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替嫁之将军的神医夫人之不幸降临

2021/11/26 16:44:26 作者:花好玥圆 来源:3G小说网
替嫁之将军的神医夫人
替嫁之将军的神医夫人
作者:花好玥圆来源:3G小说网
陈安歌是个悲催的穿越女,还没成亲夫君就死了,好不容易跟了个神医又被陷害了,又好不容易攀了个贵亲戚,又被卖了,成了替嫁新娘,嫁给了残疾将军,被将军夫人屡次陷害。奶奶的,老虎不发威当老娘是HelloKitty啊!看温柔女主怎样扮猪吃老虎,一步步揭开阴谋和陷阱,最终成功捕获帅酷大将军一枚,成为一品夫人的。对酒当歌,废物不做。譬如阴谋,我有良策。青青子吟,悠悠我心。将军落难,医女救人。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将军苦求,良缘终成。

今天一早,她很早起床,精心打扮一番后便开心而心情忐忑的去往指定的地点。时间还很早,于是,她找了一个位置呆呆地坐着,不时整理一下自己。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在过了指定时间很长一段时间仍然不见他的身影,于是她拿起手机,拨通他的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沙哑的嗓音,一副很疲倦的样子。

“沐辰,你现在在哪?我们约好了。。。”

此时的沐辰仍在酒吧里,在一晚上宿醉后,他被手机铃声吵醒,才想起之前和她约好的事,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这边临时有事,要不然我们临时换个地方吧。”

无奈,她只得乖乖过去。

在穿过酒吧昏暗的走廊,在顶着各种投过来的异样眼光找到沐辰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他正抱着一个女生亲吻。她无比惊讶的立在那里,难道,他让她过来就是让自己看到这一切吗?他怎么可以这样来羞辱自己。她第一次感到了心碎的感觉。

假装亲吻的沐辰用余光看着楚寒,看到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放开旁边的女生,正要向她说些什么难听的话的时候,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泪水。他先是一愣,在她异常明亮的眸子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晶莹的泪珠滑下,披散下来的长长的头发让她有种别样的妩媚灵气,那种深情而绝望的样子,让他突然觉得心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一下。他看到她失落的走了,而他不由地跟了上去,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一直跟随着。

在痛苦伤心中,她失魂落魄地游走在大街上,她想回家,想要扑到妈妈的怀里大哭一场,于是,她来到妈妈的花店。在门口,她看到一群人正在店里胡乱砸着东西,妈妈奋力阻挡着,正当她试图阻止一个人打砸门口的花篮的时候,她被重重推了出去,之后,她听到剧烈的刹车声,然后是什么东西重重落地的声音,世界好像被撕裂般,她看到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妈妈,她踉跄地跑过去,此时,她已泣不成声,仅仅一瞬间,难道她就要失去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了吗?她不敢相信,双脚好像踩在一团棉花上般感受不到重量。

“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她哭着喊着,她好像失声了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正在砸东西的几个人见情况不妙纷纷慌乱地逃走了。跟在后面的沐辰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人流冲散了,当他再次赶上来的时候,看到她正绝望的抱着她妈妈血肉模糊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对眼前发生的事让他太过难以置信,而这个地方,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怎么会?他走过去,在慌乱中,他看到就要摔倒的楚寒,下意识扶了她一下,她好像失了魂一般,被人扶上了救护车。一连串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一瞬间。

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沐辰立在病房外面,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那个女人就这样死了,而他昨天还看到她,今天就死了,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逃离这个让他窒息的地方。

在病房中的楚寒脸色异常苍白,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到处都那么的冰凉,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于是,她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很痛。她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真的很痛呀。”

眼泪再次模糊双眼,她趴在妈妈被白布罩着的遗体旁。

“你们都太自私了,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呢?你们都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孤孤单单,我以后该怎么办?妈妈,你回答我呀,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她哽咽着:”这个世界真的好冷,好冷,我好害怕。“

