车的,现在只能老老实实开轿车,偶尔还骑自行车,也不抽烟了,喝酒也少了,出来和我吃饭居然点果汁了!”

王维昭:“闭嘴你这个已婚妇男,你也好意思说我?北京现在管这么严我开摩托车被人查了你去警察局捞我??北京限号我不骑自行车怎么办?徒步吗?烟我在你出国前就戒了好吗?我大姨妈来了喝酒你想让我死了好接手我的姘头吗?”

啊……好累……

王维昭十分懊悔,一遇到林澈她就像个吐槽机一样。

她忍不住扶额,却没注意到身后来了人,以及林澈表情瞬间变的凶狠起来。

“昭昭。”

那个男人弯腰温声道。

林澈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厉声问他。

“你来干什么?!”

听到这久违的熟悉的声音,王维昭忍不住逆光望去,然后瞪大了眼睛。

张云雷上了车,表情有些不好,开车的杨九郎漫不经心问道,“你不是给维昭买蛋糕去了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好像…看到她了。

张云雷闭眼,有些累,然后长舒了一口气,“没事。”

王维昭没敢回妈妈家,晚上大半夜出门开着摩托车飙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就喝了个烂醉如泥,张云雷开门的时候就闻到了很大的酒气。

顾一宁缩缩头,弱弱道,“我去对面躲会儿,有事你再叫我。”

张云雷冷起脸来是很吓人的,顾一宁疯一样的逃逸到了林澈家里,林澈还从门缝偷偷看了一眼张云雷——嗯,是他一见钟情的样子,可惜朋友夫不可骑(王维昭:滚)

“这怎么回事啊?”

顾一宁撇撇嘴,“辫儿哥哥吃醋了,你们上次是不是一起去吃饭,然后又碰到了柳予安?”

林澈想了想,脸白了青,青了黑的,最后沉痛道,“所以柳予安上来抱小昭也叫他看见了?”

“辫儿哥哥还说看见你揍他以为你俩因爱决斗。”

“你解释了?”

“我解释了你的事儿。”顾一宁有些担忧的看了看门的方向,“但是柳予安的事儿…我觉得得看维昭。”

最后张云雷还是从沙发后面找到了王维昭。

从认识她开始就没见到过这么狼狈,宿醉未醒,头发乱糟糟的,身上还有难闻的酒气,张云雷一边心想自己喝醉酒的也这么糟糕吗?一边拍拍她。

实在没法把她弄起来,要是有这个能力了也得把她揍一顿。

“醒醒…嘿…醒醒。”

王维昭听出了是张云雷的声音,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靠着沙发背坐了起来,揉揉头发,“你别蹲着,坐沙发上去,一会儿该腿疼了。”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张云雷气消了,总感觉王维昭是上天来克他的。

但是不行,这事儿不算完。

张云雷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她,闷声问道,“你是不是给我带绿帽了?”

从小在俄罗斯长大,深受战斗民族气氛熏陶的王维昭在宿醉时刻听到这句话,想要把酒瓶子敲到张云雷的小脑壳里,敲开看看他小脑袋瓜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王维昭揉揉额角,“你是不是要分手?”

张云雷气性大的一下子就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王维昭,“你再说一遍?!”

王维昭被他的表情吓的心肝一颤,“……那你听我解释啊!”

张云雷咬咬牙,一下子又坐在沙发上,“行啊,那你说!”

这人气性怎么这么大。

王维昭摸摸胳膊,才坐到沙发对面道,“你那天见到的林澈…和我…我们两个都瓦岗诺娃学校里逃出来的。”

张云雷一脸蒙,“瓦什么娃?”

再生气也被他这个懵懂的表情给逗笑了,王维昭想起网上有人说他像个小福泥,也是没脾气了。

“张云雷,那是我的学校,我从十岁起就在俄罗斯的瓦岗诺娃学校练舞了,就像你一样,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久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我是否喜欢芭蕾舞,它就像我的四肢一样,伴我一起生长,在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带有它的印记。

算不上喜欢它,可有着被老师称赞的天赋,年少成名,最为叛逆时遇到了拉大提琴的柳予安,他像塞壬一样诱惑着自己向往外面的斑斓世界,舞校里是激烈的斗争角逐,跳不完的大跳,无法停止的旋转,和永远控制的食量,于是和好友一起从瓦岗诺娃学校的高墙跳向外面的五彩世界。

