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帝血弑天在异界之归墟衍生录

2021/11/25 14:38:17 作者:龙寒龙魂 来源:纵横中文网
帝血弑天在异界
帝血弑天在异界
作者:龙寒龙魂来源:纵横中文网
阿拉德大陆,786年有二位亲如朋友兄弟。而他这位也是和他一样的强者,算计夜凖抢他的武器争得夜凖的宝座。在残疾的宫殿上这个发起最严重的时空黑洞把夜凖毁灭在黑洞中,而夜凖幸运的是掉在一个神秘大陆上被人们救了。影暗我把你亲如家人,你这样对我抢我的一切。早晚有一天我会回到阿拉德大陆上拿回我的一切一一夜凖

云都,安氏集团大楼,安嘉豪的办公室。

“墨雍,你的师父是谁?”刘德曜坐在主位上,安嘉豪立于身侧,墨雍站在前面,至于安雅,已经被安小佐送去医院了。

“刘老,家师久居山中,平日也只以山中人自称,从不曾告知姓名。”墨雍答道。

“嗯,你是山中的隐修士,此番下山历练,有何打算?”刘德曜问道。

“此番除却历练自己,家师还托我寻一部功法予他研究,只是毫无线索。”

“是什么功法?你救了小雅,老夫可以帮你这个忙。”刘德曜说道。

“归墟衍生录。”墨雍不动声色的说道。

“归墟衍生录?墨雍,你可不是在戏弄老夫?”刘德曜眼睛一眯,盯着墨雍。

“晚辈不敢,确是这部功法,莫非刘老知道?”墨雍故作惊喜的回道。

“嗯,这部功法其实并不难找,在南云学院,就有这部功法收藏……这部功法,虽然一开始被认为是天级功法乃至更高,但自有传承以来,没有任何一个人修炼成功,甚至连真元都无法凝聚。长久以来,也就成为了垃圾功法中的垃圾,无人问津。”刘德曜说道,“所以我才以为,你在戏弄老夫。”

“并非如此,这部功法只是家师想稍作研究,晚辈哪里会修炼这种功法呢?”墨雍说道,“不知刘老可否予我一本,晚辈也好向家师交代。”

“可以,老夫在南云学院也有挂名,等一下你便随老夫去取。”刘德曜点头答应。

“刘老,晚辈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

“晚辈是山中一隐修士,初来乍到,也没有正式的身份证明,晚辈有意拜入南云学院精修大道,若无身份证明,恐怕学院……”

“哈哈哈,这你无需担心。”刘德曜笑道,“身份证明,叫嘉豪给你办一个,至于南云学院嘛……那南云学院的院长乃是老夫至交,下个月南云学院开学的时候,你只管去报到就行。”

“那就多谢刘老,多谢安伯父了。”

……

墨雍婉言拒绝了安嘉豪的挽留,随着刘德曜取走“归墟衍生录”后,墨雍先去医院跟安雅打了声招呼,随后径自出了云都城,在云山寻了一处僻静地方。

简单的打出几道禁制,墨雍盘膝而坐,很快进入了冥想。

从外开来,此刻的墨雍一动不动,仿佛石化了一般,可实际上,墨雍的精神以灵魂形式进入了紫府。

与常人不同,除却真元的充盈,墨雍的紫府赫然呈现出九座命宫!一座最大的中央命宫,其余八座呈环形分列两侧,而当墨雍的灵魂进入,第四命宫里传来了卡图亚尼的声音。

“喂喂喂,你小子可算来了,距离上次都好久了。”卡图亚尼不满道,“你不进来,又不放我出去,憋死我了。”

“黑老,这可不能怨我,您这战魂实在恐怖的很。啧啧,那尸山血海图,当年差点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墨雍微笑道,“您要出来吓唬谁啊?”

“说了多少次了,我的全名叫布莱克·卡图亚尼,是布莱克!”卡图亚尼不满道。

“布莱克……那不还是黑么……”墨雍嘟囔两句,却看到卡图亚尼要杀人的眼神。

“好好好,以后叫您卡老,行了吧?”墨雍连忙改口道,“卡老,最近过的怎么样?”

