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师从老子:从紫霄宫开始签到第一章

2021/11/25 14:32:51 作者:洪荒西游眠天师 来源:飞卢小说网
师从老子:从紫霄宫开始签到
师从老子:从紫霄宫开始签到
作者:洪荒西游眠天师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昆仑圣地山脚....于鸿钧证道之日激活签到系统。开局大礼包,斩获最神秘先天灵根【五针松】进化潜力(跟脚)。拜师老子,触发【紫霄宫签到任务】,直上紫霄,与三千紫霄客同期听道。这是一个从紫霄宫签到起就无敌的洪荒故事。当苏陌彻底化形之日,引爆洪荒,成就花开十二品大罗道果之位。【老子:吾,不如徒儿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替她】

第一章:

“丫头,你在用点力,算是我老太婆求你了!”

“哎呀呀,王家妈妈,恁瞧,这可真真是不行了……这血多的……”

“唉,不中用了,不中用了!”

王婆几乎跪在了那张破烂的床边,扯着李家婶子黝黑的手腕,声音抖成了筛子,“救娃!保娃啊!我的孙子!大孙子啊!”

李婶眉头一皱,不用王婆多说,她心中自然有数,事到如今,当然是要保住小的了。

真晦气!

她替这村子里多少女人接生过娃娃了,偏这个城里女人娇贵,肚子瞧着一点点大,生个娃这般费劲!呸,这下子红包也别指望了,搞不好还要搭进去白份子!

*

陶梓觉得自己快死了。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血一点一点的消失殆尽,床边围了一群的婆子,叽里呱啦的说着一堆她根本听不懂的方言……唯独一句保娃娃她倒是听明白了。

也好……

也好……

若是死了才能离开这地方,也不错。

陶梓苍白的脸上竟然腾起了淡淡的笑容。

她把心一横,撇过头去,轻轻的闭上了眼睛,额角的汗顺着脸颊滚进嘴里,又咸又涩,这便是她在人间尝到的最后一种味道,紧接着,陶梓的眼前慢慢的陷入了一片漆黑……在没了半点光亮。

*

*

“小惜?小惜,你醒了?”

“医生!医生!我女儿醒了!”

裴玉珠几乎喜极而泣,握着女儿的手一刻也不曾松开。

没一会,医生护士的来了一堆人,他们举着仪器,在宋惜的身上好一通的检查。

“宋太太,您女儿已经脱离危险了,在观察一段时间后可以转回普通病房了。”

裴玉珠脸颊挂泪,这些天的劳累让她看上去老了几分,此时此刻连粉也不曾扑一扑,唇上更是毫无血色,她望着宋惜,眼睛一红,“死丫头!你想吓死妈妈吗?”

陶梓觉得自己一定是没有死透,否则手腕处怎么还传来一阵阵的疼痛?难道人死了,还会有感觉不成?

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女人,为什么自称是她的妈妈?

裴玉珠见宋惜呆呆的不说话,医生们又走了,只剩下一个小护士在换药,心中有点担心,小心翼翼的问:“小惜,你怎么了?你倒是跟妈妈说句话啊……”

小护士讨好的笑了笑,“宋太太,您不用着急,宋小姐醒了就没事了,可能一时没缓过劲来,很快就会好了。”

裴玉珠皱起了眉,盯着宋惜那双空洞的大眼睛抿起了嘴。

她的女儿……怎么变成这样了!

陶梓皱了皱眉,听着眼前的两个人在说话,她的脑子也算是清醒了一些,转着眼珠四下望了望……医院?

那家人疯了吗?居然敢把她送到医院来!

陶梓挣扎的坐了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跑!

小护士和裴玉珠吓了好大一跳,眼见着宋惜突然坐起,想也没想到拔了手上的针就往门外跑,连鞋也没穿。

“小惜!你去哪!” 裴玉珠吓的冒了冷汗,几步追了上去一把拽住宋惜的肩膀,宋惜回头,空洞的眼里滴下了一颗巨大的泪珠,脚步一滑,又晕了过去。

*

*

“这可怎么办?”裴玉珠望着宋志国的脸,皱着眉,“小惜她……才大一……这弄成这幅模样!都是你,都是你,非要逼她出国!”

宋志国坐在宽大的单人沙发上,右手夹着烟,脸上的表情也很难看,沉吟片刻,严肃道:“不把她送走,看她就这么作践自己?”

“她有抑郁症你不知道吗!”裴玉珠握紧了拳头,“你竟敢这样逼她!我的小惜差点被你逼死!”

宋志国脸一竖,“不孝女!这要是传出去,我看咱们也别做人了!为了个男孩割,腕?你看看你养出来的好女儿!”

裴玉珠瞪眼,“她才大一她懂什么!小惜的病就是这样钻牛角尖怎么办!别人上大学都能谈恋爱,到了我女儿这儿怎么就不行了呢?”

“谈恋爱?”宋志国古怪的看了一眼裴玉珠,“她那是单恋!说出去都丢人!你去打听打听!那个男孩知不知道她是谁!”

“单恋……”裴玉珠口中喃喃,好半晌,才无力道:“那个男孩……他是奚家的公子……”

“什么!”宋志国吓的手腕一抖,烟蒂掉进了烟缸,“奚家?你糊涂了啊!竟然是奚家!”他连连摇头,“这要是传了出去还得了!”

裴玉珠跌进沙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痛苦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咱们家……无论如何也攀不上奚家的……可怜我的惜儿……”

宋志国的脸沉的吓人,拽过妻子的手腕,低声说:“小惜割,腕的事,还有谁知道!”

裴玉珠摇头,“只有你我,连你妈也不知道……志国……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宋志国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千万不能传扬出去!要是被奚家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横竖是咱们家自己的事!与他们有什么相干的!”

