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开着宾馆去修仙之松上共赏秋

2021/11/26 14:49:06 作者:此生少年 来源:3G小说网
开着宾馆去修仙
开着宾馆去修仙
作者:此生少年来源:3G小说网
我真惨,真的。富二代就算了,长得还那么好看。老爹撂下狠话:酒店开不好就赶紧滚回来继承百亿家产!玉帝震怒:放屁,我们天庭看上的地方,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仙法了解一下,九天玄女、嫦娥去跟他来个心与心的交谈……系统:呵呵。你们天庭不过就是第一个传送门罢了……本系统可是要连接诸天,打造最强万界酒店!夏木:喂!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只想做一个靠脸吃饭的富二代啊!

融城周边的地形十分特殊,本是平缓层叠的山峦却仿佛被天神用巨斧劈成了无数块,山高直,峡幽深,青峰拔地而起,下有绿水蜿蜒,耸立的绝壁上有千百年雨水风沙腐蚀出的纹路,这万象殷红的岩石衬着碧色,沧桑而华丽,宛若横纵于天际的丹霞。

其中又有一山,尤为特出,此山位于融城西郊,山形分主副两峰,一高一低,主峰高耸入云,似一把锋利的宝剑直刺青天,副峰只及到主峰的三分之一,方方正正,峰顶极为平整,倒像是被斧头平削后余下的一个小方台。此山鹤立于群山之中,远观之,就像是神人登天的三级台阶,故名天梯山。

而作为天梯的第二级台阶的副峰,因为地势平缓开阔,可容万人,成为了历代武林聚会的极佳场所。最妙的是,从天梯山主峰斜里伸出一颗巨松,如伞的树冠正好探到副峰顶上,形成一处极好的阴凉,往往都是各次集会的贵宾席。

为了方便观摩,比武大台即位大台庆典大台之类的集会主场地往往就设在贵宾席正对面。

就如现在。

巨松前方已设好高台,下面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乞丐。

台上目前无人。

“今天似乎是新任丐帮帮主的继任仪式,天下各分舵都有派代表过来,加上融城本来的帮众,下面的人大概过万了。”阿尘手搭凉棚极目看去,目测着远处人群阵势,喃喃自语,然后转头朝一边的桑甜露齿一笑:“小丫头运气不错,一来就遇上丐帮几年难遇的盛事!”

桑甜正忙于跟身边的松树枝折腾,闻声点头,一不小心头发上的丝绦就被绊住。她撅了撅嘴,哗啦一下将丝绦扯断,干净利落。

“这里这么好的视野,怎么其他人不上来?”

阿尘的目光微迷了瞬,又转清明,笑道:“这就是去现场还是看实况的区别了,我们在这上面看,一切一清二楚,可是看得只有我们两个,不免有些冷清……”

他伸手指指下面:“下面的人,不一定能看清台上的事情,可是大家在一块,人云亦云,信息一交换,气氛一调动,这感觉无比好。”

桑甜歪歪脑袋:“你明明是丐帮弟子,怎么不下去?”

他吐吐舌,却不回答,只抬头四下张望,一本正经的蹙眉:“怎么还没有人过来?”

桑甜不解,忙凑过去问:“什么人?”

“前年在这里举行的五岳剑派论坛,黄山派的人从这里打了条‘黄山归来不看岳黄山派乃天下剑派之首’的横副;去年在这里举行的丐帮少林武当三派合作洽谈会时,就有激进分子从这里闯入会场,抗议武林盟被三派巨头操纵无视小帮派利益;九十年前,魔教妖女就是踩这里掳走了当年天下四公子之首的佛公子;一百三十七年前,江湖闻名的鸳鸯双盗在这里第一次见面……这里是一切新闻的触发点,有无限的八卦可以挖掘,我今天就是要见证这样的时刻这样的人!”说到这,阿尘两眼闪出夺目的光芒,咔的一声,折断了手中的树枝。

阿尘这个样子,真的好面熟……

桑甜想着,跟着点了点头,还没开口,阿尘一个响指,指向远处高台,低声说道:“人来了!”