俄罗斯不接受同性恋,于是和林澈一起回到祖国,回到故土,却不敢去面对家人,拉大提琴的柳予安进了交响乐团,而没有从瓦岗诺娃顺利毕业的王维昭却在考上北舞的同时进入了中央芭蕾舞团,担任首席。

少年人的一点心思都恨不得轰轰烈烈的让全世界都知道,感情成了不稳当的追逐仗,你来我往是常见事,事情崩盘在柳予安与王维昭大吵关于林澈的事,柳予安在半夜去追王维昭结果出车祸后。

那个时候王维昭才知道,原来柳予安家的势力那么大。

柳予安出车祸送到国外去治疗,林澈出国,然后她就被舞团辞退,被问及原因也只是语焉不详的回答,那个时候还是艺术总监的团长只能讳莫如深的告诉她,是上面有人在施压。

柳予安说她太天真了。

是,在学校的那么多年让她忘了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残酷到你都没地儿说理去。

王维昭曾经逗顾一宁说她穷怕了不是在说谎,那段时间里她一个人在北京吃了好多苦,最后实在走投无路了才回家找了妈妈,挨了好一顿打,哭了一大场才慢慢活过来了。

“我现在想想,觉得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一路走过来,跟做梦似的。”

“张云雷,我怕见到他,不是因为见到他会想起过去那点感情,旧情复燃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我身上,我只是…见到他就想起我差点被逼死的那段时间。”

她的表情几欲要哭,却都被忍住了,“被体制内的东西逼到无路可走,我快要恨死柳予安了……好几次我都特别恶毒的想…怎么不撞死柳予安算了……”

她忍住了眼泪,抬头看着张云雷,眼眶泛红表情却倔强的不行,“所以现在,你是来和我讲分手的吗?”

我们真正爱上一个人,很难说是因为她/他的出色和完美度,毋宁说,是他/她只在你一人面前展示的失败、脆弱、污秽,失态的恸哭时刻、肮脏的性幻想。因为只有在此时,爱者与被爱者才真正的成为共谋。

张云雷选择成为她的共谋。

于是他冲她招招手,“过来。”

王维昭很是倔强的不动,就盯着他看,张云雷啧了一声,坐到她身边,然后捏着她的下巴就往她嘴上亲。

是唇齿相依。

亲到几近窒息方才罢手,搂着心爱的小冤家在她耳边低声道,“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不怕,打电话给我,德云社四百多号人呢,直接上手揍他,听见没有。”

王维昭被他哄的晕晕乎乎的,想起之前大言不惭说自己就没有脸红过,这会儿摸摸自己发热的脸,又忍不住往他怀里钻了钻。

原来不用孤军作战,有人护着的感觉这么好。

后来张云雷和林澈还把柳予安约了出来,三个男人面面相觑,还是柳予安笑了。

林澈忍无可忍道,“你这样做真的不过分吗?”

“我以为没有办法和她在一起也可以。”柳予安慢慢的张开自己的手,曾经这双手中可以奏出最美丽的音乐,他佝着腰,厚重的黑色大衣仿佛压的他喘不过来气,“张磊,王维昭是一个最绝情的女人。”

“我以为她会抱着对我的歉意过下去,这样就算不能和她在一起一辈子,我也可以让她记住我一辈子,但是她走出的太快了。”

“她太绝情了,她比所有人都能够消化痛苦,所以她看上去是那样无情。”

柳予安冲张云雷笑了,“我真希望你和我一样…………”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张云雷直接给了一拳,他们两个人身高体型都差不多,但是看感情,张云雷下手明显很重,重到直接给他打了一个踉跄。

而张云雷也被吓的一批的林澈给扶住了。

林澈:妈耶这也太A了吧。

张云雷冷着脸,“谢你吉言,像你这种人永远都是事与愿违。”

似乎是被这句话戳中了,他吐出血丝,笑了起来,眯起眼睛来,仿佛多年前那个开朗的琴师,“张磊,一旦她要开跑,你永远追不上她的,她只会允许让你看着她的背影。”

事后过来接人的王维昭:我是认识了些什么人啊

“我消化痛苦快啊?”王维昭托腮,“还好吧,我不愿意让那些事情揪着我以后的日子不放。”

她探过头亲了亲她辫儿哥哥的脸,“林澈是不是和你吐槽说我喜欢冷暴力来着?不是,我只是想让时间淡化冲突,我一直在心里为你留着位置。”

“如果你走了,那个位置就空了,我的心也就缺一块了。”

“所以你不要走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穷小子遇上富千金之武道大会(三)

