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莲落蝶舞在线阅读第3节

2021/11/26 15:39:28 作者:薇缩观 来源:纵横中文网
莲落蝶舞
莲落蝶舞
作者:薇缩观来源:纵横中文网
宋莲落:爱她,就给她她想要的一切,包括自由。尹蝶舞:爱她,就接受她给的一切,包括伤害。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个世界人类为什么六岁才开始接触仙武大道?十岁才习武?是因为这世界的枷锁。人类崛起的太快,天赋太高,灵兽习仙武百年不如人类一年,从出现不到几十万年,变成为大陆最强种族之一,终遭天妒,于是便有了这份枷锁,不到十岁不筑台!”颜鹤白须发飘飘,用慈祥的阳光看着叶夜。

“六岁破筑台,还修到了三重天,这未免也太过惊人。当然,至少在北凌是如此,世界太大,传闻有人三岁破筑台,终逆成半仙。你也不能太过得意。”颜鹤白淡淡的说道。

“可是我现在只是个凡人。”叶夜惊愕的回答,自己曾幻想自己非常屌炸天,但真有一天幻想变成现实,他却不相信了。

“这我也不是太清楚,我把你收养之后你修为一直在掉,最后掉成了凡人。或许你是机缘巧合下靠天劫之威破入了筑台,天劫之后,大道又给你披上了枷锁。”颜鹤白摸了摸胡须。

“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身旁有柄青金色的宝剑,我替你收了起来,当初得到它时,我吓的差点没扔了它,因为这柄剑竟然有呼吸!”

“呼吸?”叶夜惊愕,这也太邪乎了。

“我也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这柄剑太妖异,所以我把它封了起来,准备等你长大后还你。但是,来不及了!”颜鹤白叹了口气。

“叶夜,笑笑,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叫你们来吗?”颜鹤白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两人。

“爷爷,是因为那个陆羽吗?”颜笑笑小声的说。

“不,是因为这柄剑,我怀疑它就是那些宗派苦苦寻找十年的宝物。它的气息太强,那陆羽不过筑台境,感受不到,但如果天梯境的人来了,是藏不住的,到时候北凌将大乱!”

“叶夜,你救妹妹心急我理解,年轻人血气方刚很正常,但要记住以后不能冲动了,遇事能忍则忍。如果这点做不到的话,你是不会有什么大成就的。”

“是,爷爷!”叶夜眼中有泪光闪烁,颜鹤白的意思很明显了,这是在托嘱后事了。

“剑你拿走,我有一物可遮掩气息你也拿走,但这剑在这留了十年,村庄的气息是除不了的,所以你们得走了。”颜鹤白拿出一个约一丈的长匣子和一块黝黑的石头。

“爷爷,不,我要和你在一起!”颜笑笑美眸中泪光闪烁,眼眶微红,大哭了起来。

“爷爷,我们一起走吧!”叶夜说道,眼角湿润。

“不了,傻孩子,我走了,村庄的人就死定了。”颜鹤白笑了笑,摇了摇头。

颜鹤白站在窗前,望着蔚蓝色的天空,犹豫了一会儿,他一直有一件心事放心不下。

“笑笑,我问你叶夜怎么样?”颜鹤白问道。

“哥哥?哥哥人很好,就是有时候不正经,很讨厌!”颜笑笑抽泣了起来,用手拭去眼泪。

“叶夜,你喜欢我家笑笑吗?”

“啊?”叶夜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喜……喜欢啊!我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娶笑笑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做老婆。”

颜笑笑在一旁低着头,像喝醉了酒一样,脸颊发烫,耳根都红了,不敢抬起头,俨然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她的心在扑通直跳,脑海一片空白,一直回荡着叶夜的声音。

“喜……喜欢啊!”

从小到大,叶夜一直都是那种不正经的男孩子,但这一次他却说得非常认真。他经常欺负笑笑,但是他决不允许别人欺负笑笑!

