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唤醒,沉睡公主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11/26 11:01:30 作者:玻璃☆丶娃娃゜ 来源:飞卢小说网
唤醒,沉睡公主
唤醒,沉睡公主
作者:玻璃☆丶娃娃゜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是一国公主,拥有最至高无上的权力。因为魔咒,她忘记了一切。她的权力,她的职责,她最亲最爱的人…她最终能记起一切,完成使命吗?(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无论走过怎样苦涩的过往,渡过怎样不为人知的伤痛,面前也总有未来要去拥抱。

“愿你在这星球上的每一天都能幸福。”

逝去亲人是无可替代,坂哲郎拒绝梦比优斯的请求对于柏和迫水而言都不算意外。但那位满脸严肃的老人毕竟无法对这样心怀愧疚的奥特战士严词厉色,到最后,还是给予了对方这样真诚的祝福。

“那不是很好吗?”

伞尖轻轻敲在地面上,沾染了一丝清晨的露珠。柏看向似乎若有所思的奥特战士,眼底缓缓流淌着不自知的柔和,就像是看着终于成功迈出第一步的蹒跚学童:”就算宏人的身姿生活在地球上,你也不必将自己当作任何人的替代品。”

“是啊。”梦比优斯点点头,语气里有终于长松口气的轻快:“坂先生,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父亲。”

能够承担失去亲子的悲伤,面对自己莽撞的请求也并不恼怒,还能送上真切的祝福。他确实是足够幸运了,在初次降临地球时,就能遇到这么多善良而又温柔的人,无论是坂先生,还是柏,亦或是迫水君,都是用一颗赤诚真心珍重待他的人。

他已经决定了。

“柏说过吧,在这里,拥有名字才算是开始拥有了羁绊。”

迎着潮湿的微风,梦比优斯弯起嘴角,面前的两人深深俯首表达自己的谢意。而在到达这颗非同凡响的行星之后,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曾经前来的那些前辈会一直对此念念不忘,会无一例外地被人类所拥有的纯净心灵所震撼。

他已经有了发自内心想要守护这里的理由。

“我已经想好了,在地球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名字就叫做未来吧。”

日比野未来。

这不仅仅是对宏人和坂先生期待的回应。更重要的是,他也想和这颗星球一起,拥有一个美好绚丽的明天。

于是,带着终于拥有的人类之名,梦比优斯在地球上生活得更起劲儿了。

迫水对于两个严格意义上的宇宙人和平民混居在一起没什么意见,实际上,当初也是他提议让柏融入社会,尝试着作为普通人在地球上生活。因此,在分开之前,他什么都没有去问,只是再一次认真地给柏写下了自己的联电话号码,并满脸恳切地表示,就算记不住,也请不要把‘没给过联系方式’这种黑锅扣在他脑袋上了。

“我明明有一直在关心你的吧。”在将两人送回公寓后,迫水沉痛地这么开口:“不要造成这种我对你毫不上心的假象,好吗?这真的很伤人的。”

“……”

柏默默闭上了嘴,在迫水愁苦的目光中深切反省了自己的错误,但是下次还敢。

之后的日子,是连回想起来都会忍不住微笑的平和。

梦比优斯……不,现在应该叫未来,在柏居住的公寓里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应付每一个对自己好奇的普通人类,他甚至主动将自己的新名字告诉了每一个相熟的人,搞得那段时间柏都觉得自己养了个哈士奇在家里,每天都看着精力充沛的奥特战士上蹿下跳,简直让她担心自己一打开家门会不会就直接撒手没。

“就算真的很喜欢这里,也没必要这么热情吧,未来君。”

站在厨房门口,对着再一次两手空空回来的同居人笑得阴风惨惨。少女咬紧牙,眼底倒映着对方心虚的表情,真的很想拿点什么砸在那颗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的脑袋上: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这个,我在路上碰到一个走丢的孩子……”

小心翼翼看了眼柏手里闪着寒光的菜刀,未来额角冒着冷汗,开始思考自己今天能不能从对方手里逃过一劫:“因为要帮他找到他的家人,花了点时间……”

“所以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自己其实是临时被我派出去买盐和咖喱而家里还有饿得快要死了的我在等着你回来做饭,是吗?”

