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公元三九九九之对比

2021/11/26 10:15:08 作者:令侯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公元三九九九
公元三九九九
作者:令侯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叫粟靖天的地理工程学大科生经历平叛,后完成学业走上工作岗位。但他碰到了很多很多的怪事,经历了一次次危及性命的事故,但同样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当他经历一件件怪事后,又渐渐解开一件件怪事的真相,但又会陷入另一个迷团当中。在这过程中才知道在这个未来称之为联盟的银河系,一张张黑网早已打开,要捕尽所有的人,而粟靖天同学一次又一次破网成功,揭开黑网背后的真相,故事缓缓展开。

周童小看我了,我的身材很瘦,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他远远没有想到我居然这么灵活,下手也是快,准,狠!

周童想打我是因为他觉的我刚刚说话语气有问题,给人的感觉很目中无人,周童是个警察,平时都是自己用这种语气审问其他人,没有想到一个学生今天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和李处长说话,所以才想要教训一下我,顺便教教我怎么尊重长辈,没想到他没有打到我,反而被我“教育”了。

周童挥拳又来了,我也好准备防御。

没等他打过来,李处长拍了下桌子,大吼一声“住手,反了天了!”

周童立刻就蔫了,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站在原地“他…”周童看到了李处长的眼睛,李处长此时的眼睛都能喷出火来,周童说了一个字就不敢说了。

我讽刺道“不错,不愧是李处长的手下,见人想到就打,那这个案子还查什么,找个人让他承认他是凶手,不承认就打一顿,打到承认为止不就好了!”

我知道这样说以后可能会让周童对我有些仇恨的心理,甚至会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不过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和周童以后能不能见面还是问题,我想那么多干嘛。

听到我那么说,李处长怒意更盛对着周童吼道“听到没有,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们查案的么?”

周童不敢抬头,低着头小声道“没有”

李处长重重的出了几口气说“去给应求道歉!”

周童本想反驳,看到李处长的脸色,忍住嘴边的话走到我的旁边,断断续续“对……对不起!”

我没有搭理周童,我知道他绝对不是真心实意给我道歉,没有必要去搭理他,我接着说“其次,你最好不要再派人过去了,我在网络上查过那个村子的村志,记录的有些诡异,欧阳梦她们在里面失踪了,表示里面绝对的不简单,所以不要再随意的派人进入。”

我和李处长多多少少有些交情,虽然都是不怎么美好的,至少有过,所以提醒了他,我分析的东西没有告诉他,那些都是我的猜想,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我不会随便乱说。

听到我这么说,李处长擦擦嘴巴“是这样的,那个村志不是真的,欧阳梦在到达安县时听县长说过真实的彼岸村的描述,是这样的…”

具体的村志没有,是县长了解的彼岸村,这情况是在三天前欧阳梦通过电话告诉李处长的。

在2000年到2002年期间,彼岸村村民掀起了吹牛的行动,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吹牛。

当时彼岸村村民吹牛说一年之内要盖好楼房,当时彼岸村的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放出了这种豪言,自然没过多久就传到了县长的耳朵里。

县长一琢磨,这应该是个有油水的活,自己也要进去搅和一下,没想多久就去当地“考察”了。

一入村,村民很热情的款待了自己,杀鸡宰牛,饭菜很丰盛。

这样县长感觉很难堪,县长来的时候查看了一下村子的环境,整个村子的房子都是很是破旧的,有些村民住的房子甚至连遮风挡雨这最基本的功能都没有。

县长心想:他们不会是想要通过自己让上面给他们拨扶贫款吧,这饭是吃还是不吃呢…

这时候一个脏兮兮的人路过,满身污渍,好像刚挖煤回来。

县长很精明,随便找了个人问“你们这里有煤矿?”