桑甜闻言,忙不迭探头去看,只见树下不远处搭了一座高台,台下帮众按分舵归属围坐在高台南、东、西三面,不论地位高低,各个席地而坐,黑压压成一片。

因为这算是帮内事务,设在巨松下的武林盟少林武当之流的常用贵宾席并没有人。

于是就看见三人缓缓走上高台,站定,本来寂静无声的人群却开始躁动起来。

“喂喂喂,左边那个黑脸老伯是李长老,右边那个白胡子老伯是吴长老,中间那个是谁?”

桑甜用手肘推了推身边的阿尘,小声问道。

阿尘不甘不愿地回头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天空,将目光移到台上,眼微眯:“你认识本帮长老?”

“全天下都知道丐帮分污衣派跟净衣派两派,”桑甜一仰头,伸手扶住身边的树干,以便让自己探得更出去一些:“丐帮九袋长老只有两个,那黑脸老伯衣服又泥呼呼的,一看就知道是如今污衣派的代表人物执法长老李为玉,再说了,这个月的江湖逸闻录上还专门报道过他,说他是丐帮帮主最热人选,一个确定了,另一个就不言而喻了。”

阿尘摸摸鼻子,低声一笑:“小丫头挺聪明啊!”

桑甜辫子一甩:“不许叫我小丫头,说了多少遍了!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中间那个人到底是谁啦!”

阿尘又是一笑,懒洋洋往树干上一靠,摊手:“我也不认识,不过看这架势,十有八九是我们的新任帮主啦!”

“天哪!丐帮帮主今日揭晓,两派相争神秘人空降渔翁得利!”桑甜捂着心口惊呼。

嘭!

阿尘的后脑勺重重撞在了身后的树干上,连忙伸手去揉,然后苦笑:“不错不错,标题很好很强大,以你的才华不去八卦楼实在是太可惜了!”

桑甜得意地哼了一声:“呵呵,没啥,看八卦看多了,随口就来了一句。”说着,她又将身体探出去了一下,以便将台上人看得更清楚。

只见中间那人十分年轻,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一身土黄色布衣,倒也整洁,长了一脸老实像,属于那种走到大街上十个有六个会找他问路,三个会跟他借钱,还有一个会将他错认为自己邻居家后生的极为淳厚善良的亲民相貌。

“啧啧啧,完全没有一帮之主的霸气!怎么可以这么没有卖点……”阿尘扼腕作惋惜状,兀自嘟囔,这边桑甜却忽然一拍掌,说道:“我想起来他是谁,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谁?”

“哎呀,据传莫帮主曾有一子,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拜在审判楼一扇仙韦治门下做了关门弟子,近二十年来都不曾在江湖露面,难道……”她手指着台上人抖了抖,有点梦幻破灭的失落:“难道就是这个人?”

“哦,是这个人啊?我一时倒还真没想起来。”阿尘的声音意外得有些冷淡。

桑甜小心问道:“你们丐帮不是不搞世袭制的么?”

阿尘淡然一笑,语气略带了三分嘲讽:“丐帮帮主历代都是选的德盛武强力能服众之人,世袭不世袭倒也无所谓……看样子,这净衣派的吴长老眼见自己武功不敌李为玉,又不甘心从此污衣派掌权,就不知从哪里找了个少帮主出来,打算来个武力人望强强联手。”

接着,他又打了个呵欠:“就是不知道,这么个人物能不能服众?”

他故作轻松的口气让桑甜微微皱眉,她绞了回手指,却没有接话,从小到大,面对这种争权夺利的事情,她一向都是选择无视加旁观,因为,参悟是一回事,参与就是另一回事了。

说起来,台下百分之七十都是污衣派的人,看那李长老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这莫小帮主想顺利上位还真是不容易啊!