笑得更吓人了,她盯着已经开始想要夺门而逃的奥特战士,语气是从来没有过的温柔:“那好吧,我们换个问题。就算送走失的孩子回家这个理由很充分,那我让你买的东西呢?”

未来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在路上的时候,那个孩子哭的很厉害,所以我就——”把钱都给他买糖了,吧。

柏:“……”

这是何等的让人憋屈。

“那好吧。”并不知道自己该对此作何感想。少女沉默了会儿,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将脸上的表情慢慢调整回一贯的波澜不兴:“既然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就是。

忙不迭连连点头,大概是看她没有再继续生气的意思,未来终于长松了口气。只不过,当那天最后,他被柏勒令把一锅只有清水煮过的晚饭全部吃掉不准浪费一丁点的时候,他还是痛苦地意识到——有些人,表面上说一点都不介意,背地里还是很想把自己和土豆一起煮成汤的。

而诸如此类的事情在生活中不过是冰山的一角。

未来喜欢到处乱逛,柏也不是什么乐意天天待在家里的死宅。两人凑在一起,能从太阳升起一直浪到太阳落下,从城市这一头一直晃荡到另一头。在他们这些外乡旅人看来,地球上的生活要比宇宙中安逸的多,在某处安根的人们大多遵循着一成不变的活动轨迹,漂泊在外的游子也终有归处可寻,世界之大,无论哪里都有足够新奇的东西,仿佛要存心将所有路过的牵绊都汇聚在一起,永远融入这片蔚蓝之土中。

多么奇妙而又繁荣的星球。

看着头顶飘过的云,无机质的瞳孔里倒映着地平线上飞鸟的轨迹,她很多时候都会不自觉这么想道。哪怕这里远没有阿柏星的平静和安宁,所孕育的生命也并非高级的知性体,但就是这样人与人都截然不同的世界,却要比一成不变的死寂鲜活得多。人类背负着浑然天成却也矛盾异常的情感,喜悦与悲伤,怜爱与仇恨,善良与憎恶,都镌刻在每一寸血肉和骨骼中,将自身、乃至周围的一切混合进名为牵绊的巨网之中。

她说不上多么喜爱这样的人类,但是,无论如何都会被这样的生命所震撼。也因此,她慢慢开始理解光之国的战士们愿意一代又一代守护这里的理由,而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宇宙之中,在那么多毁灭和罪恶生生不息的地方,的确有必要对这样充满奇迹却无法保护自己的星球心怀怜悯。

像阿柏那样的悲剧,只要有一场就够了。

就在这即将到来的、又一轮来自宇宙的强袭之时。

当帝佐鲁诺降落在城市之中的时候,柏正站在马路边,仰头看着商场外墙上巨大的LED显示屏 。尽职尽责的新闻记者们把怪兽的影像直接播到了每个有信号的地方,和不远处真正的庞然大物两相对映。而这也让她很快明白,明明只是去两条街外的地方买冰激凌,理应很快就会回来却至今不见人影的未来,究竟又一声不吭地跑去了哪里。

“怪兽啊……”

对这种庞大而破坏力超群的凶兽并不陌生,也很难和周围的人群一样升起恐惧。柏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明白,他们在地球上平静而安稳的日子,大概这就要告别了。

从风里传来的气息充斥着隐隐约约的血腥味道,天空中还弥漫着硝烟同样说明这场遭遇战的惨烈。少女手握着从未打开过的洋伞,逆着人流不紧不慢朝怪兽的方向走去,向来无机质的暗色眼眸里,开始浮现出一丝丝浅淡的浮光。

“未来君,该你出场的时候了吧。”

指尖凝结出如同雪花般的透明晶体,将飞来的碎石碎片挡在身外,柏平静地这么想道。而下一秒,仿佛回应她的召唤,天空中绯红的璀璨光芒乍起,显露出巨人红银相交的挺拔身姿。

“是奥特曼啊!”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热切的欢呼。在这个星球上,那些善良而强大的光之巨人,总是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和景仰。

还是第一次看到梦比优斯真正的身姿,柏眯起眼,向来平直的嘴角划过一丝极细的弧度。帝佐鲁诺是不断在宇宙中漂泊的怪兽,只要不被它看不见的舌头打到,本身并不算多么棘手的敌人。毕竟是被光之国派遣来的战士,梦比优斯一人当然足以应付。