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害羞,而且她还是第一次被男孩子表白,她的心里小鹿乱撞,恩,好像不太对,算了,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颜笑笑突然间觉得叶夜不是那么讨厌了,阳光下叶夜欺负她的时候那坏坏的笑容很好看;叶夜偷看她洗澡时那鬼鬼祟祟的样子很可爱;叶夜帮她挡住野猪的时候他的身影很高大……

总之,不知不觉间,叶夜的身影在她的心中越发的重要了……

“叶夜,我把笑笑嫁给你,你不反对吧?”颜鹤白看着颜笑笑的反应,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孙女不同意。

他怕今后他不在了,笑笑没人照顾,毕竟他就笑笑这么一个亲人了,颜家的血脉必须传下去……

这个世界很残酷,笑笑和她妈妈一样,太漂亮了,以后肯定会有许多人打她的主意,颜鹤白不敢保证笑笑会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人。

所以颜鹤白想到了叶夜,他和叶夜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叶夜的品性他是知道的,笑笑嫁给他颜鹤白放心一点。

叶夜顿时傻眼了,“爷爷,你的意思是笑笑做我老婆?”

颜鹤白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回饶是叶夜这么厚脸皮的人都不禁脸红了。毕竟,他还只是个臭小孩,结婚这种人生大事他还从来不敢想。

叶夜偷偷的看了一眼笑笑,发现她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笑笑是怎么看我的,我经常欺负她,更可恨的是偷看洗澡都能摔一跤,这世界上没有比我更笨的人了吧……

“好!你们都不说话,我就当你们同意了。我没什么送你们俩的,这是红尘眷恋,可以传音的玉佩,送给你们做嫁妆,今天我做见婚人,将孙女笑笑嫁给你!”颜鹤白从怀中掏出两个血红色的玉佩,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的光泽。

“谢爷爷!”叶夜身体颤抖,眼角泛红,跪了下来,拜了三拜,接过了玉佩,将一个挂在了自己腰间,另一个挂在笑笑身上。

叶夜知道,这一别可能就永远见不到颜鹤白了。

“叶夜,我不要求你给笑笑什么承诺,我只要你不让笑笑受委屈!”颜鹤白凝视着叶夜一字一字的吐了出来。

叶夜浑身颤抖,泪水漫了出来,打湿了衣衫。

“叶夜,谁都可以哭,唯独你不可以!男子汉,顶天立地,敢做敢当,我把孙女嫁给你,你就必须用生命来保护她。生死当前,哭有什么用?”颜鹤白怒喝叶夜。

“是!”叶夜咬牙,目光坚定,站了起来。

“走吧!”颜鹤白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雪白的发丝晶莹剔透,在风中飘扬,阳光下,颜鹤白的身体更加佝偻,像暮雪老人在等待着死亡。

“爷爷!”颜笑笑大哭,泪水在空中散落,如断线的风筝在飘扬,晶莹发亮,折射出光芒。

“走!”叶夜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声音沙哑,收起黝黑的石头,背起剑匣,直接打晕颜笑笑,将她拦腰抱起。

颜笑笑的身体很柔软,处子幽香弥漫,发丝飞舞,美丽至极。叶夜鼻子一酸,强忍住悲意,呼来大黄,从村中飞奔了出去。

朝阳下,一道坚毅的身影越行越远,被霞光拉的悠长悠长,最后消失在了天边。

叶夜发誓,他要登临武道极致,踏遍仙路尽头去守护颜笑笑一生一世!

颜鹤白默默的注视着那道身影消失,喃喃道:“本想让你们永远成为凡人,过完一生一世,可惜,太难了。十年,我可是为你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你们可将我老头子吃穷喽!”

“可笑我颜鹤白,作为北凌第一丹师,没用那些天材地宝炼药,却给你们当饭吃,想来也真是可悲啊!”颜鹤白独自摇了摇头。

黑暗中,一位头发雪白的老人默默的用布匹擦拭一柄生锈的利剑,低语道:“老了,老了……老家伙,你也撑不住了吗?”