她突然抬起头,将头高高扬起,眼泪仍顺着脸颊流淌着,一束微弱的光线透过头顶的窗子打下来,斜斜的洒照下来,她仰着头感受着那束光线。

黑暗给世界降下整个的魔咒,让身在其中的人永远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仅仅几天时间,她所憧憬着的美好生活瞬间变作史上最可怖的荒谬悲剧,不曾悲惨过的人永远无法感受到悲惨的可怕面目。

她走出病房,医院静静的走廊上传出死的寂静,她呆呆地立在那里,好像已经拖离了整个世界般,静得可怕。

“姑娘,你没事吧?”护士小姐关切地看着她。她抬起空洞干涸的眼睛,很远地看着她。

回到家后的沐辰,看到父亲和赵秘书正在客厅等他,只见他一脸阴沉的看着他,他无所谓的走进来,然后疲惫不堪的陷进沙发里。

”沐辰,你简直越来越不像话了,我难道是透明的吗?真是没规矩!“中年男子不快的说道。

”哼,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就直说吧。“他双眼紧闭着,懒散地说道。

”沐辰,你父亲也是关心你,你看你就不能好好和你父亲说说话。“赵秘书在旁边圆场道。

”所以到底有什么事吧?要是没什么我就上楼去睡了。“

中年男子无奈,轻叹了一声,道:”公司丢了一份重要文件,你知不知情?“

”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员工,我怎么知道,您问错人了吧。“他显出有些不耐烦。

”可它怎么跑到百鹤公司手里,那个薛亮。。。“

这时,赵秘书突然惊叫了一声。

”沐辰,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忙站起身,看向他,只见他身上竟有已经干掉的点点血迹。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血渍,是在扶楚寒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吧,他想着,定定看着那些血迹。

”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他父亲焦急的问着,声音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担忧。

他抬起头异样的看着他说:”这是你心爱的女人的血。“

他呆立住,以为他在故意说让他生气的话,愤怒的他正要上前教训他。

”她死了,就在我眼前死的。“

”什么?“他嘴唇颤抖着,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难道他说的是真的。他感到猛烈的眩晕,随即跌倒在沙发上,嘴里念念有词,不可能,这不可能。他的脸突然抽动了一下,好像不明白般又问了一遍,他在说什么,他不能这样惩罚自己父亲,这样的让他伤心。

”你懂的,我一直知道你们的事,今天,她死了。“他好像故意惩罚他般的,站起身,眼神锋利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再次说道。

”够了,沐辰,不要再说了。“旁边的赵秘书痛苦的制止他。

而他,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将话风转向她道:”他的老情人死了,难道你不开心吗?她死了你就有希望了,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吗。哈哈,世界真有意思,我恨你们的虚伪还有肮脏!“

这时,赵秘书重重向他打了一个耳光,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痛苦的看着沐辰被大出血的嘴角。之后,她扶着他父亲离开了,房间安静了下来。

他躺倒在沙发上,手抚在额上,今天发生的事,那个死掉的女人,他恨她,他一直觉得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也恨他父亲。后来又想到他父亲问起的那件事,冷静下来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顿时明白了。

从医院出来的楚寒来到警局,两个执勤的警察正尽兴的聊着什么,见她进来,头也不抬的问她什么事。

她说,她要报案,其中一个不耐烦的将她的案情记录下来,说等他们的调查结果吧。她还想说什么,那人不知被另一个人的什么话逗乐了,哈哈大笑起来,也将她刚想说的话硬憋了回去。她失落的走出警局,一切都变得没有着落了。

她边走脑子中边想着各种没有边际的画面,突然,她停了下来,好像想到了什么,那天在混乱中,她看到了一个人,那人,她清楚的记得,没错,就是他,这时,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第二天,当沐辰在学校见到薛亮的时候,将他带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向他质问关于林青集团内部资料的事是不是他做的。起初,他还想要狡辩什么,在他一再的追问下,他终于承认是他做的。沐辰一向不喜欢薛亮的阴沉,加上这段时间的烦躁,更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于是脱口便说了一些让薛亮不太中听的话。

