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火影异界传之第十章(10)

2021/11/25 14:20:30 作者:寒冬期待火光 来源:纵横中文网
火影异界传
火影异界传
作者:寒冬期待火光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四次忍界大战之后,鸣雏婚礼上众位忍者皆是喜笑颜开,却不知更加强大的却又绝对陌生的敌人已然降临~~佐助在家族石碑发现连六道轮回眼都无法看清的字时,序幕悄然拉开~~而在另一个以武力至上的世界,殊不知荧屏上炙手可热的动漫虚拟人物火影忍者们以灵魂姿态寄宿在人们体内,当忍者们来到一个完全陌生而这个世界的人们却对自己无比熟悉的世界又会发生什么~~

第10章

次日季唯出摊,并未让柳意绵同行。一则是灌饼摊的生意已步入了正轨,就算少了柳意绵,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到难以维持。再则就是柳意绵年纪尚小,在季唯看来正该是好好念书的年纪,为了不耽误他好好学习,他决定将他留在家中,并布置了相应的任务,就推车出门了。

柳意绵难得清闲,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该干点什么。他先是烧水洗了个澡,后将昨日季唯换洗下来的衣物一起带到河边清洗干净,在后院晒衣绳上晾好后,自觉坐回屋里,从季唯留给他的十张字帖李抽出第一张,研墨、提笔、落字。

他写的很慢,脑子里全都是季唯握住他手腕时的动作。饱蘸墨汁的毫毛,横撇竖捺都透着股子丰.满劲儿,与他之前写出来的字犹如天壤。

柳意绵写几个字,就停下来思索,再细微的稍加变动姿势,直花了大半个时辰,才临完了第一张论语。

他并未急着再写第二张,站在窗边,让微风吹干墨迹。一抬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儿朝这里走来。

柳意绵眉眼弯弯,抬起手唤道:“阿秋,好多日没见你了——”

他本以为少年是路过,却未曾想到对方是专门来看他的。等到阿秋站在他跟前,柳意绵脸上的吃惊还没消退。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你的郎君肯你来?”

因着镇上的人看重子嗣,哥儿在这里并不太受欢迎。除非是身体有疾,亦或是家中实在贫穷,难以娶到好人家的闺女,否则众人是不愿意找难以产子的哥儿的。

这阿秋,便是这长柳镇上为数不多的哥儿之一。跟柳意绵被卖到这又不同,他本就是这长柳镇上土生土长的哥儿,只不过被家里人以一两银子卖给了住在河边的渔夫。

那渔夫年过三十,早些年娶过妻。不过脾气不好,动辄打骂。他妻子又体弱,病后未及时就医,就这么去了。多年下来,再没找到愿意嫁给他的人家,不得已,才买了阿秋。

头半年脾气尚算温和,阿秋还时常趁着原主不在,到家里来看他。近一年来渔夫脾气越见暴躁,阿秋一月都难来一回。

乍一看到他,柳意绵涨红了脸颊,拉着他的手坐到凳子上,语调轻快道:“阿秋,我真高兴你能来。”

阿秋月余没见柳意绵,捧着他脸颊左看右看,惊奇道:“绵绵,你怎的面色红润,似乎还胖了些?”

他可是记得柳意绵说过,季家郎君心狠手也狠。一有不快,就动手打人。平时不怎么在家,也不给足银钱,柳意绵常常挨饿。明明年已十五岁,却看起来又瘦又小,比他还矮了一截。

阿秋心有怜悯,每每到季家来,总会从家里拿些吃的,今日也不例外。

“我给你带了两个包子!”阿秋这才想起为了把包子从家里偷拿出来,不给夫主发现,用油纸裹着塞在领口里。等他拿出来时,那包子早就压得变形了。

“有点压坏了,不过没关系,你快吃吧。”他理所当然的以为柳意绵还没吃早饭,兴致勃勃地把菜包子举到他嘴边,等着他想往常一样接过包子狼吞虎咽。

柳意绵接过包子,压.在拆开的油纸上,却没吃,温温软软道:“阿秋,我已用过早饭了,这包子你还是拿回家吧。要是被你家郎君发现,你又会挨骂的吧。”

“你吃的什么?你哪有东西吃?”阿秋不解,还以为柳意绵跟他客气,“你跟我客气什么?我们两个都是哥儿,我怎能不帮你?”