“好什么好啊!”墨雍的一句问候,换来的是卡图亚尼的怒吼,“你看看第二命宫和第三命宫的那两个家伙,自打你放出青龙和白虎的真身,这两个家伙就不知道跑哪里玩了。留在你战魂里的一缕神魂也进入了休眠状态,整天就跟个木头似的,动也不动,话也不说……闷死了都。”

“也不能怪他们嘛,毕竟被封印了那么久,肯定要到处走走。”墨雍说道,“不过我真的很好奇,本以为四象神兽只是战魂,却不料他们竟有真身,他们明明拥有不输主神的力量,为什么会被人给封印起来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在神界也没呆过多久。那四个老怪物,可是创世之初就存在的神兽,他们就算说见过真的始神,我都不会奇怪。”卡图亚尼说道。

“对了卡老,四年前在麒麟的封印阵里,你有没有看到一副画面,好像是,一对夫妇抱着一个婴儿逃跑……”墨雍仔细的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续的画面了。

“画面?什么画面?我只看到你的命魂觉醒,好家伙,你的命魂居然是那传说中的始祖灵草,老子当时神魂不稳,差点没被干掉!”

“这样啊……”墨雍陷入了沉思。

“小子,你也别想太多了,始祖灵草有太多的秘密,现在你要做的,无非是修炼命魂,或者试着穿上雷神铠甲。”卡图亚尼说着,还心有余悸的瞥了一眼第五命宫的一团诡异雷电。

“我才不要,穿上雷神铠甲,就意味着我正式接过了雷神的班。”墨雍摇头道。

“你不穿又怎么样?你已经是雷神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卡图亚尼万分无奈,“多少人梦想着成为主神,你得到了雷神的全部传承,居然还不要?”

“谁说不要,他套路我,我收下雷神戒心安理得。”墨雍说道,“但是雷神铠甲背负的责任太重,我穿不动。”

“那雷神神牌呢?”卡图亚尼问道,“还有那个女孩,你真不动心?”

听到卡图亚尼提起那个女孩,墨雍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幅画面:一个绝世美女双手叉腰站在面前,倾国倾城的面庞稍带怒容:“混蛋墨雍,本姑娘电死你!”

墨雍吓的一阵哆嗦,随即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不说这个了,卡老,我已经回到玉澜国了。”

“你说什么?你下界了?”卡图亚尼突然激动起来,“那还不快杀上四象山庄,干掉麒麟那老不死的!”

“卡老,别太激动嘛。”墨雍微笑道,“他可是想让我们不得超生,永世在灵魂交错的折磨中痛苦。直接杀了他,只有肉体上的惩戒,没有精神上的折磨。这,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哦?”卡图亚尼的脸逐渐扭曲出笑容,只是怎么看怎么狰狞可怖,“你想怎么折磨他?”

“他封印我们,为了什么?”

“为了保护玉澜国,为了保护玉澜皇帝呗。”

“那,我慢慢的,一点点的摧毁他想保护的一切!还要让他在一旁无力的,看着,看着他要保护的东西一步步走向毁灭,哈哈哈哈哈!”墨雍的灵魂在紫府中疯狂的大笑着。

“墨雍。”卡图亚尼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折磨麒麟我万分赞同,只是……”

“只是什么?卡老,你可是一手创立了黑暗议会的人,毁灭玉澜国,难道不是你的目标?”墨雍不解道,“还是说,你当年的锐气已经被岁月磨平?”

“哼,随你怎么说好了,我的锐气有没有磨平我自己知道。但我必须得提醒你,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祥子那件事潘花花

    说到这个大学,她可是用孤儿园与所在的管辖部门开出的证明以及自己的一些才能表现才勉强的够得上那些资助项目的条件才读得上呢。A市的这家著名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考的,就算是考上了也没有那么容易读得上,说到底了,就得符合三个条件,第一是成绩,第二是钱,第三就是特长了。她深吸一口气,将刚刚放慢的骑车速度又提升起

