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王爷,我是仙女第6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0:49:54 作者:夏若惜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王爷,我是仙女
王爷,我是仙女
作者:夏若惜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朝穿越,她莫名其妙的成为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的女儿,在天宫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因为她的一场恶作剧,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玉帝不得已才除去她的仙籍,拔掉她的仙根,把她贬下凡间作为惩罚,没有玉帝旨意,不得返回天庭。再次投生到帝王家,重新开始她的人生,却让她脱胎换骨,一夜蜕变。一个意外,一场失忆,一道圣旨,一朝指婚,让她痛彻心扉,最后却被心爱之人,狠心的逼上了绝路。面对心爱之人无情的背叛,她心灰意冷,却由爱生恨,最后竟用剑深深的刺入心爱之人的身体………………当一切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斛律婉蓉就起来了。她简单地洗了把脸上了趟厕所就偷偷登上一辆马车。

她从秦江月与车夫的对话中得知这一行人清晨就出发,傍晚时分返回。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无论如何她也要回去看一看。如果她的母亲非要让她修庙,她就在庙中住下去。反正她已经剃了光头,还有了静云法师的头衔。

只是到了现在她都不明白那个晚上她是怎样听从了秦江月的安排,稀里糊涂地来到庙上。那天晚上她睡得早,睡得正酣时秦江月推醒了她,他说秦府不安全了,要换一个地方养伤。为了安全还给她剃了光头……她那时好像浮萍一样弱不禁风,不得不听他的摆布。

前前后后的点点滴滴一点一点地缕出点头绪,斛律婉蓉听到了说话声,她一下子紧张起来:“老天爷,千万别发现我!”

她躺的是中间的那辆车,前后两辆车对她是有掩护的,能遮住一部份视线。朦朦胧胧中只听“咣”地一声马车的轱辘动了,她的身子也随着车轱辘的转动晃荡了两下。五辆马车在清晨的冷风中急速地向前冲去。

早饭时,迟迟未见斛律婉蓉的身影,秦江月有些惶然。他沉不住气去佛堂边的偏厦找她。推门一看,没人。

“人呢?”他觉得有点不对,顺便到茅厕看看,哪有人啊!他惊出一身冷汗:“又藏起来了?”

他来到佛堂的后面,想发现斛律婉蓉像上次那样睡在那里。可是,他的灯光没有照着斛律婉蓉,只有黑黢黢的一片。

“哎,她走了,跟运材车?”

秦江月顾不了许多,他现在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斛律婉蓉,如果没有她,一切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好在庙前一直停着两辆备用的马车,他上了一辆马车后使劲地挥了一下鞭子,他断定斛律婉蓉一定是大清早跟着运材车离开了静云寺。

秦江月使劲地挥舞鞭子,驾、驾的喝马声喊个不停。心中还在核计那几辆马车按中速行驶已经走出去多远。

不多时,他已汗流浃背。他现在的心思很沉重,他要保护的不单纯是斛律婉蓉他保护的是忠臣的后代。无论她能不能报仇雪恨,给冤死的父亲一个安慰,他也要替斛律光大将军复仇。

天大亮时,斛律婉蓉被她后面的车夫发现了,当时所有的车都停下了,肖钢下了马,问他为何躺在车上,要去哪里?

斛律婉蓉说,她不过是回去看看母亲。这样的理由是很充份的,肖钢听后马上继续前行。

在京城的探花街,她下了车。肖钢嘱她,午时三刻在探花街他们分手的这个地方等他。分手后,肖钢急匆匆地去了秦府取银两,然后又去了木材铺。

兴高采烈的斛律婉蓉喜孜孜地奔向探花街的最南端,路上她一直在想父亲有没有回来?母亲有家干什么?未出嫁的姐姐是不是还在学女红学诗作?

行进的步履异乎寻常的快,不知不觉到了那个她极为熟悉的小巷口。只要她往东一拐,走出二十步她就会看到白色的围墙和红色的大门。

刚刚走出小巷口,斛律婉蓉愣住了,眼前哪还有斛律府的白色围墙,那不是明晃晃的一片废墟吗?再往前走,再仔细看,没有错,她的眼前的确是一片废墟。墙没了,门也没了,所有的一切都没了……

她四下照望了一下,斛律府左面京武客栈的小旗正迎风招展,旗上“洪武”两字清晰可鉴。再向前走,走过五米,她清晰地看到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门匾:横立刀行。

都对呀,为什么没有了斛律府?难道这几日搬了家?

横立刀行的掌柜正站在门口招客,他口中不停地念叨:“横立宝刀,吹毛立断,横立宝刀,吹毛立断……

没错,千真万确!他认识横立刀行的掌柜,这个掌柜姓张,人称张掌柜,每天他都在门口像唱歌似地吆唤客人。

她走上前去,问横立刀行的掌柜:“张掌柜,斛律府呢?”

