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来自上古的你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1:35:44 作者:兰陵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来自上古的你
来自上古的你
作者:兰陵客来源:纵横中文网
粉丝群:163807406上古时代天下第一魔教“地狱三部曲”,天下第一寺庙青龙寺“青龙八法”,天下第一仙门邙山派“四大真法”,天下第一家族易家“神剑十三式”和天下第一军门“军武六枪”相互混战的故事。精彩不容错过!

“那孩子不简单。”鹤丸国永拍了拍他的肩,“他身上有种……嗯,我曾经闻到的古怪味道。”

“味道?”膝丸搜索着自己的回忆,能想起的只有那孩子身上香香的肥皂味,“没有啊。”

鹤丸国永摇摇头,表情难得严肃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那个味道我希望你永远没有机会闻到。”

膝丸还想再问,他就以接下来要去和堀川国广交接工作为借口逃掉了。

简直莫名其妙。

膝丸摸不着头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擦着头发回来的小乌,两人的目光便撞在了一起。有鹤丸国永的一番话做铺垫,膝丸现在见到小乌有些不自在,下意识避开与他对视,拉开自己的房间门,“回来啦?”

小乌停下擦头发的动作,看着膝丸直视着自己的房门,半晌才搞懂这个人在跟自己说话,“啊是的,擅自就离开了很抱歉。”他揉了揉自己还带着水珠的头发,“毕竟我留在那里也只会惹得髭切先生不愉快嘛。”

膝丸不知道要说什么,干巴巴地接了一句:“没这种事。”

话题到这里就结束了,小乌似乎没有接话的打算,两人便沉默地站着,膝丸不自然地看着自己的房门,小乌则静静地看着他。

最后小乌笑着打破沉默:“失礼了,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回房间了?”

“噢,好。”

两人便各自进了房,轻轻地把门拉上,隔了一堵冷冰冰的墙,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膝丸背靠着门缓缓滑坐在地上,懊恼地拔拔自己的头发,满腹疑惑揉成一团叹息吞回肚中。总是这么犹豫不决的话兄长的名誉可是会被嘲笑的。

周密的计划和阴毒地推测人心是用在敌人身上的,膝丸内心抗拒着把这些用在自己人身上,更何况那个人是和髭切有八分相像。即使不断提醒自己那两人是不同的,心底还是存着一个抹不掉的声音质问自己。

——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推测兄长呢?

像这样不负责任的想法。

如果是兄长的话会怎么做?

膝丸看向被随手放在矮桌上的外套,是髭切前一会儿换下来的出阵服,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他鬼鬼祟祟地把自己挪过去,谨慎地往左右看了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外套扯到自己怀里,把脸埋进去,鼻端瞬间盈满了那人令人安心的味道,还带着外面阳光的温暖。

他的心瞬间平静下来,把外套按原样放好,仿佛做错什么事情一般正跪在桌前,只是脸上的温度压不下去,他就索性不管了。

如果是兄长在的话……膝丸想。虽然记不得他的名字,但那一双与他相同的暗金色眼瞳一定会浸了笑意,用平时那轻轻软软的嗓音跟他说:“不管别人怎么说,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啦。”

膝丸蹭地站了起来,神色肃穆地对着那件外套深深鞠了一躬,“我明白了,兄长。”

外套:等等他明白啥了?

膝丸便带着那大义凛然的表情猛地拉开房间门,大步走到小乌的房门口,深吸了一大口气,最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请进。”

膝丸拉开门之后看见小乌在收拾抽屉,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药味,味道非常淡,但他敏锐地捕捉到了。

“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小乌示意他坐下,然后找杯子给他倒茶,结果只找到了一点茶叶,没有热水和茶杯,“抱歉,我现在去厨房泡茶过来。”

“啊,不麻烦了,我只是来问点事。”膝丸连忙制止他,拉他一起坐到坐垫上来,“说起来你房间怎么会有药的味道?你受伤了?”

小乌心一沉,面上若无其事地摇摇头,“没有啊,可能是您的错觉。”他见膝丸张口就想说不可能,连忙岔开了话题,“您想问什么?”

“我记得我回到源家以后你就去了平家对吧。”膝丸果然接了另一个话题,迟疑地开口,他努力调整着语气,放缓了自己的声音,“你怪我吗?”

小乌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想到那一双灿金色的眼瞳,眉头轻蹙,但还是笑着:“是鹤丸先生和您说了什么吗?”