”没想到,你远比我想的还要卑鄙。“

”你说什么?“他表现出对那句话特别敏感的样子,比他想的,难道一直以来他都将自己视为一个卑鄙的人吗?在他的话的刺激下,本来心情不爽的他顿时爆发了,他长久以来的压抑还有对生活的不满,一股脑都发泄到了他的头上。

他愤怒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不就出身好点吗?整天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告诉你,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他走到沐辰面前,趾高气扬地指着他的脸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商场如战场,这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你被人利用,那是因为你傻。”

突然,他的脸不自然地偏向一边,沐辰攥紧的拳头重重落在了他的脸上,他抹掉嘴角的血丝凶狠地看着他。

“要不是~”

他刚要说什么,想到昨天他爷爷对他的告诫,将马上说出口的关于害死楚寒母亲的事硬生生憋了回去,虽然他不知道他爷爷使了什么手段,但是他告诫他绝对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就当没发生过,而且,安慰他说不会有任何问题。他很相信他,在这个世界上,他把他看作无所不能的人。

于是,他话锋一转,冷笑一声说道:“沐辰,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这么的残酷,我会让你知道,任何东西都不该是一个人应有的。”

这一刻起,他们彻底决裂,而且埋下了深深的仇恨。

当沐辰将手机里的视频拿给他看的时候,他的脸抽动了一下,看到他的表情,他冷笑了一声,说道:“怎么,怕了?”

他紧张地盯着他,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个发布出去的,除非,哪一天,我这双手不小心一滑,或者,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这将是你在我手里永远的把柄,好自为之吧!”

。。。

那件事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林楚寒没来学校上课。

也许,她就此消失了吧,在校园中走着的沐辰心里想着,这样也好,两个本不该认识的人,以后不要再见面的好。

然而,突然有一天,她却又那么强烈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福尔摩斯]冰雪奇缘第五章在线阅读

    秦府。粉红珠帘的房间内,热气蒸腾,王初瑶躺在澡桶里享受着温水的拥抱,水面上片片香花,整个房间里一片旖旎风光。片刻后,她站了起来,迈步出桶,水从她纤细的脚踝上流下,她青葱手指一展,一件丝绸衣服已批在身上,包裹住她那动人的躯体。“洗净了,该去找家主了。”她迈步出房,经过周云房间时她停了下来,侧耳倾听,房

  • 做妖有点难几灵,未灵?

    一晚过后,一切变得很神奇且奇怪,权相宇忍着想去找几灵的冲动,在家里呆坐着,不时地哭泣着,心里想着“几灵,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突然,他发现自己的眼被某个人的手抵住了,“谁啊,这么无聊。”他想把手直接挣开,却发现对方力气那是十分得大,“是谁,你最好赶紧松开!”权相宇最近心情不佳,能这么说话而不是

  • 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庭深眼眸微眯,将红酒优雅地饮入喉中,末了,字句冷淡,“记得收拾行李,准备搬入霍家。”她点了点头,蓦地,身后突如其来的哀嚎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而一阵凉意朝自己猛地袭来。循声望去,身后的程楚怡一脸惊恐,手中攥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姐姐!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给你敬酒!我不小心脚滑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

  • 丧尸战记之炼狱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短暂的团聚,又将分离,叶玄与王阔辞过家人,回到司天学院。日日苦修,坐照自观时发现丹田内竟渐渐凝结一团白气,叶玄欣喜不已,更是勤修不辍。转眼又是三年,当年的乳臭未干的孩童皆已为青涩少年,大家各自学有所成。又到一年的开学暨,掌院宣布:“读万卷书,莫如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当学以致用。清明过后,全体学生分三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