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向往:我是小鞠在线阅读第2章

2021/11/26 8:49:50 作者:辣个菇凉 来源:飞卢小说网
向往:我是小鞠
向往:我是小鞠
作者:辣个菇凉来源:飞卢小说网
1(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封尘狠狠的想着。

心中虽然不愤,怒火熊熊,但是表面上却不露丝毫,仍是战战兢兢,仍是畏畏缩缩,结结巴巴的回了红裙女子话……当然,无一句实话,全是捏造。陌生的模样,定然是外来的神武,对三山城的情况,定然的,所知十分有限。

既是如此,揭穿谎言,不可能。

至于显露身份,摆出他们封家的实力,震慑三人,封尘绝对不会做。

那样只会画蛇添足,弄巧成拙。

“行了,莫再耽搁了,大事要紧。”突的,有冷漠的声音从路旁的树林中传出,带着斥责之意,“师弟,管一管你的手,莫要嗜杀!师妹,管一管你的裙子,莫要到处招风!太过放纵,早晚会招致灾祸,明白吗?”

声音一厉,“杀了他!”

桀桀的鬼笑声再起,刺耳惊魂。

“当啷”一声,弯刀再现,在清冷的月光下寒光逼人,划出一道弧线,直取封尘的性命……近在咫尺的出刀,还是神武的出刀,就算封尘有心想躲,丝毫的,没有做到的可能。

只需一个闪念,大好的头颅就会一刀两断。

封尘悲呼,绝望,完了!

弯刀临脖,刀芒刺人,近的,封尘已经看到了极速逼近的刀尖……就在千均一发之际,霍地,红裙女子长袖一甩,玉手一抬,一物激射而出,正中弯刀的刀刃,有火花迸现,在“当”的一声中,弯刀被格了开来。

是暗器!

刹那间,封尘依稀的捕捉到了,是一根形如钢针的暗器!

红裙女子焦急的哀求道:“师兄,只此一次!”

林中之人叹了口气,“只此一次!”

红裙女子松了口气,俏脸上有灿烂的笑容绽放而出,瞧向封尘,小嘴轻启,妩媚之音极是撩人,“小乖乖,若非姐姐百般维护,你已经死了两次,姐姐是你的救命恩人,知道吗?回去在家里好生等着,姐姐很快就去找你,咱们一起玩游戏,快乐的游戏。”

“咯咯,姐姐让你销魂蚀骨!”

话毕,轻拍了下封尘的肩膀,闪身而去,转瞬间便与另两人消失无踪。

突有夜风袭来,钻入封尘的衣袍中,不自禁的,封尘打了个激灵。短短时间,生死几度轮回,惊的封尘手脚冰凉,出了一身的冷汗。整个过程中,封尘都极力克制着奋起一搏的冲动,因为他无比的清楚,那样做就是找死,毫无活命的希望。

只有示人以弱,才有一线的生机。

当然,他本就弱小。

现在看来,他的理智之举是正确的。

“我帅吗?能迷的人神魂颠倒?”封尘没有一点的自傲,满心的都是苦涩,一甩马鞭子,马儿嘶鸣,向着三山城疾奔而去,“万万想不到,第一次生死之危,是靠着一张脸蛋偷得了性命!”

“耻辱!”

“不可接受!”

“这些年的努力,好似统统的,都是泡影……”

一声叹息,无尽的不甘,无尽的悲呼。

深深的叹息之后,所有的愤懑,尽被封尘摒除的干干净净。

深吸一口气,封尘振作了精神,双目湛湛生光,似乎比天上的朗月还要摄人,今日之耻,今日之无奈,是力量之源泉,鞭策他更加努力的去修炼,因为只有强大了,才能掌控一切,决定一切。

此种羞辱,一次就够了,下一次,绝不允许!

“互称师兄师妹……”

“难道是一个门派里的人?”

“方圆千里只有一个门派,斩风谷!难道他们是斩风谷的弟子?”只是转瞬间,这种猜想就被封尘给否定了,“斩风谷是盛名远播的名门正派,如此邪异的弟子,不可能出产!不是正派,只能是邪派……”

“尸骨山?血池?”