只是,习惯了宇宙作战的奥特战士,似乎一时还没有把自己带入到地球的保护者这一角色里罢了。

“战斗的附加损失,也会被算作破坏的啊,未来。”

在梦比优斯把第三栋大楼当成掩体,躲避帝佐鲁诺的斩铁光线时,柏已经听到了临近楼顶传来的怒吼。那似乎是GUYS里的一个队员,她去找迫水的时候碰见过几次,好像是个很急躁的年轻人,可以预想战斗结束的时候一定会忍不住跳出来朝梦比优斯大喊大叫。少女无奈地摇摇头,又朝前走了几步,如夜空般漆黑的瞳孔倒映着奥特战士和怪兽战斗的身影,随即猛得缩紧,瞬间便浮掠上了一层曾经阿柏星独有的清贵银色。

那一刻,犹如漫天飞雪,在半空凝结成霜。

梦比优斯身前,空气里开始出现透明的澄澈晶体,如同坚不可摧的盾牌一般,将怪兽削铁如泥的攻击尽数挡下,在阳光里反射着冷肃锋锐的光华。就算作为数万年不曾有战争存在的宁静之地存在,但在这弱肉强食、动荡不安的宇宙中,阿柏也从来不乏保护自己的手段。虽然奈何不了博伽茹那样可怕的毁灭者,但一般的怪兽,也确实无法突破阿柏为自己铸就的保护层。

而现在,奇迹之星仅剩的力量就在她手上。有诺亚之光的护持,稍微耗费些精力,也大概是能有些用处的。

……这是?

有些被突然出现的水晶之墙给吓住了。梦比优斯转过头,看向这股力量的源头,更加意外地发现,站在那里的,竟然是他那位正打手势要自己直接解决对手的同居少女。

‘柏桑?’

奥特战士的声音没有除了当事者之外的任何人捕捉。柏朝他点点头,目光转向一击不成当场发疯的帝佐鲁诺,自觉已经很明显得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反击吧,我的力量会保护你。

‘我明白了。’

对柏抱有绝对的信任。梦比优斯同样点点头,不再四处躲闪那些能够削断任何事物的可怕光线,而是站在原地,出了梦比姆射线的起手式。

似乎感觉到了威胁的来临,怪兽释放出更多的斩铁光线,想要把梦比优斯切成两半,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阿柏水晶的防御。

眨眼间,胜负已经注定。

双手交叠,明亮的光线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毁灭力量,直接击穿了帝佐鲁诺的心脏。在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后,时隔多年再次入侵地球的怪兽被打败,年轻的奥特战士取得了地球上第一场不费吹灰之力的胜利。

收回外放的力量,柏轻轻弯起嘴角。

“太好了!!”围观的人群也开始欢呼起来。

‘谢谢你,柏桑。’

目送着帝佐鲁诺化作尘土,梦比优斯长松口气,打算跟同居人来一个胜利的隔空对视庆祝。但是,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的表情,他就茫然地发现,柏已经转身朝来时的方向快步走去,甚至越走越快,就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一样。

柏……桑?

梦比优斯不明所以,一脸懵逼。而在他想要动作的下一秒,在他不远处的大楼上,就突然爆发出一阵与欢呼格格不入的怒吼,差点把他吓得坐在地上。

“你看看你都保护了些什么?!!!!”如果体型是一个等级的话,相原龙确信他已经把拳头砸在这个新手奥特曼的脑袋上了:“谁教你拿大楼当盾牌的啊混蛋!!!”

“……”

脚步迈得更大了。柏迅速拐过街角,将茫然的同居人抛在身后,还伸手机智地捂住了耳朵。

啊,果然被吼了啊,未来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圣丹尊第10章在线阅读

    漆黑的地洞里。赤着上身的郭嘉瘫在草堆上,感受着饥饿所带来全身无力的酸爽,眼窝深陷,瞳孔涣散,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他怀疑就算自己不被魔种干掉,也会被活活饿死。一身普通灰色布衣,却沾满青绿色污渍的木兰正好奇的盯着他看,刚刚还精神得跟猴子一样,怎么现在就半死不活的了?“咕噜咕噜…”听到对面传来的怪声,木兰