“阿秋,季哥他对我很好。这半个月来,我顿顿都有吃,你以后别再冒险从家里偷东西来给我了。”柳意绵握着阿秋的手腕,诚恳地望着他。

“你——”阿秋抽回手,想了想还是不能相信,“你骗我的吧。”

他确实是听别人说过,可他也只是听听,却怎么也不信的。只因他从柳意绵了解到的季唯,可不是那样一个知错能改的人。

现在,一直诉苦的人告诉他,季唯真的变了?

不,这不可能。

阿秋又想,既然你不要包子,那我带回去好了。

他去抓桌上的包子,侧过身正好看到桌上摆放着的纸笔,有点好笑地说道:“你家这个,原来还会写字啊?我当他只会打架呢。”

柳意绵头回觉得,阿秋说的话有些刺耳。他不服气地睁大眼睛看他,“这是我写的字,季哥的字可好看了。阿秋你怎能这样说季哥?他现在真的很好!”

最后几个字,柳意绵加重了语气。

阿秋却只是噗嗤一笑,根本没往心上去,“就算你会写字,他也不会买纸笔让你写。你就跟我说说,这纸笔你从谁家要来的。我们两个的关系,你怎么还不说跟我实话?”

柳意绵性子温吞又绵软,向来甚少生气。但今日听了阿秋的话,心里头却徒然生出一股怒火来,烧的他眼眶微红。

他大声道:“阿秋,你可以不信我,但你不能说季哥!他不仅给我吃肉,还给我买书,教我写字,他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了!”

阿秋瞠目结舌,没想到柳意绵会如此认真,一时间有点尴尬,“是我说错话了,你别往心里去。这字写得真好……”

但柳意绵听了,心情却并未好转。

阿秋明明不识字,为何还要敷衍——

柳意绵沉默了,抿着唇,扭开脸不肯看阿秋。

“绵绵,你真不理我了?”阿秋有些委屈,拽了拽柳意绵衣角。

他知柳意绵心软。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柳意绵就松了口,“阿秋,你怎样说我都不打紧,可是不要再说季哥了,不然以后我都不要理你了。”

阿秋点点头,很诚恳地应下了。

然后他就坐在边上,安静地看柳意绵练字,时不时夸上两句,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眼看着快到中午,柳意绵还未从诗经里抬起头,阿秋心里有点替他着急,推了他一把,把书从他手里碰掉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啊绵绵,我不是故意的。”

大约估了下时间,也差不多到午时了。

柳意绵把诗经合上,连带着笔墨纸砚全都整理好,收拾到柜子里去,并不占用桌子。

他走到阿秋身边,带了几分疏离道:“阿秋,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如果是在以前,柳意绵会挽着阿秋的手臂,快快活活脸上含笑地邀请。可今天更多的却是客气,不过两人都没怎么在意。

阿秋没当真,习惯地伸手去挽他胳膊,但柳意绵却快他一步走出了门,边走边道:“季哥一会儿就回来了,你还能见见他。”

柳意绵心里想,要是让阿秋看到季哥,他就会相信自己说的话了吧。

误会他没关系的,但是误会季哥就不好了。

柳意绵边想边走,越走越快。

阿秋跟在后头,招手想叫住他:“绵绵,我就不留下来了吃了。万一回去太迟,我怕夫主他生气——”

“季哥今天肯定会买猪肉,家里的肋骨还有一根呢,我不然先炖上吧。”

柳意绵这边碎碎念地说着,阿秋惊奇地跟在他后头问:“你家伙食这么好了?看来季唯的生意做的不错啊。”

这伙食就连他们家也比不上呢,阿秋不由得羡慕起来。

他跟在柳意绵身后,本来是想说他不留下来了吃午饭。可转念一想,又变了主意,想看看柳意绵说的是不是真的。

两人穿过院子,很容易就看到屋子一侧的面包窑,四四方方的很大一个,占地颇大,跟那口井只有几步之隔。

“绵绵,那个是什么?”