    观众席上,众多女观众早已经被太昊承天的迷人外表所倾倒,一些花痴类的女生,在看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早就把自己身边的男人忘得一干二净了。“看到没有,刚才太昊承天的那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由四条银色气龙汇聚成一条火龙,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看起来好像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般,这传承了上万年的家族底蕴就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之绝对的安静(4)

    詹东听到我这句话,表情愣了足足三十秒,他似乎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可能是我的表情误导了他,因为我脸上没有半分的伤心之色,反而是多了一丝解脱。詹东舔了舔唇,握紧我手说:“莱莱,你别吓我。”我说:“是真的,没有骗你,我也是才得知。”詹东不敢置信说:“可是怎么会这样?前一年不是才好好的吗?”詹东太着急了,他很

  • 网游之雷龙风行主角是谁??

    写到这儿,关于华之国西南处某深山之中的事情,也就先就此打住了,因为那个玄龙呀,烈虎呀,白头鹰呀,他们根本就不是主角嘛,至于那个金黄色寸头,作者连提都不愿提及他的名字的家伙,当然,更不可能是主角了……大家都知道的,无论什么样的小说嘛,肯定都是围绕着主角展开滴嘛,所以啦,本书也不例外了,呃……那么本书的

  • 火影:开局在木叶当下忍在线阅读第5节

    “叔叔,阿姨小兮她刚刚醒了是吗?”杨蓁蓁诧异又惊讶的道。“唉!”夜兮的父亲夜昊叹了口气,自责的道,“都是我们不好,平时忽视了对小兮的关心。”夜兮的妈妈苏涵,带着深深的愧疚,伤心的擦着眼泪哽咽的说道,“我们不应该逼着她要考全年级前十,只关心她的成绩,如果人都没了要成绩有何用,刚才小兮冷漠的看了我们一眼

  • 王者荣耀之南鸢未归之金麒的赌咒(9)

    距离净魂殿遥远的内区,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梁画栋,飞檐盘龙,金鹤独立,看起来甚是雄伟和精美。殿内广阔的大厅上,正跪伏着各种生灵,一个个战战兢兢,惶惶不可。它们的颤抖,更显得大殿悠远深沉,亦增加了不少神秘。这些生灵,一个个只有骨架,没有血肉,全身金色,布满着各色符文,眼睛俱是更深的金色,亮亮的发着

  • 开局一亿元之不宜出门(修)(3)

    Page7伊清浅研一的日子大体可以这样形容,各国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然后帮导师杂役,PPT,论文,杂役,PPT,论文……最后回到宿舍睡觉,和舍友打混,和舍友打混,睡觉……无限循环ing。都说研究生大部分时间就是帮导师打杂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伊清浅从一次又一

  • 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之落霞门之难

    我直接来到两个男道人的身边,我直接跳到他们的桌子上,然后自认为很嚣张的说:“你们说的他们是那个门派?”那两个男人很疑惑的看着我,见我只是个小孩子,虽然嚣张,但是似乎没什么仙力,他们也就跟本忽略了我的状况,他们更嚣张的说:“小不点,滚。”我怒了,从出生到现在,似乎只有我叫别人滚的份吧,我随手一会,两个

  • 奢望清单[无限]在线阅读第四节

    都背叛了自己,她又何需时刻挂念着他,为他保护着自己。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话着未婚夫与自己妹妹的事情,她越想越自嘲,扯下被子赤着脚往外走去。细细地观察着房间,她猛然想起,自己明明就在森林里,被一野猪追赶,然后就被男子甩下了湖,剩下的她都忘记了,而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在这间房间里,根本就无人能给她一个明确的

  • [游戏王]当游戏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菲将手中的文件垫在屁股下面,一副静若处子稳如泰山的模样等待着露面的人,果然,拐角处男人挺拔伟岸的身躯出现了,兀自让这沉郁黑暗的牢房熠熠生辉。苏菲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这么快就来了,也就是说,书房有监控器了。夏辰宇进到地下室,挑起苏菲的下巴,嘴角泛起的笑意冷冽道:“本事不错啊!居然敢教唆我儿子去偷我

  • 开局炼化本命生死蛊在线阅读不信邵先生是第一次

    温柔的夜色并没有把他衬托得柔和,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凌厉,深邃的眼眸冰冷,他是推开地狱之门的死神。也是她心中的魔鬼。“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发生了那些还不够么。她满心的念头就是在他身上划一刀,可现在的情况是她并不能动弹半分。邵霆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美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自己做了什么,我又为什么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