无边的黑暗淹没了老人那越发孤独、寂寞的身影……

翌日,清晨,一只巨大的猛禽从村庄上呼啸而过,猛禽的背上坐着四人。

“羽儿,你说这个村庄有天梯境的强者?”猛禽上一个长发青年身穿长袍盘坐,肩上一只隼鹰驻立,他便是白鹰宗宗主陆飞!

一个跺一跺脚,北凌都要颤三颤的人物。

“是!请父亲大人为儿子报仇!”陆羽朝陆飞拜了拜,眼中闪过一丝阴鸷的目光。

“炎老,这件事你怎么看?”陆飞询问身旁的一位红发如血的老者。

陆炎沉吟了一会儿,道:“天梯境强者在北凌都有非常大的地位,如果能不招惹最好不招惹,树敌太多不利于宗门发展。”

“可是,炎老,那老头子扇了我一耳光,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啊!”陆羽着急了,这份仇不报,他心不通畅,练武有魔障。

“但此事有损我宗门颜面,必须杀鸡儆猴,树立我白鹰宗的威望!”陆炎又续上了一句话,让陆羽松了一口气。

陆飞点了点头,又看向另一个独臂老者,问道:“成文长老,你有什么见解吗?”

陆成文抬头,眼中精光闪烁,“此事皆是由少主实力不济造成的,而且我宗门理亏,恩将仇报,不利于宗门声誉。更重要的是,诸位有没有想过,他真的只是天梯境吗?”

陆飞心中大惊:“难道我们下方有一位星空境的大能蛰居?”

“不敢说,直觉而已!”陆成文摇了摇头。

“小凝,去,禀告云天太祖,请他老人家出山压阵!”陆飞挥了挥手,脸色阴晴不定,别人不知道,但他可知道陆成文习占卜之术,能预测一丝天机。

陆飞肩上的隼鹰张开翅膀凌空翱翔,飞向远方。

“陆宗主,好久不见,什么事让你那么着急啊?”天空另一边,一只青鸟上一位清秀的青年双手背负,嘴角带着一丝戏谑之色看着陆飞。

“华宗主,真是巧啊!”陆飞冷笑着看向华阳,陆飞不是傻子,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华阳多半为扼杀陆羽而来。

前一日,陆羽和华阳的儿子华风交手,两人皆伤的很重,事后陆羽又被飞雪派弟子偷袭,命垂一线,很明显,华阳这个不要脸的,想以大欺小,彻底彻底扼杀陆羽,阻止陆羽这个白鹰宗第一天才成长起来。

但还好陆羽遇上了一位神医,很快伤便好了,逃离了这里,回到了白鹰宗,要不然还真让华阳那个老狐狸得逞了。

“贵公子的伤还好吧!”陆飞拱手对华阳询问华风的情况,当然,略带一丝威胁的味道。

陆飞的话里话是:小心点,下次说不定你的儿子华风就会无缘无故的死在了大荒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穷小子遇上富千金之武道大会(三)

    观众席上,众多女观众早已经被太昊承天的迷人外表所倾倒,一些花痴类的女生,在看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早就把自己身边的男人忘得一干二净了。“看到没有,刚才太昊承天的那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了,由四条银色气龙汇聚成一条火龙,虽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看起来好像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般,这传承了上万年的家族底蕴就

  •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综]之绝对的安静(4)

    詹东听到我这句话,表情愣了足足三十秒,他似乎是没听明白我的话,可能是我的表情误导了他,因为我脸上没有半分的伤心之色,反而是多了一丝解脱。詹东舔了舔唇,握紧我手说:“莱莱,你别吓我。”我说:“是真的,没有骗你,我也是才得知。”詹东不敢置信说:“可是怎么会这样?前一年不是才好好的吗?”詹东太着急了,他很

  • 网游之雷龙风行主角是谁??