“大事要紧?”

“千里迢迢的,到此,他们有何大事要办?”

“看方向是去乌山!”

“要去乌山,封家的千亩灵田是必经之路!”

“但愿守田的护卫莫要去招惹……”

封尘一边策马疾奔,一边思索着。

十几里路,转瞬即过。

“封少爷,你回来了?”

到达城门前,封尘勒住马缰绳,大喝一声,关闭的城门立刻打了开来,几个城门士兵站成一排,笑容满面,恭恭敬敬的向封尘问好……这些年,封尘时常晚归,和守门的士兵熟的不能再熟,所以已成了默契,见怪不怪。

当然,能如此,根本原因是封尘非同一般的身份。

三山城地处丰州,是个偏僻的小城。

但是虽然偏僻,虽然很小,却有城主存在,只不过城主是个空架子,一个摆设,基本不管事。当然了,就算想管,他也管不了。三山城,真正的掌控者是两大世家,一是东城的封家,一是西城的韩家。

在三山城中,除了韩家,没人敢捋封家的虎须。

封尘之父封箫,是封家的家主。

封箫只有一子,便是封尘。

封家之人,唯一的少家主,得有多金贵?

就算封尘是一个废才,明面上,也得毕恭毕敬。

“吴才,拿去,请兄弟们喝酒!”

封尘在怀中摸了下,取出一锭金子,甩手扔给了一个满脸胡茬子的中年人。

十两金子!

吴才接住一瞧,一脸激动,“谢封少爷的恩赏!”

封尘点头,一扬马鞭子,马儿欢腾,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狂奔了起来。

“超级废才,出手还挺大方的。”

“说什么呢?”

“吴头,难道不是吗?”

“再敢说封少爷的坏话,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猴子,你从外城刚来,有所不知,封少爷对吴头有救命之恩,而对于我们,也颇为的照顾。封少爷的修炼天赋是不行,但为人没的说,从不摆架子,从不责难于人,有苦则帮,有难则救。咱们三山城以前有不少乞丐,但是现在呢?在封少爷的教导关怀之下,都有了出路。”

“不对呀,松鹤街上不是有一个老乞丐吗?”

“那是个老顽固,脾气臭,死硬死硬的,就喜欢乞讨,乞讨还只向封少爷乞讨,结果怎么着?封少爷一点也不嫌弃,好酒好肉供着,一供就是五年,时常还坐在街上和老乞丐把酒言欢!传言说他是自暴自弃,糟践自己,但是要我说,那是可歌可泣的善心。”

“人傻钱多!”

“砰~~~”

猛然间,吴才一脚踢出,正中尖嘴猴腮的胸膛。

一声惨叫,尖嘴猴腮飞了出去。

……

“杨掌柜,这么晚还没打烊?”

“呀,是封少爷啊!”

“十斤上好的红松子酒,一只烧鸡,五斤酱牛肉,五斤酱驴肉,送到老乞丐那里。”

“好嘞!”

疾奔中,看见经常光顾的饭馆还开着门,封尘勒住马缰绳,向里面喝了一声,一个壮实的中年人快步走出,瞧见马背上的封尘,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

几声吩咐之后,封尘一扬马鞭子,马儿继续向前奔驰。

中年人回了饭馆,开始张罗了起来。

“臭老头,饿了没?”

“臭小子,这么晚才来,你是想饿死我不成?”

“还有脸说?你一声吆喝,街面上,哪个饭馆敢不给你送酒送肉?你呀,虽顶着乞丐之名,却行的是太上皇之实,就差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撒尿了!”说到这里,封尘的怨气有点不可遏制,“臭老头,臭脾气,非要我亲自给你送,你才吃!若是我死在外边,你怎么办?难道不吃不喝,饿死不成?”

“嘿嘿,你死,我死,所以,你不能死!”

“屁!”