张掌柜马上睁大了眼睛,仔细瞧了瞧眼前的斛律婉蓉惊恐地问:“你问斛律府吗?”

是啊!我是在问呢!”

“你是……”望着斛律婉蓉的灰色法衣和秃头,张掌柜疑惑地问,“你找斛律府干麻?”

张掌柜很久没有听到有谁要找斛律府的人了,据他所知斛律府的家族八十多口人都被高纬铢杀了,株连九族嘛,斛律家族已经灭绝了,怎么这时还会有人找斛律府呢?怪了。

“我是斛律府的人……”

“啊……”张掌柜吓了一跳,脸色大变,好像站在他面的就是逃犯,沾点边他就会被杀头,他哆里哆嗦地问“你是斛律府的人?”

斛律婉蓉见张掌柜神情大变,说话也哆嗦了觉得一定发生了什么,她马上急切地问:“张掌柜,你告诉我斛律府为何成为一片废墟?”

“你不知道?”张掌柜更加紧张惶恐,小声道,“被官府烧了……”

“啊……被官府烧了?”斛律婉蓉心房震颤,心脏狂跳。眼前的一切好像在倾斜,身子处在八级地震的震中,摇摇晃晃。

好半天,她缓过气来,觉得这事非同小可,家人一定都被杀了。她不想再问下去,她不想接受那样可怕的事实。

斛律婉蓉迈着绵软无力的两条腿,向来时的路走去。

刚刚走出几步她停下了,她觉得她不能回避那个惨烈的事实,她应该知道真相。她要弄清楚她的家人是怎么死的?他们因何而死?她又转身回来了。

“张掌柜,”斛律婉蓉强忍心中的悲痛,向张掌柜寻求真相,“斛律家的人都被杀了吗?”

这时,张掌柜再次认认真真地瞧一瞧眼前这个危险的人物,这个人个头中等,面目清秀不像个坏人。如果他真的是斛律家的亲戚,他应该告诉他此时他的危险。

“法师,请问你与斛律家有何关系?”

“我与他们是亲戚关系。”

斛律婉蓉当然不知道,斛律家族已被灭门,她若报出大名,那么她就是在逃犯,这是相当危险的。

“如果你真是斛律家的亲戚,你赶快逃吧!皇家正在抓你们呢!听大叔的话,到哪儿都不要说你是斛律家的亲戚,你那么说会掉脑袋的!”

“啊……”斛律婉蓉大惊失色,万没想到她已经是在逃犯。这么说她全家已经全部被杀了,她已经没有亲人了,想到此,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了。

张掌柜一番好话,却引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他也慌了,急忙上前扶住她。

“快醒醒!这个地方可不是好呆的,宫中的密探还没有完全离开这个地方……”

慢慢地,斛律婉蓉苏醒过来。看到眼前的张掌柜她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谢谢张掌柜……” 斛律婉蓉勉强挺直身子向张掌柜致谢,“谢谢你的好意,我们本是……”她刚要说出“邻居”那两个字马上停下了,张掌柜已告诉她不要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事实上,张掌柜已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和尚的长相与斛律家的三小姐非常像,她的举止和步履很像一个女人。他眼前的和尚并非纯和尚,是一个很有来头的和尚。只是他不敢相信他的判断,荣华富贵的娇小姐怎么会当和尚?再说啦,这么长时间,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

张掌柜让行里的小伙计找来一辆带厢的马车送斛律婉蓉回到庙上。但,斛律婉蓉坚决不上车,她说她还有事要做,她自己慢慢走。张掌柜无奈地摇了摇头。

斛律婉蓉按照肖钢的嘱咐来到探花街十字路口处,在那里她要与肖钢会合。她坐在路口的阶石上,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流,脑袋涨得快要炸裂,心中像插着一把刀。她就奇怪为什么只有她逃了出来?难道那天夜里他的家人都没有机会逃亡吗?

是谁害了父亲?斛律家从祖父斛律金开始,便南北征战,戎马倥偬,为北齐王朝立下不朽战功。父亲斛律光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多谋善断,屡建奇功……这样的功臣皇帝为何要杀他?

她蒙沌了,脑中是黑呼呼的一片,这个世界咋这样污浊?

家人都死去了,她活在世上天天都要忍受刀挖剑刺、万箭穿心的痛苦。与其痛苦地活着不如一朝死去没有痛苦没有悲伤……

肖钢迟迟未到,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想那些让她迷茫让她痛心的事情。

她决定不活了,她不想面对这个悲惨的、毫无人道的社会。她要与自己的父母哥姐聚到一起共享西天之乐。那个世界没有杀戮,没有皇权,没有等级,只有和谐只有平安……

她不能死在斛律府的门前,刚刚她是想死到斛律府的门前的。现在,她不想死在那里让斛律家族的仇人看笑话,斛律家族的人要死得清白死得安静。

等到肖钢来到的时候,斛律婉蓉已经想好了一切。她认为那个名叫静云寺的地方在现在看来竟然是个好地方,是她离开这个世界最好的去处。名字好,符合她的心里。地方也好,安静无比,远离尘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变成坟地养僵尸开始在线阅读第十章