  • 剑道破九天第10章在线阅读

    片刻,一辆宾利停在酒店门口。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不是空手,他带着合同。他姓张,张家的张。也是那个能在魔都持枪冲进上官家的张。然而,这些在莉莉眼里跟本无用,通过手机,短短的几句话,张家就妥协了。直到现在,张家家主的话还在张安涛耳边回响;我们的筹码不多了,一旦与华夏之间的情分用完,那时候就是我们张家

  • 五代风云卷在线阅读第3章

    苏秦从老王直播间出来后登录账号,将破血鞋子以100万的价格上架到藏宝阁,然后继续做自己的日常任务,当然,他把自己的鞋子先上到了八段,因为再上就没钱了,那个鞋子就算今天卖出去,也得审核三天才能到手,所以得自己留一些钱备用,当苏秦做完几个副本,看了看时间,马上就12点了,该睡觉了,起身走到厨房拿出一根雪

  • 大秦最强杀神之亡灵术士(求收藏!求一切!)(4)

    操控着周围的骷髅兵将自己包围起来,林堕降低了飘飞的高度。混在荒原外围无数的骷髅兵中,林堕黑色袍子在暗黑色的荒原掩护下,毫不起眼。就这样,悄然操控着自己的‘小军团’,慢慢向着五阶骷髅战士的方向走了过去。五阶骷髅战士距离林堕并不算远,毕竟五阶骷髅战士是林堕此时最强大的力量,林堕也不敢离他太远。所以林堕很

  • 都市最强仙医之疯丫头

    “千金的身子丫鬟的命!哈哈,一定是你亲娘嫌你长得太丑,所以才不要你啦!”“哎呦,大小姐生气啦!好吓人啊!鬼脸鬼脸!丑八怪,没人要的丑八怪!”“砸她砸她!哪有这么丑的千金小姐!呸呸呸!”“……”一群孩子围着一个十六七的姑娘转,好几团的泥巴冰雹似的、“啪啪”的砸在了宋二丫的身上。“你们滚!滚啊!”宋二丫

  • 小神兽她翻车了在线阅读翻天印(伪)

    “你……”海姆达尔有些震惊的看着孙无,托尔作为阿斯加德王子,生性又好斗,但是其战力,整个阿斯加德在他之上的,怕是也只有奥丁了,而现在孙无居然一拳就打败了托尔,那他的实力,岂不是和奥丁一个层次的。“好弱的神……”看着废墟中的托尔,孙无不屑的说道。“喝啊!”而与此同时,前方的废墟之中,顿时爆发出了一股强

  • 凌天战神在线阅读爆技能书了?!

    这时,随着山洞内越来越多,正在盲目转悠的黑僵被李墨云的收割之镰,无意之间所击中后。众僵尸那满是茫然的眸子,陡然间,皆是纷纷变成猩红之色,目光亦是变得异常暴泯嗜血。而被十几双凶厉目光盯上的李墨云,见此情况,登时讪讪笑道:“各位大哥,别打脸成不?”言毕,十几只早已是被嗜血欲望填满意识的黑僵,纷纷挥舞着宛

  • 勘仙在线阅读第3章

    “你好,你能稍微让一下吗?我的座位在里面。”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将江毅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转头,江毅看到的是一位气质淡雅如兰的女孩。“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想一些事情。”江毅起身让开了位置,女孩并没有第一时间落座,而是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准备将行李放到行李架上。粉色的行李箱有些大,女孩尝试着举了几次,都没能成

  • 网游之非神勿扰第五章在线阅读

    “这里面内容是……”咔嚓……轰……噗嗤……还未等他说完,便响起毛骨悚然的声音。顿时,正在观看直播间的观众,大声惊呼起来。尤其是在现场的吴邪,更是嘴角抽搐,身形急忙后退几步。只见李强头顶的路灯,仿佛遭受猛烈撞击,铁杆剧烈颤抖,上面吊着路灯的铁管,笔直坠落下去。铁管宛如利刃,没有任何停顿,瞬间从李强头颅

  • 修仙打造线上模式在线阅读天下至宅

    时间倒回十几年前,人类还在为石油打仗,亚洲南海正打的如火如荼,周边小国时常派小型军舰骚扰种花家海上油田,种花家虽有航母编队坐镇,但吃不住小国们多方位的偷袭,不得不派许多海兵巡逻。这其中就有主角的父亲,在一次交战中,主角的父亲不幸中弹牺牲,我们可怜的主角才小学六年级,没有了爸爸,他成了野孩子,不务正业