她心里细细盘算。

正思量,只见那年轻男子右侧的白须长者巍巍向前一步,略抬右臂,台下立时安静下来。

群丐一齐站起来,叉手当胸,躬身行礼。

吴长老李长老微微拱手,然后吴长老看了李长老一眼,开口,声音洪亮。

“众位兄弟,一个月前天祸丐帮,莫老帮主溘然西去,群龙一时无首,四下惶惶,今日,我跟李长老商定数日,决定按照莫老帮主生前遗愿,奉立莫随欢少侠为帮主。”

“果然是他……”阿尘软绵绵叹了一口气,抽闲拨了拨自己额前的刘海,余光瞥见一边桑甜看得颇为认真,双手不由自主地握在了松枝上,不由一笑,双眸一抹流光闪过。

但见台上被称为莫随欢的少年倒是一派从容,宠辱不惊,静静立在一边,隐隐也有了一种气势。

吴长老一段话说完,摸了摸胡须,等待台下人的反应,其实他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因为丐帮之中,所谓净衣派不过是一些江湖上因为仰慕丐帮或者看中丐帮声势才加入的豪杰或者富绅,除了平日衣服上有补丁外其他生活与常人无异,只有污衣派才是真正的乞丐,行乞为生,恪守帮规,只穿污衣,在数量上是大大超过了净衣派,可以说,污衣派声势浩大掌握了群众基础,而净衣派则财大气粗,掌握着经济基础。

早在莫帮主还在世时,两派就互相看不顺眼,现在为了帮主之位,就几乎到了撕破脸的地步。

而此刻,就是双方角力的最关键时刻。

于是台下立刻就有人冷笑一声:“莫老帮主死得不明不白,莫少爷这就急着子承父业了?”

莫随欢也不气,老老实实拱手道:“不知此话怎讲?”

说话之人却是丐帮的七袋弟子,一身灰布衣上满是泥污,听他一问便大步走了出来,跳上台来。

“哈哈,我丐帮乃天下第一大帮,论人望论资历怎么都轮不到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做帮主!”

说道论人望论资历时,大家都看向一边面无表情的李长老。

而莫随欢只是简简单单“哦”了一声,仍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位汉子本来就是来闹场的,结果见他一丝怒气也无,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就觉得,奉立帮主是丐帮中的一等一大事,不能这么草率就决定,长老说莫帮主遗愿让莫少侠继任,可是这遗愿,不过也是个托词罢了!我们大家都不服气!”

他说完,底下于是一片应和,汉子挥了挥手,也有了底气,说道:“眼下咱们有两件大事,第一件是奉立本帮帮主,第二件是查出杀害莫帮主的凶手,替老帮主报仇雪恨。”

“依我看来,这两件事就是一件事,我们丐帮最不缺的就是好汉,不如就在这大台之上与这位莫少侠比试比试,看看身手,谁强谁弱,大伙儿有目共睹。”他说完,台下又是一番喝彩。

面对这种场合,莫随欢却不慌不忙,只是微微一笑,走出几步,面向那汉子大大方方摆开架势:“众兄弟想见识在下的功夫亦无不可,不过在下有一句话说明在先,拳脚无眼,今日比武,大家点到为止。”

汉子拱拱手道:“既然莫少侠答应了,我便做这第一个!”

阿尘这是“哈哈”笑了出来:“想不到堂堂一扇仙的弟子功夫人品这般正气!”

桑甜瞥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奇怪的?审判楼执掌江湖正义,作为一楼楼主门下,自然时时都行得正做得端!”

阿尘却抚额笑得更欢:“审判楼……正义……”

桑甜一棵松果扔了过去,扭头不再理他。

跟小总管一个德行!

看这莫随欢一幅老实憨厚的模样,功夫底子却极为扎实,赤手空拳便连胜了七八个帮众高手,没有几个能在他手下走过三十招。

看着一个个帮众被打下去,李长老的面色真正的转阴了……

“奇怪了?”当看到一名净衣派弟子也跳上高台摆开迎战架势时,桑甜绞了绞手里的松枝,偏头问道:“莫帮主近些年在江湖帮内声望都很不错,按理说也有很多心腹,这位莫随欢子承父业又武功了得,虽然年轻,但也不是不能当这丐帮之主,为什么连净衣派的人都要反对?”