朴实的村民哪里知道县长是在炸他,看了一眼周围,所有人对他挤眉弄眼的,他不明所以然,憨笑着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县长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感情真的有挣钱的活,这顿饭便愉快的吃了。

吃完饭后,县长和村长两人单独去谈了一会,足足一个小时后县长笑呵呵的走了。

两人商量的是,矿归国家所有,随意开采是犯法的,县长的意思是这个村子比较贫困,县长也就不往上报了,但是为了预防万一,这个事情需要打点一下,打点么,就需要钱!

村长哪能不知道县长的意思,自己对于煤矿这一块也是知道一些的,国家这时对于煤矿这一块管制根本没有县长说的那么严,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县长呢,不过也好,有了这层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也方便,就答应了县长等到年底赚了钱给他一些帮忙打点。

县长的鬼心眼多,隔三差五就会去彼岸村周围逛逛,连隔几个月村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县长想,他们不是要盖楼房么,村子内不可能没有动静啊,难到当时他们只是敷衍我,实际是扶贫的事情?

县长想去村里实际的看下,但是心里有鬼不敢去,索性派了一个信任的手下一个月来周围看一次,令人失望的是每个月带回来的消息都是“没动静”。

县长这下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天遇到的那个人估计是他们让他故意把自己全身弄黑骗自己的,不去,打死都不去!

此事就就告一段落了!

没想到的是年底的时,村长突然找到了县长,和县长说要盖小型发电站,县长心想:可以啊,去年吹牛今年盖楼房,盖了一年没有任何动静,今年跑来和自己吹牛要盖电站,这个非法盖可是违法的,不过,天有成人之美,我成全你,反正估计是吹牛的!

“嗯,听你说了这么多,我感觉你说的这个项目不错,我很看好,你们要努力了!”

村长没有想到县长会这么好说话,激动的直接抱住县长,县长措手不及,只能被紧紧的抱着。

县长假装安慰“别激动,赶快回去筹谋怎么建设吧,建设好了记得带我去参观!”就感觉自己的口袋里有什么东西进来了,瞅了下,原来村长在自己的口袋里放了两个信封。

县长这种仕途之人,怎会不了解这信封是什么意思,他满是开心。

和村长说了好长的时间,村长才松开拥抱离开这里。

下班时间早到了,县长着急回家,两个信封没打开看就放在自己的内衣口袋里回家了。

一直到晚上,县长刚洗完澡要睡了,自己的妻子气哄哄的拿着两个信封走到自己的面前“什么意思?”

县长急忙抱住自己的妻子安慰“老婆,这不是我的私房钱,我发誓!”还比划着发誓的样子。

“我知道不是你的私房钱,要是你的私房钱,我敢和你结婚么,不过揣着冥币干什么?”妻子白了他一眼,将里面的冥币倒在自己的手上问。

看着那仿真的冥币,县长当时并没有多想,认为村长找不到其它的假币,所以才拿冥币充当假币糊弄自己。

县长真的想骂人了,不就是想贪个小便宜么,村长至于这样么,用市面上的假币也比这个好吧,县长真的是很郁闷。

这件事情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县长不能大张旗鼓的跑到人家村里说,村长给他送礼送冥币吧!

这就是县长知道彼岸村的实际情况,与网络版村志完全不符,不过我心里在嘀咕一件事情。

我说过,想要隐藏一件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编造一个灵异的故事。

这个事情是不是县长编造的呢,我无法确定县长说的是真实的,他说他因为怕村民让她申请扶贫不敢进入村子,我感觉这是一个借口,县长所说经历历破绽太多,所以我没有怀疑他是写网络村志的人,不过这经历虽有破绽,也帮我证实了一些东西。

我带着疑问走到了板报的位置,板报上贴写了许多有关于三生石案件的资料和现场照片。

我可不能放过这些东西,我贪婪的看着板报。

这里的照片有十多张,每张照片上都有很多的死者,这些照片非常的奇怪。

这些图片上的死者最后的表情都是一样的,看上去村民似乎在笑,但是仔细的去看,又好像是在哭。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顿时像有了感觉,感觉周围的气温很低,尽管我可以看到鬼,也与鬼接触过,我现在的心里还是有毛毛的感觉。