只奔出了一里多路,封尘又勒住了奔马,看了眼屋檐下的老乞丐,下了马,一边说着话,一边去解马背上的包裹。老乞丐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终年不洗澡,身上的恶臭能熏出去三里地,一般人根本消受不得。

但是,有封尘罩着,没人敢欺辱。

“咦,好香啊,是烤肉!我猜猜,一定是烤猪肉,野猪肉!”老乞丐吸着鼻子,从屋檐下的石台子上蹦了下来,欢喜的奔向封尘,双手在破烂的油垢衣衫上蹭了蹭,迫不及待的从封尘的手中抢过了包裹,“这么多!还热乎着!好!好!好!”

打开包裹,抱着数十斤的烤猪肉狂啃了起来。

封尘无语,“慢点吃!”

话刚说完,老乞丐就咽住了,哦哦哦的,梗着脖子,在哪里直翻白眼。

封尘赶紧上前,重拍老乞丐的厚背。

缓过了劲,老乞丐吹胡子瞪眼,斥道:“有肉没酒,你是作践老叫花子我不成?”

封尘陪笑道:“十斤红松子酒,马上就到。”

老乞丐神色缓和了许多,“这还差不多。”抱着烤猪肉,继续狂啃,丝毫的,没有接受教训,还是狼吞虎咽。一边啃,一边向着屋檐下走去……突的,顿住了脚步,瞥了眼封尘,“碰到了强大的敌人,差点掉了脑袋?”

封尘愕然,“你怎么知道?”

老乞丐嘿嘿一笑,“我能掐会算,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

封尘撇了撇嘴,“吹牛不打草稿!”

老乞丐有些不爽,“不信?那好,我再算一算……你的麻烦未去,很快的,一个美艳的妖精会去找你,敲你的骨,吸你的髓。”瞧见封尘瞠目结舌的样子,老乞丐嘚瑟之意更浓,“这麻烦不仅是你的,还是你们封家的,一个不留神就会家破人亡!”

……

山风忽大,呜呜咽咽的,如同鬼哭,甚是瘆人。

漫山的树木疯摇着,震下来不少的树叶,山下的灵田,千亩稻子也疯摇着,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稻浪……残月当空,透着阴冷,透着萧瑟。忽的,有三个人影乍现,如同鬼魅,顶月而行,疾奔,脚不着地,踏着稻浪,如同弄潮儿一般。

倏忽的,停了下来,一人踩着一根稻子。

风再大,那根稻子也纹丝不动。

两男一女,一男身形萎缩,佝偻着背;一男身材挺拔,颇有英武之气;一女身着红裙,长发飞舞中,尽显妩媚。三人近看着稻田,远看着稻田,似乎想看出点什么。毫无所获后,又闭上眼睛,沉静心神,又似乎想感应出点什么。

少许时间之后,红裙女子睁开双眼,希冀的问道:“师兄,可有发现?”

英武男子沉吟,“没有。”

佝偻男子失望之极,“莫不是我们搞错了?”

英武男子摇了摇头,“所得资料若是没有错,那么就没有搞错的可能。”突的,英武男子手掌向下一抓,隔空数尺,一根稻穗折断,飞入掌中,轻轻一搓,半熟的稻粒被他搓了出来,没有犹豫,塞进嘴里细细咀嚼起来。

沉吟少许后,道:“灵稻的品质极好,以此地的条件,根本没有种出的可能。”

红初女子笑了,佝偻男子也笑了。

三人一起笑了,不大,是压抑的笑,是激动的笑。

就在这时,笑声骤敛,三人同时偏头,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有火光乍亮,在昏暗的月色之下分外的扎眼。是火把!茅草屋中,一个中年男子走出,一手拿着钢刀,一手高举着火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奶爸的荣耀第六章在线阅读

    而且他的修炼方式也很奇特,首先寻常的凝血境的修士可以用灵药辅助血气淬炼肉身,但墨邪完全可以越过这个阶段,只要他亲手杀死修士就可以获得大量的杀戮之力。然后通过吸收这些杀戮之力来代替灵药淬炼肉身,不过有一句俗话说的很好,上帝给你打来了一扇门,却关上了另外一道门,这句话放在墨邪的身上很贴切。因为祖灵根的缘