“你不记得他是谁的徒弟?”阿尘面上露出无奈的浅笑,晶亮的眼眸略略转黯:“早在莫老帮主在世,丐帮就渐渐变成武林盟的附庸,再加上两派互斗,天下第一大帮一日不如一日,帮内很多人都开始不满这种现状了,企盼中兴,而一向以刚正闻名的李为玉就是很好的人选。”

“这时候,让一个审判楼楼主的关门弟子继承帮主之位,再怎么名正言顺,都会引起大量不满。”

“这么说来,吴长老是宁愿将丐帮拱手相让都要拿下着帮主之位咯?”桑甜若有所思。

阿尘微点了下头,说道:“仗着莫随欢武功好,想以武服人以暴制暴,不过看样子,帮里真没什么人打得过他……”

啪!

桑甜双拳紧握,眸光涌动,手里的松枝生生折断:“吴长老是个大坏蛋!”

阿尘失笑:“有时候,做坏事的不一定是坏人,反之……”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专注于台上。

刚才上来的男子也仅仅支撑过三十招就被打了下去,莫随欢背手而立,屏息静气,傲视群雄。

却没人再敢上来,李长老一边站着,面色渐沉,他自己也是莫随欢的手下败将。

吴长老这才朗声大笑:“就如刚才诸位所说,莫老帮主死因未明,丐帮百业待兴,正需要一位少年英豪来统筹全局,适才莫少侠已经显示了精湛武艺,可谓是力压群雄德才兼备,人人叹服,我们丐帮今日便奉其为本帮之主,台下各位帮众,可还有异议?”

说话间,他脸上得意之色毕露,如是问了三遍,台下鸦雀无声,他摸了摸胡子,转身朝莫随欢一躬身,扬声道:“恭请新任帮主!”

莫随欢这才呵呵一笑,拱手为礼,抬步上前,正要开口谦恭几句,却听得山川空谷之中传来一声清朗的笑声:“泱泱大帮之主,竟是如此随意便决定了,想不到,想不到!”

桑甜连忙四下找寻说话之人,来回看了一圈都没看到人影,正疑惑,那边阿尘一拍脑袋:“为什么今年不是从松树上过来?为什么!”

话毕,他扬手指了指对面山崖上的半边天空。

桑甜随着他的手看去,只见一人白衣翩跹,身姿妙曼,轻飘飘落在台上。来人玉冠束发,用半面银色面具遮住了自己的上半张脸,只露出微微勾起的薄唇跟略有些尖削的下颔。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襟,缓步走来,倒似一佳公子,踏歌而行,步履生香尘。

尽管隔了一段距离,桑甜仍旧觉得,看着这么优雅的人物缓缓行于台上,自己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变轻变慢,她用手肘推了推身边的小乞丐,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是谁?”

阿尘一反之前的散漫样子,也顾不上回答,只偏头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伸手一拨,脚已经临空踏上了随风飘扬的纤细松枝上,借着枝叶的掩护,朝更靠近高台的枝头掠去。

刚刚站定,他又回过身来,指了指桑甜脚下粗壮的树枝,道:“好好坐在那里,若是掉下去了,我可来不及救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僵尸世界:我能吞噬一切之一往情深(2)

    “雪儿,雪儿醒醒我们到了”“嗯?哦好的好的”慕容雪尴尬的拿掉不知道何时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嘶~自己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没有防范意识,从来没有在和一个人刚认识的时候就卸下防备安心睡着的,今天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夏日夜晚的润禾街人来人往,周边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慕容雪夹杂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无措,第一次来这

  • 鬼屋追踪第8章在线阅读

    血墓两字的突然惊起,也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阵惊骇,众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凶险,但凡遇到这种墓穴之人,逃出升天的几率几乎接近零。那所谓血墓可是说是落日帝国中最为凶险的遗址类型,甚至比万象冢的血河还要凶险万分。至于血墓的形成需要用万人之血或者是极其嗜血的万头三阶魔兽兽血与十万水银混合,再将混合后的液体与黑

  • 重生之心有灵犀在线阅读这是我们惹不起的大佬!