我没有再继续看照片,大致的情况我了解了,看看照片下的注解。

安县彼安村,居住居民为3000口人,2012年,7月开始,陆续有人死亡,每个人死后的面目表情都是微笑的,死者有两个共同的特点,一是照片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一个是他们在死后都会在自己的身边画上一块石头,石头上写着三生石三个字。

我看到的照片中每个人的身边都有图案,可以猜想出实际现场他们每个人的身边都有这个图案。

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凶手了,3000个三生石的图案,需要什么样的毅力才能画出来。

我换了一种思考方式,如果是死者自己画的呢。

那凶手可以用什么方法控制着人们,让他们在快要死亡的时候画出这个图案呢?

我想了半天,想不出该如何去控制人,这本来就不现实,哪个人会甘愿被其他的人控制呢。

先不想那么多了,我把所有的贴图拿下来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再把所有的字擦掉。

我没有注意到周童想要阻止我,这个案子的调查他多少也参与了,那个板报上的资料可是自己和其他的同事熬了几天才整理成这样的,不能这样让我这个没有出校门的学生破坏了。

当时的周童看了一眼李处长,他止住了,此时的李处长居然没有任何想要阻止的意思,反而很期待我能写出些什么来。

我拿着粉笔在板报上迅速记录我脑中的一些东西。

整个板报从中心处用粉笔画的白线一分为二,分左右两边,一边写着:网络版本:古旧,村民和谐,煤矿,小型发电站,6001人死亡。一面写着:县长版本:楼房,煤矿,吹牛,6001人死亡,3000人死亡。

我看着板报,拿两种情况做对比,我只是写了可以明确的证据,我的那些推断没有写,我想听听周童和李处长的想法。

李处长和周童也在看,两个人看完后身体都不由得虎躯一震。

周童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煤矿有问题,无论是网络版,或者县长版,煤矿都出现了,说明煤矿可能有些问题!”

第一点,他们想的和我一样,说明我的思路没有问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做妖有点难几灵,未灵?

    一晚过后,一切变得很神奇且奇怪,权相宇忍着想去找几灵的冲动,在家里呆坐着,不时地哭泣着,心里想着“几灵,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突然,他发现自己的眼被某个人的手抵住了,“谁啊,这么无聊。”他想把手直接挣开,却发现对方力气那是十分得大,“是谁,你最好赶紧松开!”权相宇最近心情不佳,能这么说话而不是

  • 御灵之神妃医绝天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庭深眼眸微眯,将红酒优雅地饮入喉中,末了,字句冷淡,“记得收拾行李,准备搬入霍家。”她点了点头,蓦地,身后突如其来的哀嚎差点刺破了她的耳膜,而一阵凉意朝自己猛地袭来。循声望去,身后的程楚怡一脸惊恐,手中攥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姐姐!对不起……我只是想来给你敬酒!我不小心脚滑了!姐姐……你原谅我好不

  • 丧尸战记之炼狱空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短暂的团聚,又将分离,叶玄与王阔辞过家人,回到司天学院。日日苦修,坐照自观时发现丹田内竟渐渐凝结一团白气,叶玄欣喜不已,更是勤修不辍。转眼又是三年,当年的乳臭未干的孩童皆已为青涩少年,大家各自学有所成。又到一年的开学暨,掌院宣布:“读万卷书,莫如行万里路,知行合一,当学以致用。清明过后,全体学生分三

  • 鬼古契约第一章在线阅读

    江煜醒来,发现自己盘腿坐在一张木床上,乌发披散,耷拉在腿上,上身只披了一件轻薄的白纱衣。不是他的床,不是他的发,不是他的衣,这是哪?他想要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虚弱酸痛,头痛欲裂,双手双脚上竟都加了拇指粗的大铁链,一挣扎起来丁零当啷响个不停。这身子仿佛不属于自己。“别动。”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