柳意绵头也没回,“那个是季哥昨天砌的面包窑,烤出来的五花肉可脆可香了。”

“真假的?”

阿秋半信半疑。

柳意绵去井边,把井里头镇着的肋骨取出。走到阿秋身边,替他解释面包窑。指着圆拱形土包正中间的口子说,“东西就从这里放进去,下面点火,只需要二刻,就可以吃了。”

面包窑可不是这里会出现的东西,阿秋自然没见过。拉着柳意绵问了许多古怪的问题,柳意绵答不上来,就让他等季唯回来。

等他把肋骨洗净切块,跟着葱段、姜片一起上锅时,卖完灌饼的季唯,推着车从西街回来了。

他人刚到门口,就习惯性的吆喝:“绵绵,我回来了!”

屋里头的柳意绵,立即丢下抹布,从瓦罐里倒出一碗凉水,捧着端到季唯跟前,“季哥,喝水。”

季唯一口喝完,把空碗递给柳意绵,伸手揉了揉他脑袋,“早上有好好念书写字吗?”

“背了一首诗《子衿》,临了两页字。”

“好,”季唯满意地从推车里掏出一罐东西,“这是赏你的。”

“这是什么?”

柳意绵接过罐子,沉甸甸的,他轻轻晃了晃,里头有流动的感觉。

“你可以打开。”季唯把推车推到屋子边儿上一凹处,正好卡在里头,又弯腰从下边掏出了两罐一模一样的瓦罐。

这时柳意绵已解开了盖子,看到里头乳白色的液体,立马喊出了声。

“牛乳!”柳意绵兴奋地举起瓦罐,“季哥,你从那儿弄来的!”

“赵瘸子知道吧。”

柳意绵点点头,他当然听过赵瘸子,镇子上谁不知道他呀。年过三十的光棍儿,腿脚是当初上山跌到陷阱里摔断了,脾气又独又倔。养了一大批的羊,大半都卖到城里去,钱是绝对不差的,但偏偏要住在破屋子里,死活不肯搬。怪癖之多,令人费解。

“我今天去找他,想买点羊奶。去的时候,我想的是他不肯卖。结果我一开口,你猜他说啥?”

柳意绵困惑摇头。

季唯大笑,“他说我灌饼挺有名的,正好我找上门,让我做几个他尝尝。满意了,我想拿多少奶都行。”

“真的?”

“季哥我骗你干嘛,你手里那罐是给你的。天天喝奶才能长高长大,瞧你现在瘦的。”

柳意绵怔住了,“天天?”

“那是,你季哥我说到做到。”

季唯得意吹了声口哨,一手捧一个瓦罐,才刚转了个身,就被门口杵了半天的阿秋吓了一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创世战记在线阅读第10章

    明湘受到金钱的滋润,夜里做了一晚上的美梦,兴奋至极。梦里她坐在王座上,拿着最昂贵的宝石扔着玩,一个个都砸在了赵据头顶上,看到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哈哈大笑。只是后半夜的时候,这个梦就变了味道。她梦到赵据一只手提着她,凶狠地要把她挂在文华殿前的横梁上。梦里她非常有勇气地拼命挣扎,手脚并用。但不知道是不是潜

  • 万界系统学院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一趟奇妙的雪夜之旅结束后,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UKYO的出现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什么小插曲一样,他只出现了那么一瞬,随后便彻底消失不见了。因为UKYO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所以在他离开医院后,我连一个能去找他的地方都没有。对于UKYO的“失踪”我觉得有些遗憾和担心,毕竟那是同我一起经历过那场浩劫,且