    我是天道:“估计咱们这个新同事还没有大概的明白。”“不过来日方长,以后慢慢再说!”“我先给咱们新同事发个红包。”【专属红包:我的相貌平平无奇!】三百斤美少女:“我也来一个。”【专属红包:我的相貌平平无奇!】钢铁战甲:“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我也来一个吧。”【专属红包:我的相貌平平无奇!】清风:【专属红包

  • 死对头总以为我在撩他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欧阳?叔叔?“这个多少钱啊?”夏宝宝并没有拿了就走,而是想要拿钱买下这杯橙汁。“送你了,小朋友。”欧阳云看着这个奶娃子要给自己钱,便乐了。“不行,妈咪说,不能白白要别人的东西,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也不知道多少钱。”欧阳云来了兴致,跟这个娃娃调侃,很享受的感觉。“这样吧,你给我个联系方式

  • 宋末将临不得不嫁

    凌晨一点,经过迷茫的探索行走,冷晴最终回到家中,只是她还没走进家门,便听到了里面的嘈杂声音。对于这样的声音,冷晴一点都不陌生,这是她后妈在和牌友打牌,她几乎可以天天见到,夜夜如此。抬手按上门铃,然后静立一旁,耐心等候。这里是爸爸临终前留下的唯一遗产,三室一厅的房子,住着她与继母母子。只是,她始终都是

  • 末路死神在线阅读第四章

    秦亦风把妈妈送到门边,叮嘱了几句,回过头走到我床边盯着我。他就那样看着我,嘴唇抿紧,眉头紧皱,我知道他生气了。他叫我全名的时候,便是生气了。可是怎么办,以前我就说不过他,现在更是开不了口了,我沮丧的回看他,想着又有点好笑,不自觉轻笑出了声。“秦亦歌,开心了?”他黑着脸,眼睛似火般,他死死按着我的肩膀

  • 冥界争霸在线阅读第8章

    你被公司开除了?跌坐在地上的洛小梨茫然无措的抬眼看向门口。坐在她隔间的小丽扭着腰走过来,脸上带着放肆得意的笑,抱着一堆东西哗的扔到她身上。“带着你的垃圾,赶紧滚吧!”属于她东西劈头盖脸的砸倒身上,洛小梨痛的一缩。含着水光的双眸注视着门口一张张熟悉的,带着畅快笑意的脸……抱着一堆东西,洛小梨在女同事们

  • 我们的灵异世界之跟踪

    第二天我医院送汤给肖杉的时候,竟然在大厅内看到宋勉的表哥沈从安了,不知道哪条高速公路发生了大车祸,大厅内聚集了很多无处安放的病人。他正在给一名大面积烧伤的病患处理着伤口。小护跟在他身后,看到病人身上烧烂了的肉,大约有些恶心和不忍直视,感觉给他递东西的手有些抖。可正面接触的沈从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用

  • 大掌事在线阅读目标,追求班花

    “啊,于南,你流鼻血了。”冯晓昕赶忙掏出一包面巾纸递给了于南。于南此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真的无地自容了,第一次与班花单独相处就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你没事吧。”冯晓昕并没有将于南的鼻血与自己联系到一起。“没……没什么,最近天气燥热。”于南赶紧圆场说是天气的原因。擦干净鼻血之后于南又回到了课桌前准

  • 妖尾之雷龙降世第6章在线阅读

    今天对于戴维斯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今天他起得很早,但是并没做做他每天早上必须做的事情,(早起穿着睡衣到卡洛儿房间玩袭击)今天究竟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呢?首先恭喜他正式成年了今天是他的生日(他被买回来的日子),也就是说他能够继承他那个所谓死去的老爹的爵位,他将得到布莱尼克家族爵位和封地,今天他的装扮非常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