    写到这儿,关于华之国西南处某深山之中的事情,也就先就此打住了,因为那个玄龙呀,烈虎呀,白头鹰呀,他们根本就不是主角嘛,至于那个金黄色寸头,作者连提都不愿提及他的名字的家伙,当然,更不可能是主角了……大家都知道的,无论什么样的小说嘛,肯定都是围绕着主角展开滴嘛,所以啦,本书也不例外了,呃……那么本书的

  • 火影:开局在木叶当下忍在线阅读第5节

    “叔叔,阿姨小兮她刚刚醒了是吗?”杨蓁蓁诧异又惊讶的道。“唉!”夜兮的父亲夜昊叹了口气,自责的道,“都是我们不好,平时忽视了对小兮的关心。”夜兮的妈妈苏涵,带着深深的愧疚,伤心的擦着眼泪哽咽的说道,“我们不应该逼着她要考全年级前十,只关心她的成绩,如果人都没了要成绩有何用,刚才小兮冷漠的看了我们一眼

  • 王者荣耀之南鸢未归之金麒的赌咒(9)

    距离净魂殿遥远的内区,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梁画栋,飞檐盘龙,金鹤独立,看起来甚是雄伟和精美。殿内广阔的大厅上,正跪伏着各种生灵,一个个战战兢兢,惶惶不可。它们的颤抖,更显得大殿悠远深沉,亦增加了不少神秘。这些生灵,一个个只有骨架,没有血肉,全身金色,布满着各色符文,眼睛俱是更深的金色,亮亮的发着

  • 开局一亿元之不宜出门(修)(3)

    Page7伊清浅研一的日子大体可以这样形容,各国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案例分析,辩护技巧……然后帮导师杂役,PPT,论文,杂役,PPT,论文……最后回到宿舍睡觉,和舍友打混,和舍友打混,睡觉……无限循环ing。都说研究生大部分时间就是帮导师打杂的,这句话一点都没错,伊清浅从一次又一

  • 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之落霞门之难

    我直接来到两个男道人的身边,我直接跳到他们的桌子上,然后自认为很嚣张的说:“你们说的他们是那个门派?”那两个男人很疑惑的看着我,见我只是个小孩子,虽然嚣张,但是似乎没什么仙力,他们也就跟本忽略了我的状况,他们更嚣张的说:“小不点,滚。”我怒了,从出生到现在,似乎只有我叫别人滚的份吧,我随手一会,两个

  • 奢望清单[无限]在线阅读第四节

    都背叛了自己,她又何需时刻挂念着他,为他保护着自己。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话着未婚夫与自己妹妹的事情,她越想越自嘲,扯下被子赤着脚往外走去。细细地观察着房间,她猛然想起,自己明明就在森林里,被一野猪追赶,然后就被男子甩下了湖,剩下的她都忘记了,而此时此刻她为什么会在这间房间里,根本就无人能给她一个明确的

  • [游戏王]当游戏开始在线阅读第四节

    苏菲将手中的文件垫在屁股下面,一副静若处子稳如泰山的模样等待着露面的人,果然,拐角处男人挺拔伟岸的身躯出现了,兀自让这沉郁黑暗的牢房熠熠生辉。苏菲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这么快就来了,也就是说,书房有监控器了。夏辰宇进到地下室,挑起苏菲的下巴,嘴角泛起的笑意冷冽道:“本事不错啊!居然敢教唆我儿子去偷我

  • 开局炼化本命生死蛊在线阅读不信邵先生是第一次

    温柔的夜色并没有把他衬托得柔和,菱角分明的五官更显凌厉,深邃的眼眸冰冷,他是推开地狱之门的死神。也是她心中的魔鬼。“你还来找我做什么。”发生了那些还不够么。她满心的念头就是在他身上划一刀,可现在的情况是她并不能动弹半分。邵霆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美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自己做了什么,我又为什么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