    今天已经是国庆假期的倒数第二天,堇禾的稿费昨天就已经发放到卡里,怀瑾的室友今天也都回去了。原本很热闹的家一下子又只剩下堇禾禾弟弟在家,父母也还没有旅游结束回来,明天怀瑾也要回去上学,到时候家里又再次只剩下她一个人。堇禾穿着拖鞋靠在花园门框上看弟弟拿着管子给花浇水,花是她和妈妈一起种的。但是母女俩都有

  • 天生妖猴在线阅读第十章

    丝毫不理会引发了怎样一场鸡飞狗跳,红鲤鱼健步如飞,气势如虹的在茂密的树林里犁出一条宽阔的路。平遥回头看看被红鲤鱼的妖气压的东倒西歪的灌木丛,扭回头继续淡定的坐在始作俑者的肩膀上。不过就是兴奋了点,她能理解。三百年没出过门,好不容易等到完整化形,搁谁也得浪一浪。只要不上天......“卧槽!”平遥只觉

  • 坟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已近午时,陆家院子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玩了一天的孩子们到了各回各家时候,却都停在了陆隐家篱笆院门外抬头张扬着。“陆隐,你家是不是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啊?”说话的是个小胖墩,看起来很壮实,可是个头却比陆隐还要低半截。要是放在平时,这一群孩子是很少和陆隐说话的,而这二狗子是一群孩子王,能和陆隐说话的目的永

  • 史上最强赘婿第六章在线阅读

    山洞里铁琦季和两兄妹对立而坐,刚刚被扑灭的火再次生了起来。火势慢慢的大了起来,火光中女孩的脸也完全显露出来,苍白憔悴,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怜悯泛滥,想要疼爱一番。“公子你把腿给我看看吧?”女孩轻声细语道。“哦!”铁琦季下意识的把腿伸了出去,这种感觉很奇怪,铁琦季不知

  • 重生之修真狂徒第8章在线阅读

    刘子豪委屈极了,莫名对这个安书墨不顾一切护着的人心生厌恶,手上的劲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反推了君陌白一把,君陌白瞬间被他推得跌下凳子,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带倒了一片的桌椅板凳。后脚跟用力别住,方才站稳。安书墨那片属于重灾区。轰——chua-chua-桌椅课本甩了一地。“靠,我的老腰~”她原本坐在君陌白右侧

  •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第三章

    “咳咳咳……”苏栗子咳得不行,差点没被掐死过去。她挣扎着拍打面前的男人:“我,我是你的守护神!”男人顿了一下:“守护神?”苏栗子趁机使劲扳开他的手,急忙躲到旁边,防备的看着他:“对,就是守护神。”刚说完,她就惊恐的发现,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眼熟?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旁边的小饼饼。云朵形

  • 从骷髅兵到亡灵大帝第三章在线阅读

    北城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杜医生!”住院部医生休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砰”地一声巨响,杜翩若浑身一激灵,从小床上猛然惊醒,坐了起来。一双少女系的杏眼正蒙蒙瞪瞪的,雾气缭绕,嘴角向下冽着,神情有些愠怒。在半睡半醒之间,杜翩若甚至以为自己还置身于德国柏林某一个逼仄发霉的留学生公寓里,孤寂寒冷,无人问津。

  •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9节

    晚膳后,沈枝在绒花林里散步,见老花匠正在修剪枝桠,突然来了兴致,跑回屋子取出笔墨,倚在阁楼挑廊上,描绘眼前场景。绚烂夕阳下,老花匠高举花剪,绒花树因他的动作,抖动冠头,撒下粉色的绒片。沈枝将此景原原本本跃然纸上。苏黎安端着茶盏走进来,凝睇画板上的一笔一划,有些不可思议,出于试探的心理,倏然扬起手中清

  • 异界器魂师之楔子(1)

    清水城城头有一个背琴的说书人,日复一日,说着同一个故事,从青丝说到了白发。阿灵打小生长在清水城,从记事起就知道有这么个说书人。清晨,城门开时,那个衣衫褴褛,满头华发的老人家会背着用青灰色粗布裹着的长琴从城外的破庙进城,倚琴席地坐在路旁,没有醒木,没有几案,自顾自地说起故事……终离是京城最负盛名的琴师

  • 只对一朵云温柔第六章在线阅读

    江如意吓得身体都僵住了。这也不是说她胆子小,而是身体悬殊带来的本能的恐惧感。如果她是成年人,肯定是不怕她的。还好她没追上来。电梯开始往下降。到达一层时,她看到很多下班回来的人。由于徐香盈的美貌,江柏远一家在这片高级住宅区很是出名。是以,很多人停下来跟她打招呼:“小如意,你粑粑呢?/对啊,小如意,你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