  • 快穿之重生图之第一部分 安宁小县 五 策略,请张武强来

    从赵氏兄妹家出来,小凤没直接回家,而是又跟着陈文来到了他家。陈文跟父母说了也邀张武强要来的事,就给张武强打过电话去,可一直没人接。小凤说:“看来他还挺忙的,看中午打不打的通,不然的话就只有等到晚上了。”陈文说:“还是我打过去吧,到时候再跟大家商量。”小凤说:“青青跟阿飞跑乡下去那么好玩,我也好期待哦

  • 重生之风铃之雪中花(3)

    有人说过,在雪中开着一种白色的小花,因为花的颜色和雪很接近,所以很少有人能发现它,而找到这种花儿的人,就可以找到幸福。北堂葵休息了两三天就可以下床了,因为在床上躺了近一个月,她的行动有些迟缓,有时候,会抓不住东西,有时候,会被一些桌椅之类的东西绊倒。不过,她每天都会坚持走一段时间,几天下来,身体恢复

  • 我是龙皇大帝在线阅读第2章

    【井小萌】。2015年1月4日上午10:27北京万达广场。元旦假期刚过的第一个上午,我就被迫翘班,拖着一大包“杂物”来到万达广场参加什么美其名曰的“明星见面会”和“电影首映礼”。如果不是蜜儿循循善诱说什么电影里面有一个女模特几乎跟我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才懒得一大清早哆哆嗦嗦地坐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

  • 贰凤之第10章 施以极刑(10)

    程平只觉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艳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衬衣领口,程平觉得我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把他杀了,怕得脸色惨白。“姐……这位姐姐,你哪个妹妹呀?”“游思思,我妹妹。记住了吗?”“记,记住了。”我直起身,甩开了手中破碎的酒瓶,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开了。此后,程平再也不敢打电话骚扰她们,这件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

  • 穿成女配的作死之路(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来到包厢的门口,余暮烟定住脚步,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呵!那个女人?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是我赢了。”借着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陆临川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一提到自己就一脸厌恶。“行行行,你赢了,那块地皮归你!”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恩,以后别跟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陆临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语气

  • 我的傲娇龙主子一别两宽各生欢喜7

    随后便垂眸开始优雅的用餐,我吸了口冷气,将手中的单子收起,陈嫂端来粥,我接过,浅浅道了声谢。耳边传来他低沉冷冽的声音,“陆家的女人,还没到用身体去换金钱的那一步,林韵,你若是不想要这个位置,可以随时告诉我,有的是人等着接替你。”心口像是插了一把淬了剧毒的刀子,疼痛我整个身子都有些抽疼。“恩,不会有下

  • 公主三嫁第10章在线阅读

    “瑶瑶,你可真把我给吓死了,我都好几天没吃饭了”赵彦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是的吧,你不吃饭只是去参加舞蹈大赛吧”代月瑶一下子就把赵彦娅的谎言拆穿“我什么事都瞒不了你,你什么都知道,那瑶瑶你呢,你为什么瞒着我?”赵彦娅哭的更是厉害“我瞒你什么了?”代月瑶还是虚弱的“你受伤那么严重,为什么要瞒我,就是瑶

  • 王者荣耀之终极信仰第9章在线阅读

    蒋明朝手一抖,程意趁机摆脱他的控制。这怀抱太温暖,她竟有些不舍。蒋明朝紧紧盯着她,握住她的手腕,极大的力道让她感到疼痛。她想挣脱,却挣脱不了:“蒋明朝,放手啊你!”蒋明朝的脸色有些发白,他艰难万分地吐出几个字:“你……刚才说什么?”“我说了我只把你当弟弟啊!”程意哭喊道,无助、无望一同涌上心头,使她

  • 一世锦瑟长宁第二章 心动的感觉

    第二章心动的感觉漆黑的夜晚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焕然一新的早晨,羲兮模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李毅三人早就坐在她的床边,喝着早茶等着羲兮的醒来。羲兮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懒惰的坐起来了,她模糊的看着三人,羲兮吓了一大跳:“你们怎么随便进我的房间,不知道礼貌吗。”这次羲兮从睡梦中彻底清醒了,突然三人同声回答:“我们可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