  • 互穿后老板疯狂追我在线阅读看来,你们是想死!(求收藏、鲜花、评价票!)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一道人影很熟悉!”五人之中的女生,皱着眉头问道。人影速度太快,周身剑气翻腾,而他们距离又远,因此只能看到个大概的轮廓!“确实有点熟悉,难道是我们学院的?”赵久也是狐疑道。“不可能!”倒是方城,果断的摇头说道,“夏水武道学院,能有如此战力的,不超过十人,但是那些人的手段,我们多少都

  • 铠甲勇士之修罗帝甲在线阅读第二节

    “肉桩功,熟练度,什么鬼东西?”孟阳猛地一吞口水,眼睛瞪得无比巨大。愣神间,他瞥到那少年看他怪异的眼色。面色一怔,当即捂着胸口就连连向后退了两步。“哎呀...”一边喊着,一边故意做出痛苦之色。为演的逼真,退后的过程中他还不忘吐了一口白沫。看着四肢僵硬的孟阳被自己击退,少年阴冷的双目顿时闪过一丝疑惑。

  • 影帝和他的大魔王女友在线阅读第一章

    唐继祖在库房里清点家当,单子上有的就勾一下,没有的就加上去,若是单子上有库里没有,就画个圈圈。唐继祖做不惯这类细致活,小半天下来就头晕脑涨的。按理这事是管家或家里当家太太做的。可是家里没多余的人了。唐家要合家回老家,家里下人都散了,有门路的自赎自身。没门路的,唐家也不是苛刻的,找了人牙子,卖到厚道人

  • 太子妃靠乌鸦嘴福运满满同学被欺

    高个子的眼神显得很慌乱:“可是……我们只不过把它们拿出来交换了一下、看了看,突然我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我眼前一片白色,然后我就来到这儿了。”凌炎虽然很努力认真地听高个子说话,但仍然听得一头雾水。他一只手把剩下的少半个苹果放到了果篮里,另一只手朝着高个子做了个打断的手势:“等等……我没怎么听懂你说

  • 无形撩汉,最为致命[快穿]精髓

    “你是不是在内心疑问,留一剑的意义,是什么?”面对着梵决的极为生涩的沧桑之声,沈一尘开始陷入了沉思。“是啊...留一剑,为了什么呢?这么一个麻烦又困难的东西,是如何成为梵决的核心精髓?实在是奇怪至极。”梵决在天地之间发出轻笑,虚无的声音对着沈一尘袭来:“好好想想,想通了,对往后留一剑很有思想上的助力

  • 娱乐:劳资要根除小鲜肉风气之第二章(2)

    男孩的确是撞了他,安格斯并不是玻璃娃娃,也不是娇生惯养的,其实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对方及时地抓住了他,防止他从台阶上跌倒过去了。但是,安格斯可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你叫什么?”男孩局促地凝视着面前的高个子学长,“彼得……彼得帕克……学长,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舒服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行吗?”彼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在线阅读第七章

    “人类这种低元素亲和度的种族的器官是无法抵御魔力的冲刷的。”如果没记错的话,肯特是这么说过的。那么,人类的灵魂是否也是同理呢?那就只有试一试才知道了吧,毕竟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要么战胜它,要么被它攻击吞噬,变成一个无意识的野兽。但是啊……“我现在这样真的还能算是一个人类吗?”感受着魔力海从自己

  • 民国奇探之乔探长今天缺女朋友吗之离开首都星(4)

    “皇家研究院Omega潜能研究所、首都星医院联合发表声明,周言上尉经过妥善治疗已完全康复;同时,经过多方努力,周上尉精神力已提升至S级,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二位S级Omega……”果然,如周言所说,在第二天官方就举行了发布会,将他已成为S级Omega的消息公布于众。但这些都与洛简溪没有关系了。“安检通过

  • 叛侣游戏服用朱血果

    翌日,秦质子府。大清早,秦明和赵姬在用早饭,一碗菽粟,一碗肉糜,调味料只有盐,这就是秦明的早饭。刚用完早饭,赵姬就拉着秦明向质子府一处没人居住的房间走去。质子府并没有条件设立专门的修炼用的静室,只能收拾出一间无人居住的空房间暂用。路上,秦明吐了吐舌头,不得不吐槽的就是这时候的饭菜是……难以下咽啊!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