“啊?不,没有……”膝丸下意识否认,他用食指挠挠自己的脸,“那时候我对你的事一知半解,之后也没有太在意。就突然想到你会不会讨厌我啊哈哈哈……是不是太突然了这个奇怪的问题?哎呀我觉得这种事不会……”

“是啊。”

膝丸尴尬的自说自话戛然而止,他愣愣地看着面前那个人把笑意一点一点收起来,换了一副陌生的表情,冷冷地看着他。

“我最讨厌你了。”

——TBC——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穿书女配抢走男人后在线阅读第九节

    岳婉晴问:“我们的孩儿叫什么名字好呢?”柳清风看了看孩儿说:“义父为孩儿起了个名,叫柳毅桓。”岳婉晴慢慢地说到:“那杨前辈是我们孩儿的亲人了。”柳清风点了点头说:“义父对孩儿很呵护,你看这架小木摇篮车是义父昨天为我们的孩儿制造的。”岳婉晴转头侧看了一下说:“杨前辈对孩儿如此关爱,等我恢复后,一定会亲

  • 末世战狂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二天一早。常华村门口,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村口徘徊了好久。“老大,怎么还不回我信息?”“要不打个电话?不行,万一人还没睡醒怎么办?”严榕乐来回踱步,每隔几分钟看一次手机,怀里紧紧抱着个黑色的公文包。蓦地,肩膀被轻轻拍了下,他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小伙子,你找谁呀?”爽朗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严榕乐缓缓

  • 矛盾女郎的浪漫伴侣在线阅读第十章

    八年后。热闹繁华的街市,行人如织,车马粼粼,商贩叫卖声不绝于耳。一个白衣少年行走于其间,步履从容,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此人正是傅云景。昔日的瘦弱孩童已长成了翩翩少年郎,此时只是随意地走在路上,便引得不知多少姑娘频频侧目,内心犹如小鹿乱撞。他走进了一间卖女子饰品的商铺,还没开口,便听店里的伙计笑着调

  • 自愿做男配[快穿]容羽仪

    老姚接着说,“小姐的宅子建在山里,这么多年多亏她仁慈善良,给我们不少工作和生意,我们村才能发展的这么好。”“小姐很好客热情,又住在深山里,所以每次村里来客人,我们都会带去让小姐家热闹热闹,呵呵,我们走吧,路途还有点远呢。”他颤颤巍巍的往山路上走,拄着拐杖,背已经佝偻的不像样了。原越看着老姚的背影,心

  • 樵启歌之第二章(2)

    隔天下午,有好心人在小巷子发现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几个混混学生。现场没有目击证人,因为这几个学生干的坏事儿不少,大家都觉得挺大快人心的。温故硬生生被自家外婆老老实实的盯了一天,本来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不过就是出去忘记打报告了而已。作为温家唯一的男丁、小宝贝一样的人物,温故被看的死死的,上个厕所,外婆都

  • 穿越之专家嫁到之失忆(2)

    百叶做这件事的动机连自己都搞不明白,她也没有跟他闹僵的打算,而相反的,她非常依赖他,只要看不见他就会立刻慌乱起来。三个月前,她在病床上醒来,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她恐惧地面对陌生的一切,抗拒任何人的触碰,只要有人靠近她就会拼命缩到墙角里痛哭出声。而就在她情绪最失控的时候,江嘉文出现了。那时她拔掉了插在

  • 综漫之幕后玩家第8章在线阅读

    叶晨可不管这些,他关上了门,立刻走到了秦老爷子身边伸手按住了几个重要的穴位,附耳倾听。片刻之后,一双手宛若游龙,带着银针封住了一些穴道,开始逆转形势。整整十分钟,叶晨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秦老爷子的情况才慢慢稳定了下来。出门,叶晨有些疲惫的坐在门外,洛雪华扶住了他,接着医生们鱼贯而入,想要查看秦老爷

  • 念念不想忘在线阅读第一节

    焕日——意为崭新的太阳,用不同寻常的光亮清理这世间的浑浊与黑暗。与其他的杀手组织不同,焕日从不唯利是图,也不是什么委托都接。他们会通过一个名为“撒旦之手”的论坛与外界沟通,委托人可以通过这里联系论坛博主“撒旦之手”,向他说明自己的委托原由。撒旦之手会对委托事件进行简单的初步判定和甄别,合适的,将委托

  • 《两个我们》在线阅读第十章

    10.拍摄了快三个月的时间,《满月之谜》剧组终于要杀青了。两三月的时间相处下来,有的演员们从互相不认识变成了朋友。导演也是一位又好说话,工作效率又高的导演,所以整个剧组在一起都非常融洽,也很舍不得彼此。除了男主角,和女主角。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真的很无奈了,找不到宣传点不说,连一个两分钟左右的男女主角

  • 这个杀手有点凉之麒麟狮(5)

    三天之后,二人起身离去。十三单手将三宝轻轻的托在背上,急速朝山下飘去,和上次上山相比,十三的步伐明显更加的轻便快捷,三宝只觉得风驰电掣一般,二人很快就来到山谷的草地中央,正是在这里,三宝完成了融血,完成了灵魂的重生,不过此刻已经没有了赤焰雕的踪迹,只剩下满地的衰草与红毛。这果然不是什么善地,才几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