  • 一品小道第6章在线阅读

    “是野猪啊,快跑!”张家两兄弟是反应最快的。之前有何爸爸上山打过兔子的两人,从父亲嘴里知道了不少遇到野猪该如何解决的办法,最简单安全的方法当然是上树了。“快上树快上树。”张茂青青当机立断扔掉了背上的柴火。农村的孩子就没有几个不会爬树的,这片林子的树都不算是那种难爬的,上去自然就安全了。理论上来说是这

  • 咖啡店老板第2章在线阅读

    意大利彭格列本部“……以上就是普莱西顿家族有关联姻的协议说明。各位有什么看法吗”泽田纲吉扫过自己的七位守护者和家庭教师里包恩,一脸无奈。“开玩笑,他们难道把十代目的婚姻当作可交易品吗!”岚守狱寺隼人当即拍案而起,反对道。“Kufufufu~主动让出在日本和北美的势力,并附赠两条运输线。这嫁妆……啧,

  • 重生之四相记事第1章在线阅读

    ***这是我成精后的第五百个年头,我整日躲藏在这紫竹林中不愿出去,连姐姐也拿我没法子。虽她时常趁着替我梳头时开导我要多去尘世历练才能早日成仙,可她却不知我根本没有成仙的想法。转眼春夏交替,这日紫竹林里下起了雨,磅礴的大雨。我望着还灰蒙的天空,想象起放晴后的彩虹,心情渐好了起来。我与他相识便是在雨后彩

  • 盘古也疯狂在线阅读第6章

    叶君落见他脸红,轻笑起身,走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水给白亦辰倒了一杯,拿着水杯,走到白亦辰面前,边走边说:“都多大个人啦,还怕吃药。”说着便把水杯递给白亦辰,白亦辰接过水杯,正要开口,却被叶君落打断:“别说话,先喝水,把水喝完后,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白亦辰点点头,便把手中的水,一口喝了。把水杯递给

  • 佘万元的遗梦之薄荷(1)(6)

    作为演出团体,凌婳及同班同学不走正门,走的是直通后台的小后门。然而从车上下来,透过正门外墙那一整面的明净玻璃,遥遥瞟见其中前厅是乌压压的一片人,冯翊不由得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老师之前不是说每年的大戏都没人看,还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吗?”循着她视线,齐楚楚也往那边看了一眼,惊了下,小声猜测着道:“

  • 怪谈物语在线阅读鬼故事改编三则(上)

    夜。结束了一天忙碌的白班,李明和往常一样,早早坐在公交车站等待着公交车的到来。“唉,不知道‘文字’区里面有没有宝藏。排行前几的太贵了,舍不得。”李明有气无力地打开了恐惧腕表,希望在这无聊的时段给自己找点事干,当然,要是能白嫖到优秀的作品,宣泄一下恐惧就更好了。不过这腕表都发行不久,应该还是仿照排行榜

  • 校花的绝色诱惑之不在场证明(求收藏,求鲜花!求月票!)

    第七章不在场证明说到这,肖明顿了顿,目光射向桌上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王力雄,你是不是在每次和徐莹出去偷情的时候,都喜欢坐出租?你是不是以为消费之前,提前先把钱转到另一张卡上我们就发现不了了?”肖明重重地把另一打纸拍在了桌面上。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校长方明德也睁大了眼睛,凝视着坐在自己对

  • 萌奇食铺店第八章在线阅读

    地球,大气层之外。探索号非常中……事实上!这个飞船里面的那些人,震撼程度,不比地球上的那些人要小。“我们,回来了?”“好像被那个外星飞船,用光线射了一下,就回到了地球?”“不可思议!”“太神奇了。”飞船内,那些工作人员们,足足愣了好几分钟后,这才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嘴里大呼小叫着,震撼到了极点。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