“这是影响奚家声誉之事!”

“声誉?”裴玉珠咬着牙,“这种时候你还在乎别人家的声誉?宋志国!那是你亲女儿!”

宋志国松开手,又点起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瞥过眼角淡淡一扫,幽幽的说:“你是不想过日子了?就算是小惜,现在被救了回来,也要继续过日子不是吗?奚家动动手指头,咱们家的生意就没了……这点,你应该清楚!”

裴玉珠没说话,眼睛又红了。

“别糊涂!”宋志国喝出声,“等小惜好起来,你就陪她出国去!这事万不能再提!”

裴玉珠又哭的抖了起来,终究无奈道:“知道了……”

“我可怜的女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刀剑乱舞]谁越一路荆棘在线阅读第七节

    惊醒后,陆兮非吓出一身冷汗,好在是场梦。他拿起手机查看时间,现在才5点半。他有些纠结,现在起来太早,7点才集合登车,宾馆6点钟才供应早餐,可是继续睡又睡不着。他想起刚才惊悚的梦,这梦如此真实,就像亲身经历一样,令陆兮非不寒而栗。陆兮非感觉头像炸裂般的疼,让他浑身难受。也许是没有休息好吧,可能一会儿就

  • 洪荒之我是佛祖在线阅读第7节

    测试结束,张君来跟随着朱萍导师来到了吕杰长老的屋门外。老叫花子看到朱萍导师和张君来充满笑意的脸庞,开口笑道:“测试的结果怎么样?”张君来说道:“那还用说,也不看看我小爷是谁,嘿嘿。”老叫花子额头冒出了黑线,还真是师徒薪火相传啊,一点都不谦虚,老叫花子自认脸皮够厚了,没想到张君来的脸皮比他更胜一筹。老

  • 火影世界的闪闪果实在线阅读第4节

    春夜里泛着凉意,添香见君天澜在灯下坐久了,于是给他抱来金丝软毯。夜已深,添香有些撑不住,倚在桌子旁睡了过去。君天澜终于看完那册书卷,望向窗外的夜色,眼前却浮现出一张嫩生生的包子脸。她怯怯地攥着他的衣袖,声音里还带着童音和稚嫩:国师,你不会把我送走的,是不是?他默了下,有些烦,于是起身走了出去。添香被

  • [综]极道魔尊是怎样炼成的之当面变性(5)

    宁随醒来时有些恍惚的茫然,费力睁开眼皮后看见的只有一片纯白里晕开的散乱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聚集成相。他微微睁大眼睛,呆呆看着那团光线聚成了司越的脸。司越动了动嘴唇,声音听起来有点哑:“醒了?”感知开始恢复作用,眼睛或许没看清,可鼻子总不会骗人,他左边那股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及这味道的主人,存在感

  • 稀有物种之余生和我过吧

    李一菲房间。李一菲和杨凌躺在床上,盖着一床双人薄被子,李一菲挽着杨凌的胳膊,两人靠在床头。李一菲:“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小舟和小同都上高中了!”杨凌:“是啊!你看咱俩,都快老成中年妇女了,时间能不快吗?”李一菲:“什么中年妇女?咱俩可连四十岁都没有呢!还很年轻好吗?”杨凌捏了捏李一菲的手。杨凌:“

  • 神偷房东在线阅读第4节

    即便现在是九十年代末,在宁城小学生的课业也不算繁重,甚至在洛书颜看来是很轻松的。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正课有语文跟数学,思想品德跟自然也勉强算正课,初次之外便是美术、音乐与体育了。早上七点钟起床,洛天远不知道是不是被她昨天那番言论给刺激了,明明找男朋友这种话从小朋友口中说出来是很喜感的,可在老父亲

  • 庆余年之神庙起源英雄救错美

    李向东不知慕容雨的身份与意图,但看她的年龄与衣着,应是慕容修的女儿,不能得罪,礼貌谦虚着:“略懂皮毛。”“外院距离烟雨阁最近的小路也有二十多米,又隔了这么多房子,李状元竟然还能听到琳妹妹的求救声,耳力之敏锐当属绝世,武功之高,整个京城怕是无人能及!”慕容雨明为赞扬,实则嘲讽,因为,即便是耳力再敏锐,

  • 三国之董卓布武在线阅读韩诤其鬼

    叶随庭说是最近置办了一处古宅,特意请顾雪城这个道士来帮他相看风水顾雪城忍不住多问了几句,比如你哪儿来的钱,比如你在叶家高门大院这住得好好的,为何要搬出来?叶随庭摸了摸鼻子,一一应答:“你也知道,临安叶家树大根深,历来由外派行武道,内派掌商道,其间能人众多,关上门来就是自家人也难免要勾心斗角权利倾轧,

  • 缉毒警是他男朋友[强强]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云青一直处在一种朦胧的半梦半醒之间,待他真正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的那些伤疤都脱落了,生出了新嫩的肌肤,枯瘦的身躯也恢复了健康饱满的光泽肤色,蜕如新生,精气饱满,这才真正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身体。云青像是重新掌握了自己的生命,恍如隔世,内查自己的身体竟然发现有两个灵海,一个可以说

  • 玄幻:开局成了帝皇侠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舒然戳着姬辰的腰:“姬先生,你很厉害吧?”姬辰:“叫我辰辰。”秦舒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称呼也太恶心了吧。”姬辰停了下来,转身:“你以前就是这么叫我的。”秦舒然愣住了,随之不确定的问:“真的?”姬辰面色不改:“真的。”秦舒然酝酿了一下,扯着嘴角:“辰辰?”这带着波浪的声音让秦舒然一个激灵,感觉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